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迎客
    绿到带着些微枯黄的叶片,叶柄与树枝的连接处忽然断裂。

    朔方的寒气终于在数月之后彻底蔓延到了这座江南大城,饱含肃杀肆虐在茂密的树林间。

    时间转眼便来到除夕,从一大早战士们就没有见到沈耘和苏恩阳出现。本来就有些低沉的情绪,在少了两个驻地主官的情况下,表现得越发明显。

    划分给六连的卫生区域内,白小军已经忍不住开始集合队伍讲话。

    “同志们,我知道大家都很想家。不仅是你们,我也很想,可是你们也知道,从几年前开始,军队就彻底成了我的家。”

    “只有失去了,才能够知道家对一个人,尤其是军人,意味着什么。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不能理解你们此时的行为。想家归想家,但是该履行的责任还是要履行到。”

    指着地上疏密交错的落叶,白小军摇摇头:“你们自己看看,打扫的卫生这样子能行吗?”

    “营长虽然说不要搞面子工程,可也不是让咱们把地扫成这个样子吧?这段时间我一直忍着,今天我再不说,心里的窝火可就留着过年了。”

    “一个个稍微有点起色就这幅德行,不用营长说,我都觉得你们烂泥扶不上墙。二营的脸面你们挣回来就想丢掉吗?”

    越是到这个时候,白小军越能够理解当初沈耘为什么要用激将法拉仇恨而不是用怀柔法拉感情了。很多人总是有些劣性,是无法用爱来感化的。

    白小军终归拿出了铁腕手段:“就半个小时,所有六连负责的卫生区域,最严格的检查方式。有一处不能通过检查,就全负重五公里,多一处加一公里,你们自己掂量。解散。”

    扔下这句话,白小军径直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被骂的战士们瞬间羞红了脸。

    白小军说的没错,当初被沈耘每天冷嘲热讽一回的时候,他们做事的热情可是高涨的很。

    但是现在,沈耘总算给了几分好脸色,自己等人却故态萌生。这确实有些不像话。

    再加上马上就要跨年了,如果被全负重武装越野的话,这除夕夜可就别想过了。

    激将加威胁,效果杠杠滴。所有人瞬间拾起自己的清洁工具,热火朝天大干起来。

    而战士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认为消失不见的沈耘和苏恩阳,此时却穿着一身常服挺直了身体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

    这不是他们迎接的第一趟火车,但也绝对不是最后一趟。此前他们迎接来的人都被他们送到火车站外一家旅馆进行短暂地歇息,而他们两个则在这月台上往返了好几次。

    刚开始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还对他们表示好奇,但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

    苏恩阳抬腕看了看表,而后哈了口气,暖暖被风吹了好久的手。

    “这趟车晚点一个小时,看样子也应该到了。六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七个半小时,这速度要是用来行军打仗,估计早就死翘翘了。”

    苏恩阳的抱怨让沈耘不由得笑了笑。

    晚点一个半小时算什么,车程二十一小时,晚点二十九小时的他都见过。当然了,那是暴雨导致泥石流堵住路段的。

    但普通火车晚点似乎是个正常现象,只能说一切稳妥行事,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就不用太在意了。

    在苏恩阳抱怨过后十三分钟,车站广播终于响起:“k1042列车即将进站,请工作人员做好接车准备。”

    长舒一口气,沈耘再度向苏恩阳确认:“确认他们是八号车厢,也跟他们说了我们来接的事情了吧?”

    苏恩阳点点头,两人同时对进站的列车翘首以盼。一车,二车……眼看着五号车厢在自己面前停下,两人立刻向后边跑过去。

    车厢门缓缓打开,乘务人员率先走下来引导乘客。

    看到门口有两名军人等候,似乎觉得这俩是要上车,微笑着提醒道:“同志,本站点有七名乘客下车,请稍等。”

    两人同时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好,我们是来接人的。请问来自七安的高翔和谭桂芳是在这趟车上吧?”

    七安上来的,乘务员还在回想之前的登车记录,沈耘要接的两人便已经下了车。

    这是一对满脸风尘的夫妇,穿着崭新的衣裳,双手拎着大包小包非常小心不让它们碰到衣服。

    看到沈耘和苏恩阳,两人很是小心地问道:“请问,是我家阿明的首长吗?”

    沈耘和苏恩阳对视一眼,随即点头笑道:“叔叔阿姨你们好,我们是高明的营长和教导员,之前的电话就是我们打的。欢迎你们来到彭城。”

    沈耘和苏恩阳抬手的时候,一对夫妇非常紧张地又仓皇地将手头的包放在地上,等沈耘他们敬礼之后,极为客气地伸手做握手状。

    “首长好,首长好。”

    今天已经经历了好几次相同情况的两人,十份尴尬地将手伸过去握了握,这才解释道:

    “您二位都是长辈,不用这么客气的。来,我们帮您拎着包,咱们先到外边的招待所休息一下,跟之前来的几位家长聊聊,还有最后一批,再过半小时就能到。”

    四个人极为客气地走出站,半个小时之后,这样的一幕再度上演。终于将所有邀请的家长都接到之后,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火车站门口不远处,沈耘一早向团部借的大巴早就在一处停车场内等候着,送家长们登车之后,沈耘示意苏恩阳一个人登车。

    “我这边还有点小事情,等会儿单独回去。记住了,叔叔阿姨过去之后,别提前让战士们看见了。车到之前,你找个理由让他们去礼堂。”

    苏恩阳点点头:“这个我懂,神秘感嘛。放心吧,你去办事情,不用管我们。”

    沈耘温和地一笑,站在车门口向车内再次敬礼:“各位叔叔阿姨,我有些事情,要晚点回去,就让教导员陪你们回去。等我到营部,再向你们赔罪。”

    目送大巴缓缓驶出停车场,沈耘走到路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