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毛继红到来
    毛继红忽然问起的这个问题,让黄曦和濮明昌心里一阵紧张。

    军区对合成营的期望值非常高,如果被毛继红看到他们的训练有所懈怠,估计沈耘要吃不了兜着走。

    “报告首长,昨天晚上营长组织了装甲部队夜间行车训练和步兵急行军,目标是几十公里外的老狼坡。直到今天早上八点半左右大伙儿才回来,所以营长让我们早上休息,下午开班会做总结。”

    黄曦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要沈耘不是胡来,他就放心了。

    毛继红对于这个解释,倒是有更多的想法,不过此时也不宜继续对一个战士继续追问下去。

    点点头,掏出自己的证件让这名战士仔细核对之后,这才催促道:“同志,这会儿是不是让沈耘出来接我们进去。”

    值勤的战士腼腆地笑笑,回到值班室,拿起电话摁下一个键便直接汇报:“报告,副司令员,濮主任,还有咱们师长此时正在营地门口。”

    今天值班的主官是苏恩阳,听到电话的第一时间,他就给沈耘和夏锐打电话。

    然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三个人就从不同的方向来到了营地门口。

    “首长好。”

    三人站成一排,异口同声向已经走下车来的毛继红等人敬礼。待三人回礼之后,黄曦首先呵斥沈耘:

    “沈耘,我说你这个狗脾气能不能改改。你知不知道,你可是开了全军区把军区首长拦在营地外的先例,这往后谁都有样学样,成何体统?”

    黄曦是出于对沈耘的爱护,这才当着毛继红的面这么说的。

    他这点小心思哪里能逃过毛继红的眼睛,为了考验沈耘,毛继红刻意表现出一脸的严肃:

    “沈耘,你胆子确实很大。”

    一言不合就要发飙的样子,让黄曦没来由心里一颤。眼看着气氛有些僵硬和尴尬,黄曦不得不自己打脸:“副司令员,您看沈耘这也是为了严明纪律,看在他初犯,就放他一马以观后效吧。”

    濮明昌站在毛继红身后,看着黄曦的表演,差点没笑出来。

    毛继红此时一言不发,他就等着沈耘给他一个说辞。

    沈耘忽略了黄曦拼命给他递过来的眼色。

    迎着毛继红的严厉的目光,挺着胸膛,忽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报告副司令员同志,从合成营成立的第一天开始,这里就处于一级战备状态,这是军区司令部直接签署命令,上边还有您签字。”

    “把您拦在门口,是因为我们事先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所以只能如此。而且更严重的您根本没有看到。”

    说到这里,沈耘有意看了看周围。

    刚才还没有细看,此时经沈耘提醒,毛继红眼角的余光盯着沈耘所示的方向。仔细看来,这营地周围光秃秃的一片里,居然还隐藏着暗哨。

    毛继红已经能够想到,如果自己是敌人,此刻估计已经被这些极为隐秘的暗哨给收拾了。

    等毛继红看完了几个明显的点,沈耘这才傲然继续:“至于其他单位效仿的问题,只要是团级单位及以下,您可以让他们跟我们好好玩玩。打得过我们,您收拾我们;打不过我们,就收拾他们。”

    毛继红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就沈耘这个脾气,他还真是有些喜欢了。

    “年轻人,有点傲气是正常的。不过你得拿出足以配得上你傲气的本事来。怎么样,合成营训练时间也大半年了,我们几个想要看看成果,这总可以吧?”

    沈耘并没有直接回答毛继红的问题,而是将手一引,指向了办公楼。

    “各位首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到营部办公室,我详细向您汇报我的打算。”

    到了这个时候,几人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他们已经在营地门口站了好长时间,再这么下去,估计今天晌午之前是不用进去了。

    点点头,毛继红在沈耘的引导下,与黄曦和濮明昌来到营部办公室坐下,沈耘给三人倒上茶水,这才站着汇报:

    “今天白天,三位首长想要看咱们合成营的实力,是不可能了。”

    沈耘这是拒绝了?

    毛继红倒是没有什么表示,但黄曦已经大惊失色。

    “沈耘,你这是什么态度。副司令员好不容易下来一趟,专门来你合成营视察,你拦副司令员的车在前,拒绝副司令员检验你们的训练进程在后,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合成营要上天了,不归东南军区管了?”

    说真的,沈耘还真是没有这个胆子。

    之所以拒绝毛继红的要求,是因为他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师长您可别吓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与其在下午看一个表演性质的汇报,还不如今天晚上,看看他们真正的本事。”

    沈耘的这番解释倒是让黄曦稍微放心了一些。

    不是恃才傲物最好,松了口气的同时,眼睛也看向毛继红,小心翼翼地征询毛继红的意见:

    “副司令员,您看?”

    毛继红莞尔一笑,将办公室有些紧张的气氛打破:“沈耘,说说你的详细计划,我可不想到今天晚上陪你们看星星,人老了,熬夜可是有代价的。”

    五个人的目光同时盯在沈耘身上,希望他能够说出个一二三来。

    而沈耘却带着微笑,看了看窗外的风景,悠悠地冒出一句:“今天晚上,我想让他们重走老狼坡。”

    “什么?”听到沈耘的话,夏锐和苏恩阳登时惊叫起来:“营长,你没开玩笑吧?”

    夏锐看到毛继红有些不解的目光,开始详细地解释:“昨天晚上我们刚走过老狼坡,从营地到那里,路况特别复杂,装甲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出现事故。”

    “今天回来战士们大部分都只休息了三个半小时,就算今天晚上再睡一两个小时,也很难保证他们有充足的精神走这段路。”

    “这样一来,很难保证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听到夏锐的解释,毛继红目光重新盯在沈耘身上。

    而沈耘却只是轻轻说了一句:“合成营成立半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强度的训练。可是,这并不代表战场上不会出现。”

    “二营的前身,华东坦克队当年辗转华中地区的时候,可没少这样干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