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站岗
    所有人都在期待沈耘的第二首歌曲。

    所以所有人都在观看节目的同时注意着沈耘的动作。

    当他们看到沈耘从口袋里掏出小本本不停写划的时候,就知道沈耘这是动了真格了。

    说起来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沈耘这个样子,所以注意力也格外集中。沈耘手腕的每一次转动都能够让他们产生更多的期待,此时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看看沈耘到底能够在多久写出一首让韩玉华满意的歌来。

    结果就是,这个时间并不长。

    不过二十分钟沈耘就将小本子交到韩玉华面前,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韩玉华点点头,沈耘便示意苏恩阳自己这边准备好了。

    这个速度,说真的战士们心里真的有些担心。

    也不知道为什么,沈耘写歌这个事情,似乎成了他们二营全体对于自己家人的心意一般。

    虽然沈耘写的内容可能会是爱情,但这种情绪却会被他们刻意放大。

    沈耘终于登场了。

    这次依旧是一家三口。

    不过在上来之前,沈耘却将之前表演弹唱的战士的吉他借了过来。

    拉过三张凳子,一家三口紧紧依偎着。沈耘忽然拨弄起吉他。

    曲调非常轻柔,大家伙知道,这又是一首情歌。或许,沈耘的演唱将会成为这次晚会上非常独特的存在——大家都在唱军歌,唯独他在唱情歌。

    让大家伙始料未及的是,首先开口的居然是韩玉华。

    “爱是你我,”

    有如轻叹,也有如肯定,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开头,却让所有人感受到了这话语之中坚定的力量。

    战士们有些失望,但依旧撑着继续听下去,但他们没有发现的是,坐在第一排的几位结婚的军属,此时显得格外认真。

    爱是你我,这是一种承诺。

    只有相互依偎了很多年的人,才会懂这种平淡到跟水一样的情感。

    一曲终了,不管是懂或者不懂,战士们都不吝他们的掌声。而韩玉华则幸福地依偎在沈耘身边,继续欣赏着战士们的节目。

    时间匆匆过去了三个半小时,转眼之间就到了九点半。

    看了看手表,在战士们依旧兴奋的情绪中,沈耘宣布晚会结束。

    短暂的半个小时,可以让他们安排好军属们的住处,还能够给军属和战士们一点交流的时间。

    带着韩玉华和小丫头回到宿舍,沈耘帮她们收拾好东西,趁小丫头没注意,悄悄亲了韩玉华一下:

    “玉华,今天晚上你们好好休息,明天可以在营地转转。我今天晚上还有事情,不能陪你们了。”

    小丫头还想着沈耘陪伴,可是韩玉华却非常清楚沈耘要去做什么。整了整沈耘的棉衣,韩玉华点点头:“去吧,我都知道的。”

    冲韩玉华点点头,沈耘亲了亲有些不乐意的小丫头,咬咬牙,一脚踏出宿舍。

    作为二营的营长,即便有家属过来,但今天他需要履行的职责依旧不能怠慢。

    呼啸的夜风中沈耘匆匆来到营地门口,看着前些时候换班的四排长:“四排长,换班吧,你回去休息。”

    除夕夜军官站岗,这是军中一直流传的传统。

    四排长还想拒绝,不过到底还是抵不过沈耘的命令。一番换岗的流程下来,沈耘挺拔的身体伫立在晚风中,有若一棵劲松,唯有一丝动摇。

    小丫头当然好奇自己的爸爸去哪了。

    此前虽然挺韩伏虎经常讲述军中的故事,但韩尚清这个级别距离站岗执勤已经是在太过遥远,以至于这一块无意中就被忽略了。

    沈耘的离去让她充满了困惑,所以虽然这天经历了旅途劳顿,也经历了喧哗玩闹,可这会儿依旧强忍着困意睁着眼睛问韩玉华:

    “妈妈,爸爸去做什么了?是要去打仗吗?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听到枪炮的声音。”

    说到底,还是个孩子。

    即便懂得很多军旅的东西,依旧无法正确理解某些事情。

    韩玉华听着这天真的询问,笑意溢于言表。

    “傻孩子,真要是打仗,你爸爸可不会让咱们呆在这里的。他之所以出去啊,是因为军队有这样一个传统。作为军官,在这种节日的时候,要主动去站岗,好让战士们好好休息,也能给战士们跟家里通话的时间。”

    “你想啊,刚才大家都在那里吃喝玩乐,却还有那么几位叔叔在外边吹着寒风替大家站岗执勤,他们多不容易。”

    小丫头不懂这里头的人情世故,可是依旧理解了一个最为基本的道理。

    “那我也要跟爸爸一起去站岗。”

    傻傻的要求使得韩玉华忍俊不禁:“你还小,而且就算你当了兵,暂时还是普通的战士,也在你爸爸的替换序列里,懂吗?所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等明天白天代替你爸爸站岗。”

    这次根本不用命令。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瞬间躺好了闭上眼睛。临睡前,还特意给自己加油打气:“一心明天要替爸爸站岗。”

    遇到这样懂事的一个孩子,韩玉华还能说什么呢。

    在熄灯号还没有响起的时候,她便提前关了灯,在这座偏僻的营地静静入眠。

    冬季岗哨时间,按照常规并不算很长。

    当午夜静悄悄地来临的时候,苏恩阳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来到了门口。

    “营长,我来换岗吧,你回去休息休息。”

    苏恩阳显然是刚刚起来,残存的睡意让他说完话之后,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看着眼前这道被棉衣撑的有些肥大的身影,沈耘笑了笑:“要换你去换外边岗哨的去,这边好好的,不用换岗。这会儿你换了我,呆会儿还要我去换你,两个人全都睡不好。”

    “反正明天也是你值班,你要是找不到可以换的岗哨,就回去休息吧,也省得明天一天打呵欠。”

    沈耘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今晚这个岗站到底了。

    苏恩阳再三劝说,也没有什么作用。无可奈何的他,只能转身走向另外一个岗哨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个连长正在当暗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