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您准备了多久
    跟当初二营的战士们一样,当新来的这些人被沈耘派遣的战士要求更改那些繁琐多余的动作的时候,他们内心是非常不理解的。

    夏锐作为参谋长,自然是要在训练的时候认真观察这些训练情况的。他能够直观地感受到官兵们对改变自己已经养成的习惯所产生的情绪。

    但是夏锐并没有因此就回去找沈耘商议。

    他想听听,作为过来人,二营的战士们是怎么解释为什么要进行这些改变的。

    恰好,电子对抗分队的人就提出了这样问题。

    作为技术型人才,这个分队的成员军衔普遍比较高,十一人有七个就是士官,还有五个都是中尉。

    正好,邹大陆就是他们的教官。

    邹大陆憨厚的外形让他格外容易遭受这些军官的询问,本来以为邹大陆会说些官话套话来糊弄他们,可是他们得到的答案,却让这些军官们纷纷脸色羞红。

    “我们营长说了,过去那些死命靠脚,抬肘敬礼的多余动作,都是自身能力不过硬拿出来糊弄首长的花架子。”

    “《条令》里头写的东西,都是无数前辈反复验证后最为有效的,想要在这些内容上做出改变,就要说清楚这样改变到底有什么实际意义。”

    “我们二营,不,合成营,想要当首长手里的尖刀利刃,就容不得这些弄虚作假的东西存在。”

    不知道电子对抗分队的这些军官们感受如何,夏锐的内心首先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形式主义在部队中有着广泛的存在,夏锐的老部队也有同样的问题。作为一个性格有些执拗的参谋长,有时候对于这些表面文章也确实反感。

    夏锐忽然就对自己曾经的这个下属充满了敬意。不是谁都有这样的魄力来做这种事情的,正如邹大陆所说,只有养成强悍的战斗力,才会无视这些花哨的东西。

    二营之所以当初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这些积习的更改,完全是因为军官在之前接受培训之后,就开始有意进行疏导。

    新来的这些官兵自然没有这样的便利,因此训练了半天的时间,这些简单的小问题还是未能进行更改。

    而新来的两个连的连长,以及几个分队的队长,此时已经有些发慌了。

    入夜集体看过新闻之后,来到训练场的军官们向沈耘提出了意见。

    “营长,战士们刚来到这里,还处于一个接受新单位新环境的过程当中。我们身上普遍存在的这些问题,正好就是属于我们各自老部队的印记。”

    “您这样让大家伙强行更改,战士们很容易出现抵触情绪的。”

    工兵连长池皓明非常诚恳地向沈耘说道:“早上教官们说了必须要改的理由,我也承认,这些确实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想要改,也确实需要一个过程。”

    沈耘不是不讲理的人。

    池皓明反应的情况他非常清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必须要对这件事情妥协。

    “知道我对改他们这些臭毛病预计了多长时间吗?”

    沈耘伸出两根手指:“两周。”

    两周时间,只是为了让所有人忘却过去的那些积习,重新塑造规范的行为,不得不说有些仓促。但沈耘给出的时间就这么短。

    “老部队的感情不是用这些糟糕的东西来维系的,如果是,那就说明我从前听过的你们的赫赫大名,都是用这种玩意混出来的。如果你们中间有谁不愿意或者不能在这段时间内改掉,那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就算拼着受处分,我也必须要让你们回去。”

    “合成营唯一讲求的精神,就是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唯一要追逐的目标,就是最大化的战斗力;唯一要维系的感情,就是对战友的绝对信任。”

    “对老部队的感情,那需要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来支持的。没有哪位首长,喜欢自己的士兵在战败后拍着胸膛说自己师他的兵。哪怕,是曾经。”

    池皓明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居然是这样的回答。

    凌厉的话语说完之后,沈耘总算是软了下来:“从明天开始,连队主官轮换跟随班排训练,课间的时候,多做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耘推出了苏恩阳。

    “去年在装甲连刚展开这些训练的时候,他们同样也有情绪。而且情绪比现在只高不低。但是教导员从那个时候,就深入基层,跟战士们一起训练,一起聊天,到底还是让战士们意识到了改变积习的重要性。”

    “思想工作怎么做,你们好好请教教导员。如果需要我配合,我不介意再当一回恶人。”

    被自己的搭档这么一夸,苏恩阳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重要的问题被沈耘三言两语解决,军官的培训正式开始。

    体能阶段的训练沈耘依旧打算使用原二营的标兵们当做教官进行训练,因此这些军官们就不必跟此前二营的军官们一样受苦受累了。

    此时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战术和协同方面进行培训和学习。

    沈耘的计划书到底是一个人做出来的,如果按照计划书执行,预期的目标肯定会达成,只是弄了这么大阵仗,只做到这一步,沈耘自己都有些不满意。

    当完整版的合成营组建的计划书人手一份下发到现场这些军官手中的时候,沈耘非常直接地说道:

    “前边的内容可以回去自己看,现在咱们着重从第二十二页开始进行讨论。”

    沈耘所说的这一页开始,就开始是多兵种协同训练的内容了,当大家翻到这一页仔细的时候,他们终于认识到,方才那个侃侃而谈的中校,绝对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作为一名装甲营的营长,多兵种训练的内容却做得跟专业的参谋一样。

    可以确定的是,沈耘这份计划绝对不是拍拍脑袋就有的。这样精密的计划,如果没有长期的思考和总结,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上官鸣灵此时忍不住问了一句:“营长,这份计划,您准备了多久?”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