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上官鸣灵的锋芒
    

    沈耘很少对自己的工作发出感慨。

    但上官鸣灵的这个问题,却让他从心底里生出一阵唏嘘。

    从接到命令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在思考这个计划,直到计划提出,虽然看起来文字成型的过程仅仅只有半个月时间,可是在此之前,他付出的是足足半年的空闲时间。

    跨兵种的训练计划的提出,是非常艰难的一个过程。

    “仔细算起来的话,应该有大半年时间了。”

    沈耘在唏嘘,可是他不知道其他人却在震惊。单纯合成营这个概念的提出,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天才的想法了。

    可是这一揽子的计划居然出自于同一个人之手,而且只用了大半年时间,夏锐都感觉自己这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至于其他几名参谋,面面相觑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老首长为什么会将前途远大的自己送到这样一个营级编制的单位来。别的不说,如果能够跟随沈耘学习到他的才能的一小部分,就足够让他们获得长远的进步了。

    沈耘忽然感觉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崇敬,有些无奈的同时,也不得不出言提醒:

    “好了,都回神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都抓紧一点。”

    “电子对抗分队跟装甲连之间的协同,我认为最主要还是怎么让电子对抗分队主动参战,而不是传统的被动防御。我在计划中列出的这些训练科目,都是曾经的实战中装甲连容易遇到的电子作战的内容。但是我想上官参谋能够拿出更多的内容来进行补充。”

    沈耘的要求说的非常明确,上官鸣灵点点头,仔细了里边的内容,而后发言:

    “事实上计划中缺失的内容不算太多,只是门类还是有些保守。”

    上官鸣灵到现在为止还是有跟沈耘在参谋这一块一较高下的心思,所以此时指摘的尤为详细。

    “营长或许是太过拘泥于独立作战,完全摒弃了跟其他部队的协同,我认为这是错误的。事实上,在电子对抗方面,有很多部队和兵种是可以远程进行协同的。”

    “导航对抗,制导对抗,雷达对抗,还有水声对抗这些,都可以作为我们的训练内容。”

    “我们合成营,最终目的是能够独立作战,但也要注意,当下的环境,更多的可能性是我们会跟其他单位多方面协同。所以,这些缺失的项目需要进行补充。”

    上官鸣灵的一句话瞬间让沈耘有些汗颜。

    不得不说,这个第一集团军司令部的宝贝蛋果然是有真本事的,就这么点时间,居然就能有理有据说出这么多东西来。厉害,沈耘忍不住冲上官鸣灵竖起大拇指。

    “厉害。这些方面是我考虑有欠周详,关于补充电子对抗分队训练工作的事项,就交给上官参谋和黄队长负责。现在,在刚才补充的基础上,开始研究训练计划。”

    上官鸣灵的直言,和沈耘的虚心接受,为接下来军官们建言献策塑造了良好的氛围。

    一时间沈耘除了认真聆听他们的想法之外,只有一件事情可做,那就是迅速纪录他们的话语。

    这些话或许一时半会还不会用到,但指不定哪天遇到问题拿出来,就能够成为解决问题的办法。多个集团军的参谋精英和优秀军官在一起的智慧,远远超过了他一个人的力量。

    这样热烈的讨论最终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算上前边反应问题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沈耘规定的集训时间。

    但回到宿舍里的军官们心里都是兴奋激动的。

    就这两个半小时,他们感受到了跟原部队截然不同的两种氛围。在这里,他们似乎能够尽可能发挥他们的能力,而且还能够得到非常的重视。

    这些军官们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合成营干出个样子。

    第二天,精神有些萎靡的战士们重新站在训练场上。

    本以为这一天会是磨洋工的一天,可是他们惊讶地发现,各自的连排长,居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队列中间。

    本以为这是自己的上级对强压着他们更改习惯的无声抗争,可是谁知道自己面前的战士教官们居然对这些军官也不假辞色。

    动作做不对的时候,该训斥就训斥,压根就没有考虑过给他们留面子。

    第一节早课结束的时候,池皓明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地喘了口气。

    跟他一起训练的工兵连一排二班的战士纷纷围拢在他身边,有些人已经开始愤愤不平地叫骂:

    “搞毛线啊,这上了年头的习惯,说改就改,完全不照顾我们的情绪。官话套话谁都会说,可是那么多首长到过咱们部队,也没有人说这动作不好啊。”

    “别提了,上次咱们靠脚整齐响亮,还得到了一位首长的鼓励和表扬。他说咱们精气神很足,一看就是支能打仗的部队。可是到了这里呢,他们居然说这是战斗力不足用来凑数的花架子。”

    “他营长才是个中校,可夸咱们的那位首长可是少将呢。”

    听着战士们议论纷纷,池皓明心里怎么也不是个滋味。

    他的沉默让战士们以为他是默认了,说了半天,到底还是回到了他的身上:“连长,您给评评理,咱们现在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沉默了一阵子,在战士们期待的眼神中,池皓明叹了一口气。

    “行了,都消停会儿,别闹了。”

    谁都没有想到,池皓明会这么说。二班的战士开始等待池皓明给他们一个解释,而这个解释,也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你们自己说,这些动作是不是符合《条令》吧。”

    没有人回答。

    情况跟当初的二营何其相似,不过池皓明也加入了自己新的理解。

    “我说咱们都在抗拒什么?我就不信你们对于这些花架子不反感。咱们抗拒的,无非就是习惯形成之后的懒惰。不愿意学习,不愿意改错。”

    “昨天晚上我就向营长反应过这个情况,你们知道他怎么说吗?他说,如果老部队的情感维系就剩下这些东西,那他情愿不要咱们。”

    “来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是牛哄哄的被选中的。可是如果就这样回去,咱们怎么面对老首长老战友?”


    最快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