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电子对抗分队的对手
    

    电子对抗分队,一个十来人的队伍,听完夏锐的训练计划之后,匆匆回到了自己的车辆上。

    合成营的编制意味着将来电子对抗分队肯定是要进行机动作战的,所有他们所有的装备都是机载电子对抗设备。

    人数少,装备精良,任务要求高,这就是这支分队的特点。

    一进入车辆,就有一名中尉开始抱怨:“队长,我说营里这不是玩咱们呢吗,电子对抗,这是双方的一个过程。现在只有咱们一方,怎么对抗?难不成跟装甲连一样虚拟一个目标进行锁定啊?”

    “说的就是啊,现在咱们连个目标都没有,就对着这些设备按按这个摸摸那个,确实没用啊。”

    议论声还真是不少呢。

    黄靖一脸无奈、

    “同志们,我知道大家都有情绪。但是没办法,这周的主要任务是让咱们重新熟悉各自的设备,找到当初那种如臂指使的感觉。”

    “与其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问题,还不如好好看看自己眼前的控制面板和按钮,好好对照着说明书看看有没有遗忘的地方。”

    黄靖只能说自己的是尽力了。

    在没有一个明确的敌人之前,看来分队的情况不会好到哪里去。

    满腹牢骚打开了各自的设备,正当他们准备与装甲连的三辆指挥车接驳信号的时候,却意外发现非常标准的流程之后,一个信号都没有接驳成功。

    这可就见鬼了。

    要知道昨天保养装备的时候他们还试验过呢,当初的通讯质量非常好,一辆指挥装甲里每个人的呼吸声几乎都能够被他们听到。

    现在这是怎么了?

    “报告。”

    同样的两个字被三个人同时喊出来,黄靖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先调整频率,跳出军用频谱,直接使用民用频率看看有没有信号接驳进来。”

    技术达到一定的程度,出现故障的时候很容易对问题原因产生灵敏的嗅觉。

    比如一位修电脑技术非常高明的学长,当学妹打电话告诉他电脑打不开的时候,他一般会先让学妹看看电源插座有没有插好。

    虽然从感情角度说明他很有可能会注孤身,但就技术角度而言,学长果然是技术型人才。

    黄靖就是一位曾经的学长,如今他成功地成为电子对抗分队的队长,面对这种情况,第一反应不是对他们的设备产生怀疑,而是让队员们对最不可能的一种可能进行验证。

    随手调到一个频率,这位队员的耳机里出现的声音赫然是:“下边请听一段联播快讯……”

    能够将民用信号接通,说明他们遭受的攻击不是强电磁干扰,而是有目的的频段信号屏蔽。

    最不可能的可能,终于变成了现实。

    黄靖无声地看了看长大了嘴巴的队员们,无奈地摇摇头:“都看着我做什么,说什么来什么,你们不是不喜欢玩幻想吗,现在真实的对手出现了。”

    “队长,我怎么没听说咱们营还有新来的电子对抗分队啊,就这手段,绝对是靠近咱们之后才做的。”

    面对队员们提出的质疑,黄靖非常冷静地否定这种说法:“电子对抗分队是没有,但搞电子对抗的人却有那么一个。”

    “您是说上官参谋?”

    队员们惊叫了起来,他们完全不理解,上官鸣灵这样做的原因何在。她可是他们电子对抗分队的参谋,向自己人下手,这是什么道理?

    黄靖点头示意。

    “也许,是营长觉得不应该让咱们这么安逸。行了,别多想了,当务之急,是解决短波频谱被屏蔽的问题。”

    屏蔽声音,有三种途径,从声源,接收器,以及声音的传播途径进行屏蔽。短波信号的屏蔽同样如此。

    “下车,去两个人使用信号源探测器,检查一下咱们附近有没有短波信号异常的地方。一旦发现,立刻处理,不用等候命令。”

    还真别说,这些技术型军官身上还真是有股子技术型人才的偏执。听到黄靖的命令之后,立刻有两人带着精巧的装备下车,而后迅速跑动到距离信号车两千米的范围内仔细展开了搜查。

    得亏之前三个月进行了体能训练,这两千米的范围足足让两人跑了五分钟,这才发现了阻塞他们通信信号的根源。

    一台精巧的信号屏蔽器——专门针对一般军用频谱的信号干扰器被悄悄放置在他们车辆的地盘下。

    这么阴险的招数,自然只有沈耘做的出来。

    将维系干扰器的电源切断之后,几辆车的通信终于恢复了正常。正在纳闷的三个装甲连长接到电子对抗分队的通话信号时,有些不解为什么黄靖的声音会如此激动。

    从耳机里听到黄靖和三个连长的对话,上官鸣灵有些好奇地问沈耘道:

    “营长,我怎么看着,电子对抗分队解除了信号屏蔽,你有些不高兴啊。怎么,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招数被手下人破解了,感觉很没面子。”

    自动忽略了上官鸣灵那些可以损他的话,沈耘摇头叹息:

    “我要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就冲你这句话,往后你就有好果子吃了。我不高兴的是,咱们合练了三个月,他们似乎还没有领会咱们营的精神。”

    沈耘的话上官鸣灵有些不解。

    合成营的精神到底是什么,说真的这会儿她也有些迷糊了。

    “你看,刚才他们在寻找屏蔽器的时候,如果这里既有敌人,如果敌人还配备了狙击手,你觉得需要多长时间?”

    上官鸣灵有过特种兵的经历,沈耘这么已提醒,她瞬间明白了。

    沈耘的话有好几层意思,但最为重要的有两重。第一个,这两人很容易被狙击手击毙。第二个,电子对抗分队很容易被拖很长时间才解决问题。

    一场特种作战很容易在十分钟内解决,而常规部队的战斗,拖延半个小时,就有可能让对方占据信息优势,进而在己方防范不到位的情况下,打时间差。

    无论哪种,结果都是一样沉重。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