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守株待兔
    当电子对抗分队的人回来的时候,一个个全都灰头土脸的。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将第三个信号源放在最远处的那座民用通信信号塔的基座位置。

    他们可真的是漫山遍野跑完了所有的信号塔这才终于找到。

    来到食堂前的时候,正赶上其他连队在饭前拉歌。看到他们这副样子,好生生的军歌都因为战士们强忍着的笑意强行改变了调子。

    好不容易从这种被保卫的目光中解脱出来,可是走进食堂的电子对抗分队又被语言轰炸了。

    “原本以为电子对抗分队会整天舒舒服服吹着空调躲在车里享福,没想到这第二轮训练,首先挨整的就是他们。”

    “啧啧,你看看这都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上边下来检查军容风貌,我干肯定他们要倒血霉。”

    二大爷成为二孙子的感觉,让黄靖心里只想哭。

    打完饭回来之后听到议论声还不断的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们能耐,有本事营长收拾你们的时候完好无损啊。娘的,一早上走了三十多公里的山路,你觉得我们容易吗?”

    不容易,那是相当不容易的。

    难得他们电子对抗分队的人居然没有躺着回来,这就充分说明了过去三个月的体能训练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不过这会儿已经没有人敢笑他们了,黄靖说的没错,沈耘整人肯定不会紧抓着电子对抗分队不放,其他连队肯定也很快就会得到这样的待遇。

    或者说,已经不是很快了。

    就在电子对抗分队来之前不久,侦查分队已经带着补给进山。

    虽然言语不详,可是猜也能猜出来他们是去受虐了。

    而被大家伙如此惦念的侦查分队,在赶赴苗家洼的路上,也得到了任务的详细背景。

    通讯器里,沈耘的声音异常清楚:“情况就是这样,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去几个抓几个,坚决不能有漏网之鱼。如果任务失败,你们就在苗家洼呆满一周再回来。”

    放下通信器,侦查分队这位脸色黢黑的上尉队长,表情凝重地看着自己的队员。

    “来到这里三个月,咱们每天都在想着实战。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装备,马彬莞尔一笑:“虽然,这次咱们遇到的只是几条杂鱼,到时候咱们的装备又要成摆设了。好在目标还算是明确,不是什么假想敌。”

    “到了地方,每个人选好有力观察位置。等那些人来了之后,先保存他们接电的证据,等他们把工作完成了,准备离开的时候,咱们再动手,听明白了吗?”

    “明白。”

    简洁有力的回答,充分显示了战士们的决心。

    到达既定位置,侦查分队的战士们迅速将车辆推到一个隐蔽的位置,而后使用伪装网和树木枝叶将车辆车垫隐藏起来。

    清理了轮胎的痕迹,十二人各自前往自己找好的掩蔽点,利用地形和草木对自己的身形进行了细致的伪装。

    步入初夏的天气,在苗家洼这片空气流动不算太好的地方,似乎显得格外有些闷热。

    侦查分队的战士们经验老到,选择的都是通风状况较好的方位。饶是如此,静静等候的这个漫长过程中,炎热的气温依旧让人感觉心里异常焦灼。

    太阳一点一点向天幕的西方移动,经历过了气温到达这一天的顶峰又缓缓回落的战士们,终于在晚风徐徐吹来,蚊子在耳间不停打转的时候,心里也忍不住对他们要等的人送上一句孙子。

    “过去一个人放哨,其他人迅速吃点东西补充水分。”

    中午饭都还没吃,一直熬到晚上,大量出汗让马彬清楚地认识到如果战士们继续这样耗下去,那些人还没来呢,自己等人就要先一个个倒下了。

    一片牛肉,一块压缩饼干,再加上半壶糖盐水,不过三五分钟,所有人便都解决了自己的晚餐。

    虽然肚子还因为进食量有些干瘪,不过这一天消耗的所有身体必须的东西都通过这段简单的晚餐得到了补充。

    随着气温降低,重新静下心来的战士们回到了各自的岗位,开始新一轮的盯梢。

    空气湿度大,晚间也没有皎洁的月光能够照在这里。

    乌黑的苗家洼里瞬间变成了青蛙和蝉的天下,彼此谁也不服谁,扯开了嗓门想要争个高下。

    无心欣赏这压根就不成调子的声音,侦查分队的战士们开始小声地闲聊起来。

    “你说,这群孙子今天会不会不来了?”

    “别介,肯定来。知道为什么不,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这群孙子干的这事儿,是违法的,他们当然不敢在白天大摇大摆过来。”

    “别说,分析的还真是有道理。行吧,我就耐着性子看看,他们到底能够忍到什么时候。啧啧,这样一座单管信号塔,伪装的这么好,怎么说也要好几万呢。”

    就在战士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马彬忽然在通讯频道中提醒:“噤声,来了。”

    被提醒的战士们瞬间将目光全部投到来时的路上。

    果然,一道若隐若现的灯光,径直冲着这个方向照过来。看样子距离还有点远,车辆至少也要十来分钟才能够到达。

    所有人纷纷闭上了嘴巴,开始静静等候这辆车大驾光临。

    而在这辆车上,一名司机正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烟不停地吞吐云雾。

    副驾驶座上,一位穿着便装的中年人骂骂咧咧:“是哪群狗东西把老子的信号塔给弄坏了,这一个下午,上边催了七八次,损失了好几万,真是亏到家了。”

    “老板,您也别着急,就我们仨的技术,只要是电路的问题,保准半个小时给您弄好。至于信号塔,应该没人能损坏吧,前天我们过来看了一眼,没问题的。”

    后座上挤着三名电工,坐在最中间的这人,很是讨好地安慰着中年人。

    闻言中年人冲着窗外狠狠吐了一口吐沫,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