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参战标准
    要公布实战参战标准的消息还没到晚饭的时候,就在全营范围内传遍了。

    吃晚饭的时候,沈耘一直感觉所有人的都在看着自己。匆匆吃过晚饭,在军官集训前的半个小时内,夏锐就找上了门。

    “营长,听说你要公布实战标准,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参谋长可是管着训练呢,夏锐这样询问,已经是够给沈耘面子了。要不是他看重沈耘,指不定这询问就成了他暴脾气的发泄地。

    沈耘笑了笑。

    “标准,肯定是要公布的。但标准是什么,就是今天晚上集训的内容了。我想在我之前琢磨的数据基础上,同时征求您跟其他参谋,以及各连长队长的意见。”

    沈耘诚挚的话语让夏锐感受到了他发自肺腑的尊重。

    得到确切的回答之后,他倒也心安了不少:“标准肯定是要有的,就现在这个水平,我认为打打一般的部队可以,但遇上强劲的对手还是没十分的把握。”

    夏锐清晰的认知,让沈耘更加佩服他。

    这几天心里热乎乎的可不仅仅那些连长队长,就连个别参谋也有些失去理智了。

    合成营独特的作战方式确实面对一般部队会有特别的表现,可是多兵种协同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

    平时百分百的成功率,到战场上都有可能打折扣,何况是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

    沈耘为什么当初会跟那些首长们说需要一整年的时间,就是因为他非常害怕满瓶不响半瓶咣当的局面。

    从抽屉中拿出了自己制定的标准,沈耘首先跟夏锐讨论起来。

    “您看,合成营是一盘棋,所以所有的标准都是相关联的,但是同样的有些东西是没法量化的。比如这个电子对抗分队,在复杂电磁环境里,能够争夺到多少频谱是我们没法预计的。”

    “所以,我把这些队伍分成了两类。第一类就是电子对抗分队这样的,第二类就是装甲连装步连这些。”

    “速度,精准度,所有能够量化的因素,在第二类兵种中都需要一个非常严苛的标准。在任何环境下,我们都要做到比敌人先出手先命中先规避。”

    夏锐津津有味地听着沈耘的解释,对照手里的标准,不停地点头赞同。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当沈耘和夏锐出现在军官们面前是,夏锐带着笑容说道;

    “同志们,今天晚上,我们来讨论参战标准。”

    说完之后,沈耘非常配合地将手头的一叠纸分发下去。

    看到这些标准的第一眼,军官们瞬间就印证了白天的想法。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了。

    会议进程很快,夏锐看到大家纷纷看过了自己手头的纸张,便迅速开口:“这份标准,是营长拟定,我审议通过的。标准很高,不过同志们也别气馁,根据最近一次考核成绩的判读,大家距离标准都非常近。”

    “我们现在战斗力是有的,对抗一两个营的能力也是有的。但跟营长早就制订的目标相比,还是差了老大一截。”

    “咱们的目标,是轻轻松松收拾一个满编团。只有这样,才不负咱们的名声。”

    沈耘点点头,看夏锐没有继续往下说,便接上了话头:“有些同志还想着让我找找团长,让咱们跟一营三营打对抗。”

    “求战心切是好事,但也不能以多欺少吧。合成营超过两个满编营的人数,跟人家两个不满编的装甲营对抗,你不脸红我还脸红呢。”

    “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合成营不动则罢,一旦走出这座营地,就以为着敌人至少是团这个级别以上。”

    “你们手里的这些标准,我是按照战后编制堪堪保留的情况下,最大程度歼灭三个团的目标制定的。”

    “不要以为我这是在吹牛,等你们全部达到这些目标,到时候带你们先跟一个团玩玩,你们就知道所言非虚了。”

    吹牛的最大好处是什么,就是让人精神亢奋。

    何况沈耘也说了,这是战斗到最后堪堪保留编制,也就是说在强行对拼的情况下做到这个程度。

    如果战术使用足够灵活的话,获取这种战果,也未必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尤其是前二营的军官们,心里可充满了自信。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没有搞过。当初对付一营和三营,沈耘指挥的伏击和白小军他们自行指挥的对抗,最终如果再多一个营,结果也肯定比保留编制的情况好得多。

    黄靖作为电子对抗分队的队长,手里握着标准,心里却满满的都是问号。

    “报告营长,为什么我们电子对抗分队没有标准?”

    “还有我们防化分队。在老部队我们就一直是给地方群众捅马蜂窝的,难道来到这里,我们还要这么干站着吗?”

    不得不说防化分队确实是有些哀伤,他们的工作可以说是全营最瞎捉摸的一个。训练这么久的时间,防化分队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理论学习和模拟操作。就上次沈耘为了考核他们,特意在做好安防措施的情况下玩了一次厌恶加辣椒面模拟生化污染的试验。

    就那一次,防滑分队处理完之后都高兴地泪流满面。

    可现在,营里居然没有给他们制定标准,两位队长忽然就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沈耘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右手虚按两下,示意两人先坐下。

    “没有标准,事实上就是最严格的标准。你们的训练和考核没有办法量化,所以只能通过各种实际情况来检验。”

    “在战场上,遇到电磁干扰和生化污染的情况,需要你们就实际情况在最短时间内解决问题。所以,标准只在你们自己心里。”

    好一句没有标准就是最严格的标准。

    两位队长忽然就感觉,自己的分队成了全营最重要的两个单位。

    “营长,回去我一定会将您的这番话如实转告我的队员。相信他们一定会倍受激励。”

    “我保证,在接下来的训练中,我们会模拟各种出现和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努力训练。到了战场上,绝对不贻误任何战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