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晚会开始
    玫瑰花,其实是饺子的一种样式。

    当初包这种样式的饺子其实是沈耘为了讨韩玉华欢心的,谁知道老婆没讨好得了,倒是让小丫头给吃上了瘾。

    玫瑰花样式的饺子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新奇,馅料的口味都是一样的,面皮还比普通的饺子硬一些。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它非常讨喜的外观。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沈耘将擀面杖接过来,很是小心地将小面团一分为二,一手搓动擀面杖,一手将被分开的小面团在擀面杖下旋转。

    很快六张薄到几乎透明的面皮摆在众人面前。

    沈耘非常小心地将面前挨个重叠放成一行,随即用勺子非常均匀地将馅料涂抹在上边,而后将面皮对折。

    对折的面皮从头开始卷起,沈耘的动作很小心,所以战士们也看的格外仔细,当最后一个动作完成之后,除了颜色有些不同之外,还真是像一朵花。

    小丫头已经开始为沈耘的作品鼓掌,而沈耘则笑着向周围的战士解释。

    “其实就是哄老婆孩子开心的时候可以做做,你说一个大老爷们做这个出来专门为了吃,还不得把自己给累死。”

    一句话瞬间将周围所有人都给逗乐了。

    还真是。

    沈耘包这一个的时间,足够他包五六个饺子了。而两种饺子似乎大小并没有太大差别,真要能让人吃饱的话,还是他之前教大家的几种样式比较实用。

    小丫头美滋滋地捧着“玫瑰花”回到了六连的桌子前。

    “报告上尉同志,那边是我的爸爸在包饺子,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食堂里因为沈耘一家的到来,气氛顿时达到了顶点。

    很快今天晚上需要的饺子都尽数包完了,两百来号人一道前往营部大活动室,而炊事班的战士们则辛苦地开始煮饺子。

    活动室很大,营部平时在雨天有什么集体会议,都是在这里进行。

    战士们提前布置的时候,将锻炼用的拳击台当做舞台,一应音响设备都放在上边,四周则是疏密有致的桌椅。

    沈耘一家三口自然被送到了最为前排的位置,各自落座的战士们此时纷纷开始议论起一家三口来。对于三个人不同的感觉,忽然就成为了这会儿聊天的主题。

    尬聊一直维持到炊事班的战士们抬着保温桶将饺子送来,看着小丫头得到了她最为喜欢的玫瑰花饺子,而韩玉华也端到碗,沈耘招招手,将炊事班长叫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老班长,饺子的分量教导员跟您说了吧?”

    “嗯,多做了二十人的份量,我怕不够,还加了四个人的。”

    老班长做事果然稳妥,沈耘终于松了口气。

    “这会儿您给我带着多余的饺子往隔壁的房间走一趟。对了,到时候您可要保持好情绪啊,别惊讶地叫出声来。”

    沈耘在这个时候,故意做出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

    炊事班长成功被沈耘这个样子误导了,带着惊容,很是小心地凑到沈耘面前低声问道:“营长,难不成,今天有上级首长下来视察?”

    没有正面做回答,沈耘做出一副非常神秘的样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着沈耘跟老班长抬着保温桶带着碗筷出去,战士们有些好奇,不过最终还是抵不过饺子香味的诱惑,加上韩玉华的招呼,所有人纷纷拿起筷子冲自己碗里下手。

    走出活动室,沈耘转手敲开了旁边那间屋的门。

    一脚踏进门去,沈耘带上歉意的笑容:“各位叔叔阿姨,让你们久等了。这是大家伙儿集体包的饺子,或许里边就有你们各自孩子的成果,快来趁热吃点。”

    “因为待会儿晚会还有吃的,所以每个人也没做太多,先垫垫肚子。”

    沈耘热情招呼着,可是炊事班长可就不一样了。

    看着屋子里人群中一对母子,年近四十的他瞬间失声叫道:“媳妇儿,儿子,你们怎么在这?”

    问出这句话之后,他忽然想起沈耘之前提醒他的话,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沈耘,在道歉的同时,希望沈耘能够给他个解释。

    “今年大家都辛苦了,所以我跟教导员商量了下,将今年表现突出的优秀官兵的家人请过来跟大家一起过个年。”

    “一来,树立榜样,激励战士们努力训练。二来,也是想让你们的家人看看,你们工作的环境。”

    老班长当然知道沈耘和苏恩阳是对他特殊照顾了。

    正想说点什么感激的话,沈耘却首先开口:“行了,趁着这会儿还有点时间,赶紧跟嫂子和大侄子一起吃点东西。呆会儿还有很多事情,只怕没现在这么自由了。”

    说完之后,给在场每个人都亲自盛了饺子,沈耘这才说道:

    “我跟教导员这会儿要去主持下晚会开场,这主官都不在,很容易被战士们发现猫腻。”

    能够被沈耘他们请来,这些军属们就已经非常感激了,这点小小的安排自然不会不答应。更何况沈耘还专门嘱咐炊事班长代他和苏恩阳照顾大家伙,这样细心的安排如何不让人心安。

    等战士们吃完了饺子,沈耘嘴角依旧带着笑容与苏恩阳走进活动室。

    苏恩阳自然是回到了已经安排好的座位,而沈耘则一个箭步跳上舞台,在战士们兴奋的眼神中,朗声说道:

    “同志们,我知道在这万家欢聚的时候,咱们在这里兵不卸甲马不卸鞍,是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举办这个晚会,我们付出了很多。就在门外呼啸的寒风中,还有一个班的战士在加强戒备。而在此之前,还有很多很多准备工作,大家都非常用心。”

    “过去一年,你们经历了一般战士难以想象的严苛的训练。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训练你们,跟训练特种兵相比也没差太多。”

    “辛辛苦苦一年,你们的成绩告诉你们辛苦没有白费。而我,在这个时候也有几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这第一件和第二件,我要并列在一起告诉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