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季永民,六团,以及沈耘的未来
    一场年节被沈耘和苏恩阳合理利用,居然变成一件大好事。

    当送二十多位军属和韩玉华母女离开之后,合成营的组建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不过这事儿可不是将需要的官兵直接送到二营就可以了的。早在合成营计划审批通过的时候,军区就已经开始在距离二营驻地不远的地方,派遣工兵进行营地改造。

    到了如今两个月过去,基础建设已经全部完成,沈耘和苏恩阳在一大早就被季永民叫到了新的营地。

    工兵兄弟们依旧在热火朝天地干着,当沈耘和苏恩阳驱车来到这里的时候,季永民早已和这里的带队主官站在一处高地上观察着整座营地的情况。

    听到沈耘两人的动静,季永民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上校笑着说道:“正主儿来了。”

    等两人走到近前,向季永民他们敬礼之后,这才作为中间人介绍道:“这位中校,就是沈耘了,旁边这位,是二营的教导员苏恩阳。”

    而后看着沈耘,脸上带着笑意:“喏,这位是第三十一集团军直属工兵团的高团长。你的工兵分队就是从他手底下抽的人,这次基建,军区专门将他们从数百公里外调过来,就是让你这个大营长看看他们的实力。”

    沈耘一听,可是给歉疚坏了。

    这工兵团可是出人出力出大发了,沈耘都有些担心,这位高团长会因此不待见自己。

    “高团长好,真的太感谢您的支持了。合成营一定不会辜负您得期待,在这座洒满了您和各位战士辛勤汗水的营地里,铸就新的辉煌。”

    高团长没有沈耘想象中那么难说话。

    听到他的恭维,高团长大笑着指着沈耘:“濮将军说你沈耘能说会道,我还不相信,今天一看,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有句话你说的不错,这座营地确实洒满了我和工兵营战士们的汗水。所以,你小子要是干不出个样子,我姓高的不仅要伸手把我的战士要回去,还要请求军区把你赶出这座营地。”

    高团长是个爽直的人,沈耘最喜欢跟这样的人说话。

    胸脯一挺,很是肯定地答应:“到时候不用您请愿,我自己就没脸在这里待下去。”

    “好。”

    高团长继续大笑着,将自己手头的望远镜递到沈耘面前:“你自己看看吧,按照我们看过的计划书,营地的设计已经最大可能地利用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沈耘绝对不敢小觑这支工兵团的厉害。

    望远镜搭在自己眼前,整座营地的细节非常清楚地出现在他眼前。

    似乎是要照顾他们,每一块区域都特意插了一块牌子,简单地写明作用。从办公地点到生活区域,再到训练区域,各种各样的规划让沈耘叹为观止。

    很多功能区域他此前只是从书上了解过,从没有实际看过,可是这里却应有尽有。

    高团长此时也开始解释起来:“我不知道濮将军从全军区打了多少秋风,也不知道合成营将来会不会扩编。所以计划书上出现的兵种训练场地我们都修建了。”

    “基础都做好了,现在就剩下精修和绿化了。我们准备,精修之后,留下你需要的工兵分队,其他人就要撤离了。在此之前,特找你来提意见,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

    沈耘当初出国为何的时候跟工兵在中转点承担过基建修复工作,太过专业的他不懂,但合成营的规划却非常清楚。

    听到高团长的解释,沈耘伸出一根大拇指。

    “论专业,您跟工兵营是这个。”

    受到沈耘这样的称赞,高团长笑着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你们做好准备,再过十天,这里就可以入驻了。沈耘,花花轿子人抬人,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了。”

    纵览全局之后,高团长又带着三人在这座营地里仔细看了看,直到沈耘再度确认没有问题的时候,这才让季永民带着他们离开。

    三人同乘一辆军车,季永民此时显得非常激动。

    “沈耘啊,看到了吧。对于你组建合成营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是抱着期待的。”

    “你让这谭沉寂的死水,出现了巨大的波澜。如果能够持续下去,必定会有更多人加入,直到化作滔天巨浪。”

    “我老了,本来还想着在这个岗位上再呆两年,然后转业。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看着你把这个合成营做好。不要害怕出什么问题,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们都可以替你担着。”

    “我希望,当合成营成功之后,你能够将合成营留在六团。而你,能够快速成长。我想,当你资格足够的时候,我可以推荐你来接任。”

    苏恩阳心里顿时大吃一惊。

    季永民从来没有公开谈过他对未来的看法,可是今天他居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谈他,六团,以及沈耘的未来。

    沈耘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能够得到团长这么掏心掏肺,他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沈耘也有自己的担忧。

    “团长,您说的这些事情里头,我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将合成营用尽全力给搞成了。至于其他,我是真的不敢保证。”

    “我在军队七年多点,可是换的单位就有六个。基本上在每个地方待一年半载,就有些我不可抗拒的原因,迫使我离开现在的部队。”

    “合成营一旦成功,只怕,我在六团的时间也就不长了。”

    季永民默然。

    沈耘说的同样是实话。

    蔺向辉调取过沈耘的资料,确实每次调动都不是沈耘心甘情愿的。像那次他在第一集团军,上边要人,即便军长郎天平也无可奈何。

    听到季永民一声长叹,沈耘心中也颇多感慨。

    “所以,一开始,我就已经将合成营当做是我留在六团的一个念想。我希望,如果我走了,团长你们还能记得,有个营长叫沈耘,在六团,在你们手下,努力过,奋斗过。提及我的名字,还能让你们忘记我的离开,把我当做永远的六团一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