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郎天平的要求
    被韩尚清挂了电话的郎天平没有任何颓唐的意思。

    韩尚清的警告他当然会听,但是沈耘的思想理念他也要学。他非常清楚,一旦合成营的事情成了,那么东南军区势必会继续打造第二第三个合成营。

    到了那个时候,提前和沈耘打好关系,而且还掌握了和合成营大部分情况的第一集团军,自然而然就成了首选。

    能够看到的好处不捞到手里,这绝对不是他郎天平的作风。

    想到做到。

    郎天平再度提起电话:“给我接第12集团军第二装甲师六团二营营长办公室的电话。”

    沈耘这个时候正在带着战士们检修装备,听到通信员说郎天平找他,他还真是有些纳闷。

    对于这些好几年没有联系的老首长,沈耘还会保持着应有的尊敬的。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路小跑回到办公室,抓起桌上的电话就连忙道歉:

    “老首长,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跟战士们在建修装备,让您久等了。”

    “沈耘啊,你小子可是没良心啊。回来了也不跟老首长打声招呼,这次居然还冲老部队下黑手,你小子越来越出息了啊?”

    郎天平可是将每个人的性格和心理把握的都非常到位,他知道沈耘是个重情义的,所以一上来就先声夺人,让沈耘怀着愧疚感跟他说话。

    果然,沈耘开始了繁琐的解释。

    “老首长,我这次回来没有回老部队,这心里总是感觉不好意思,所以也没敢跟您说。至于这次要人的事情,这可不能怪我,谁让我要的那些人都在您手里。这也侧面证明您带兵有方不是。”

    沈耘尽可能陪着笑脸,而郎天平占据了主动之后,便开始步步紧逼。

    “沈耘,你小子知不知道为了给你这些人,我对下边那些师长团长说了多少好话。更不要说夏锐那头倔驴了,为了做他的思想工作,我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首长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不敢忘。”

    沈耘发现自己这个时候怎么感觉一直都在赔笑,似乎除了这个压根没有别的表情可做。

    “我也不要你感谢我,沈耘,合成营事关重大,而且还是军区的试点。我个人认为,这一刻务必要把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到万无一失。”

    “听说你那里还缺参谋,我想合成营组建之后,以借调的方式,派遣两个参谋过去帮你,同时也好好跟着你学习一下什么才是先进的作战思想。”

    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沈耘愣了一下,随即苦笑起来。

    “老首长,你早说啊。我这里缺参谋,严重缺。您送几个来我都要,当然了,您可别给我送关系户,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是夏参谋长要不要的问题。”

    沈耘非常明确地点出来,合成营所有参谋都归夏锐管,这完全就是反将郎天平一军。

    夏锐是什么人,那可是对参谋人员素质要求极其高的。

    能够夏锐手里混水,那是痴心妄想,即便他来自第一集团军。

    郎天平愣了一下,随即失笑:“你小子看来跟我一样是个不愿吃亏的主啊,还学会用我的刀砍我的盾了,不错。”

    “人你什么时候要,给我打招呼,我随时派人送过去。但是你也别忘了多教教他们,算是看在你的老首长的份上。”

    沈耘答应的非常干脆:“老首长,您就放心吧。”

    与郎天平闲聊了一阵子,电话终于挂断了。在那一瞬间沈耘长舒一口气,心道跟老狐狸打交道果然要小心谨慎。

    第一集团军要人的事情就此宣告结束,濮明昌还在其他几个集团军奔走,而时间转眼已经逼近新春佳节。

    到了年关,战士们的情绪格外低沉。尤其是在几名准予探亲假的战士离开之后,持续的状态低迷让苏恩阳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营长,往年这战士们也还好好的,怎么今年这情况格外严重。我问过不少战士,连他们都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可就是比其他时候格外想家想亲人,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恩阳不知道,是因为他没有真的经历过。

    但是沈耘很清楚,因为他自己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因为战士们今年付出的太多了,而得到的荣誉也多了,所以心里想要的东西也会格外多一点。”

    想要什么,苏恩阳还没有搞清楚,沈耘不得不说将话说的明白。

    “你想啊,往年二营一成不变的样子,战士们自然心里没有什么想法。可是今年年终考核全师第一,涌现出来的进步标兵和训练标兵什么的都多了很多,这个时候,难道你不觉得没有人跟自己分享这种荣誉感会让人非常失落吗?”

    苏恩阳这下子全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战士们想要见见家人了。

    可是,对军营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件非常难完成的人物好吗?苏恩阳陷入了困惑。

    眼下的情况似乎成为了一个死结,从上周开始就已经放宽了对战士们给家里打电话的限制,可是似乎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沈耘看着苏恩阳皱眉的样子,顿时笑着摇摇头:“其实这事儿很好解决的,而且只要利用的好,完全可以成为激励战士们努力训练的一个契机。”

    “教导员,咱们营里经费应该还剩不少吧。”

    习惯了沈耘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说话方式,苏恩阳点点头:“今年有你从团里要物资,经费自然剩下不少。”

    “那就好,这事儿没钱支撑还真不行。这样,这几天你跟我都辛苦一下,咱们这样办。”

    凑到苏恩阳身边,沈耘说出了一个让苏恩阳惊讶不已的办法。他完全没有想到,在军队还能这么玩。

    “营长,你这脑子怎么长的,我是真的服了。太厉害了,想必战士们看到之后,肯定也会惊讶不已,到时候估计会让全营都哭出来。行,这事儿我来办。”

    苏恩阳说完之后便急匆匆地去档案柜前找资料,沈耘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