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恐吓
    漆黑的夜晚,车辆大灯在这片山林间显得格外惹眼。

    短短几分钟时间,便已然到达距离信号塔最近的地方。缓缓熄火之后,车上五个人分别打着灯走下车来。

    许是刚下车的时候不小心,中年男子踩在低洼处,身形一个趔趄。手里的灯随着身体无规则地晃动了一阵子,等灯光再度稳定的时候,山野间传来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都什么鬼地方,害老子吓了一声冷汗。”

    车上就一直在巴结中年男子的那名电工,此时带着几分小心安慰道:

    “老板,接下来我们三个给您带路,保准稳妥。这苗家洼啊,就是有些小坑小洞的,不过因为附近有个军营,所以很少有野兽出没,安全的很。”

    安全当然是安全的,不然信号塔也不会放在这里。

    中年男子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凸显他的身份,被人奉承了几句,倒也十分受用。

    “行了,赶紧走,看看信号塔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今晚能修好就今晚修,今晚修不好的找出问题,回去做好准备再来。”

    夜视仪中看着五道身影匆匆进入山林,因为中年男子刚才的遭遇,他们走路非常仔细,所以到达信号塔多花了一点时间。

    三名电工已经换上了头戴式电灯,三盏冷光灯瞬间将四周照了个清清楚楚,配电箱被打开过的痕迹自然逃不过这三名电工的眼睛。

    “老板,配电箱被打开过,应该是里头有人动了手脚。”

    拍马屁的电工自然是全程处于一种旁观状态,此时迫不及待地向中年男子汇报,却得到了中年男子的斥责:

    “那还不打开看看,说什么废话呢。”

    讪笑一声,这名电工扭头又催促着其他两名电工:“都愣着干什么,快点,老板等结果呢。”

    配电箱很是轻松地被打开,里边的情况顿时一览无余。

    本该闪烁着二极管灯光的面板漆黑一片,只是仔细看了看,两名电工就发现供电的电缆被切断了。

    “老板,这应该是那些兵痞子干的好事。咱们的供电电缆总共也没多长,不会有人费力不讨好偷这点的。附近经常出没的,也就那些当兵的好管闲事了。”

    这超级喜欢拍马屁的家伙,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只是看到电缆被切断,就已经能够猜到是部队所为。

    电缆在他们乘坐的车上就备着,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颐指气使地冲另一名电工催促道:“赶紧去车里取电缆,这种接电的小事,咱们争取半小时搞定。山里这么多蚊子,老板可受不了。”

    两名电工相互看了一眼,到底还是那名年龄稍微小一点的下了山。

    就在他靠近车辆的时候,侦查分队的通信频道里,也传来了队长马彬低沉的声音:

    “上。”

    短短一个字,让十二人在两秒的时间内迅速度五个人形成了包围。

    血红的激光瞄准器开启,五人看到各自的眉心和心脏处分别有一个小红点不停地刺激着他们的神经,没有经历过大阵仗的他们吓得腿都软了。

    压根就不需要战士们追捕,凑上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人拖起来就往山下走。

    与此同时,马彬也向沈耘汇报了情况,并且请示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五个人。

    合成营肯定是不能带回去的,沈耘想了想,只能做出了最为无奈的决定:“你们现在他们那辆车旁边守着,我这会儿就带几顶帐篷过去,今晚就在那里过夜。”

    沈耘带到苗家洼的不仅是几顶帐篷,还有炊事班紧急制作的饭菜。

    香喷喷的味道在沈耘到来的时候就传入了战士们的鼻孔,匆匆扎起帐篷,便轮流开始休息和就餐。

    而在此时,沈耘也来到被抓的五个人面前。

    在沈耘赶来之前,他们已经试图找理由开脱了。奈何马彬早就听从沈耘的吩咐,无论他们怎么说,都咬死了不放他们是投军用通信线路电缆的。

    此时看到有个军衔更高的走过来,之前那个拍马屁的电工眼珠子一转,瞬间爆发出一声惨叫:“首长啊,你们的兵乱抓人,还打人,你可要管管。”

    沈耘嘴角含笑,静静看着他表演。

    等他哀嚎了几嗓子发现沈耘压根没有动静的时候,这才眼睛里带着一些恐惧和仇视,十分慌张却又色厉内荏地吼道: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凭什么抓我们?”

    沈耘这才点点头,十分平静地陈述事实:“今天下午,我们发现通信线路中断。紧急通知通信保障部队过来维修,发现一部分电缆被人恶意切断。”

    “经过一个下午的艰难抢修,终于通信恢复。临走的时候,通信保障单位让我们密切注意这里的情况,因为这里的通信电缆若非刻意寻找,是很难发现的。”

    “也就是说,破坏通信电缆,很有可能不是谋取私利。”

    “你说你们五个人,大半夜开车到这里,车里带着不少电工工具,车里还装着电缆。我们为什么抓你们,还需要更加详细的解释吗?”

    说完这句话,沈耘就转身离开了帐篷。

    走到距离帐篷稍远一些的地方,这才将马彬叫过来仔细叮嘱:

    “从现在开始,进去看守的战士两人一组,听到他们的任何问题,都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明天公安部门介入再说。”

    马彬眨眨眼,迅速理解的了沈耘的意图。

    如果不这样恐吓,明天将这些人送到公安部门,估计他们也会各种狡辩,然后因为没有证据顺利脱罪。

    可是通过恐吓,让他们潜意识以为部队会告他们更加严重的罪行,加上有些地方犯罪分子盲目地对军队怀有恐惧感,他们会自觉地把自己的罪行无限扩大。

    然后,两相权衡,最终在公安局里说出事情的真相。

    而沈耘要的就是这个真相。

    只要他们供认这座信号塔是谁的,通信保障团就能够通过司法途径追责并且强令他们拆除信号塔。

    看着马彬一脸坏笑走到帐篷附近,沈耘脸上带起看好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