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想你的春夏秋冬
    苏恩阳提出这样的要求,沈耘感觉根本就无法拒绝。

    尤其是战士们在他的煽动之下,已经开始不停地喊口号。吃饭前拉歌的时候要是有这气势,估计每顿饭都能多吃几碗。

    面对沈耘的笑容,韩玉华点了点头。

    携手站起来的时候,所有战士全都热烈欢呼起来。眼前的这位女子可不仅仅是他们营长的爱人,还是总政文工团的当家歌手。

    往常听她唱歌,不是在录音机里,就是在慰问演出的时候。跟现在的情况相比,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家三口上台,苏恩阳微笑着将话筒递给沈耘。

    唱歌这个事情,沈耘并不拒绝。

    微笑着将小丫头抱在怀里,沈耘问道:“你们想听什么?”

    就是这么自信,沈耘的意思,只要是他们想听的歌曲,他跟韩玉华都能够唱出来。不得不说,对于一群完全不理解华夏文化博大精深的糙汉子来说,沈耘这种嚣张他们不懂。

    “映山红。”

    “强军战歌。”

    “军中绿花。”

    啧啧,反正说的都是沈耘抄过来让韩玉华唱的。这些歌曲在军中全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以至于战士们看到韩玉华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听她唱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

    这事儿沈耘做不了主,只能将话筒交给韩玉华。

    沈耘压根没有想到,都老夫老妻了,韩玉华居然还会跟当初一样,在这么多人面前坑他。

    “这三首歌啊,我都唱。不过我有个小秘密要告诉你们,这三首歌可都是你们营长创作的。而且全都是他长期不着家,为了安抚我才写的。”

    “所以我就想啊,你们今天是不是给我撑腰,让他再写一首。”

    韩玉华对战士们亲和的态度非常具有迷惑性。沈耘哭笑不得地看着被她这么一说瞬间爆发出怒吼的战士们,不得不指着下边笑骂:

    “我说,我才是你们营长吧,你们怎么这么喜欢让我当众出丑啊。”

    眼见自己的抗议根本无效,沈耘只能乖乖屈服。迎着韩玉华有些俏皮的眼睛,沈耘耸耸肩,当着众人的面应允:

    “行行行,最后给你唱一首。”

    甜蜜的一家人的互动,让战士们对接下来的表演越发期待。与此同时,苏恩阳已经配合几名战士将韩玉华要唱的这些歌曲的伴奏找出来开始播放。

    《映山红》,这首歌适合韩玉华独唱。全过程沈耘都是抱着小丫头站在旁边欣赏的。

    虽然韩玉华在家里偶尔也会唱歌,但是小丫头可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韩玉华的现场,听到自己妈妈那甜美的歌声,一心眼睛瞪得溜圆,居然凑到沈耘耳边轻声问道:

    “爸爸,这首歌原来真的是妈妈唱的啊?”

    比起先前被韩玉华逼着创作,小丫头的询问更加让沈耘哭笑不得。

    合着小丫头长这么大一直都不相信啊,这一家子也真是没谁了。

    韩玉华唱完第一首,便将话筒交给了沈耘。《强军战歌》是沈耘的长项,只有听沈耘亲自唱歌的韩玉华才知道这首歌沈耘唱的比总政挑选的歌手还要好。

    而第三首,一家人还是选择了合唱。

    狠狠撒了一圈狗粮,终于到了沈耘要为韩玉华唱歌的时候。

    战士们都想听听,沈耘到底会为韩玉华唱一首什么样的歌曲。

    “春风,扬起你我的离别……”

    春夏秋冬,四句话,四个不同的意境。虽然不是铿锵有力的军旅歌曲,可是战士们依旧情不自禁就沉迷到了沈耘描述的这种画面当中。

    沈耘到底还是没有选择唱军旅民谣,而是选择了一首流行情歌。

    这是大家前所未见的歌曲,还没有到副歌的部分,一种爱情的淡淡愁绪就让人有种想要恋爱的感觉。

    韩玉华本来是笑着的。

    可是当她听着沈耘口中蹦出一个又一个字的歌词,忽然就想起了他们恋爱到结婚的这些年。每一次的离别和相聚似乎都充满了歌曲中所描述的这种惆怅和思念。

    一时间一种名为触动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忽然间韩玉华就觉得鼻尖有种酸涩的味道。

    这种味道没有化到心里,反而随着情绪的累积不停地向上涌动,直至抵达眼角,刺激泪腺,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忍不住就掉下晶莹的泪滴。

    一首歌,不过短短四分钟,沈耘唱完之后,看着台下不少人泪汪汪地,忍不住笑道:

    “怎么感觉我这是在唱催泪曲啊?”

    “好不好,妙不妙,再来一个要不要?”

    忽然爆发的呼喊让沈耘瞬间感觉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拿着话筒,有些茫然地看着下边。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不是说好了只唱一首的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记在心里的歌曲也就那么简单的几首了,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江郎才尽啊。

    可是看今天这个架势,自己要是再拿不出来东西,只怕想要下台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最为关键的是,自己身边的人才是终极**oss啊。韩玉华这会儿可是将眼睛直勾勾盯在自己身上呢。

    沈耘还能说什么呢?

    “好,咱们当兵的吧,再怎么委屈,也不能委屈了家人。你们嫂子跟我结婚这么些年了,除了当初在机关呆的半年随军,其他时间总共相处没超过四个月。”

    “今天说什么,我也得再弄一曲出来。接下来你们先上,给我半个小时的思考时间。”

    沈耘的承诺掷地有声。

    听到这样的回答,韩玉华非常满意地点点头。不管什么时候,沈耘面对她的要求,只要是能够做到的,都会竭尽全力去做。这次主动提出给些时间,跟当初遇见的时候何其相似。

    一家人下来的时候,战士们再度献给他们热烈的掌声。

    回到座位上,韩玉华美目眇眇:“沈耘,谢谢你。”

    台上所有的话语,为的不就是让韩玉华开心吗?沈耘忽然咧开了嘴,乐呵呵地摇头:“都老夫老妻的,谢什么。”

    可是,那个表情,为什么就那么得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