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静悄悄的军营
    一场耗时二十分钟的讲评,沈耘讲述的所有内容,主题都集中在两个字上边——失望。

    宛如一盆冷水一样,热情满满的战士们此时忽然认识到自己距离那个所谓的标准,事实上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地,正准备憋着劲好好干一场的官兵们却被通知,今天不进行训练,早上休息,下午开班会总结昨天急行军的情况。

    沈耘不知道的是,此时正有几位客人,在来合成营的路上。

    作为合成营组建的主力干将,濮明昌自从合成营的体能训练进行一个多月之后,就回到了军区政治处。

    虽然隔三差五会来一趟,但随着训练正式进入状态,濮明昌为了让沈耘等人更好的展开工作,来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最近半个月,他一直没有过来巡视过。

    早上濮明昌一如往常看着政策性的文件,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等他接起时,副司令员毛继红的声音顿时响起。

    “濮主任,今天工作有没有特别的安排,如果没有的话,跟我下去一趟。”

    副司令员发话,他濮明昌再忙也得有时间啊,何况这段时间政治处的工作,就算他不在,也能够有条不紊地运作下去。

    濮明昌笑着,隔着电话点头:“副司令员,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

    “那就好,现在就下楼吧,我已经安排了车,五分钟后到楼下。”

    说完之后,毛继红就挂断了电话。濮明昌匆匆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冲着正巧走过来的工作人员交代道:

    “副司令员让我跟他下去一趟,时间紧急,你跟苏副主任说明一下情况,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

    濮明昌前脚到楼下,后脚毛继红到了他身边。车辆在此时也适时出现在两人面前,濮明昌为毛继红打开车门送他做进去,而后关门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这个时候,濮明昌才得空问起:

    “副司令员,咱们这是要去哪?”

    毛继红脸上挂着笑意,通过后视镜,濮明昌能够看到他脸上的期待。

    “合成营组建已经好长时间了。虽然沈耘说咱们要给他一年的时间来让合成营形成战斗力,可是咱们也不能彻底把它给放养了。我看你也有好多天没有下去看过了,今天正好咱们一起去看看。”

    濮明昌了然,而后谨慎地问道:“那,咱们要不要提前通知沈耘一声?这小子跟别人不一样,训练的时候警戒异常严格,咱们过去少不得要被拦在门口一段时间。”

    濮明昌这么一说,毛继红还真是提起了兴趣。脸上带着玩味,看着濮明昌的后脑勺笑着问道:

    “怎么,就连你这个合成营的大功臣也被拦过车?”

    被毛继红这么一说,濮明昌尴尬地笑笑:“一开始还好,后来体能训练了一个多月,他们的纪律执行得明显严格了很多。平时我过去用的车,都第二装甲师师部派的车辆,车牌是随机的,不在合成营登记的通行范围内。”

    “从那个时候开始,在合成营刷脸是没用的,必须要人和证一致,还要有军官迎接,才能进去。”

    说到这里,濮明昌说了句笑话:“总体来说,比上飞机办理登记手续还复杂一些。”

    毛继红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稍微沉思了一些时间,这才开口:

    “你说,这有没有故意做给咱们看得可能?”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猜疑军官额意思,毛继红连忙补了一句:“我是说,做法是好的,但贯彻的力度,是不是能上下如一。”

    濮明昌仔细回想了一下,到底还是摇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

    “严明的几率是强大战斗力的保证,就我所知,合成营的纪律是不分上下的。所以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副司令员,这种事情啊,不亲身经历一次,您是不会体会到其中的区别的。”

    两人闲聊了一段时间,到底还是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从军区到合成营的路途是坎坷的,汽车,高铁,汽车,交通工具换了一遍又一遍。

    到达二师师部,师长黄曦作为陪同,加入了这个视察的小集体。

    三人乘坐着师部配给的车辆,这次改换黄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印证了濮明昌的说法:“副司令员,沈耘这小子是个狗脾气,咱们过去可能要在门口呆一会儿,您多担待。”

    毛继红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濮明昌,又看了看黄曦在后视镜里显出的紧张的脸,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黄师长,你知道吗,在我们海军里,有这样一句话:牛人大多都有点小脾气。”

    大手一挥,毛继红显得极为大度:“他沈耘的本事要是配得上他的脾气,我哪怕被拦在他的营地门口一天,我心里都是甜的。”

    说完这句话,连毛继红自己都哈哈大笑起来。

    从师部到合成营,距离并不算远。即便汽车兵照顾首长乘车的舒适性,也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不出预料,他们被拦在了门口。

    值勤的战士是认识他们三人的,在合成营组建的那天,毛继红濮明昌都来过,至于黄曦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师长都不认识,估计要被沈耘狠狠操练到怀疑人生。

    “首长好,请出示证件。”

    毛继红有意试探,拉下车窗乐呵呵地笑道:“怎么,我这个副司令员也要被检查啊?”

    “报告副司令员,营长说了,对于军衔的畏惧,是不分敌我的。今天我畏惧您的职务而直接放行,明天在战场上就有可能因为准心目标是敌方首脑不敢扣动扳机。”

    有意思,这是毛继红的第一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现在这个季节天气这么好,合成营在这个时候,理应热火朝天地训练。可是为什么现在营地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小同志,我问你,今天你们怎么没有训练?如果我记得没错,今天还没有到放假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