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参谋要二送二
    一脸懵逼看着郎天平非常主动一一答应了自己要去的人手,濮明昌感觉这个世道真的变了。

    “我说,合着咱俩的交情,还不如个后生的名字?郎天平,我要跟你绝交。”

    濮明昌佯怒。

    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要人这种非常容易扯皮的事情解决了,濮明昌心里巴不得呢。要是沈耘手眼通天,在其他单位也有这种影响力——濮明昌想想就觉得有点小激动。

    郎天平闻言嘿嘿一笑。

    “沈耘那小子要人,肯定要搞出一番大动静。别的不说,就说这大动静里头有我第一集团军的人充任主干,我这里就跟着沾光。”

    “至于你,”郎天平上下打量了濮明昌几眼,这才悠悠地说道:“咱们交情归交情,这公私还是要讲分明的。”

    就知道郎天平嘴里没好话,濮明昌直翻白眼,偏偏无话可说。不过挤兑过濮明昌之后,郎天平却忽然问道:

    “话说,刚才听你说还差两个参谋,你心里有数没?准备去哪打秋风啊?”

    被问到这个,濮明昌摇了摇头:“合适的参谋人员哪里是那么好找的。说真的,我这会儿还在发愁的。你说哪个参谋愿意去营级作战单位啊,沈耘这小子还要求挺高,能力一般的都不要。”

    郎天平闻言眼珠子转了几下,却并没有跟濮明昌闲扯。两人闲聊了一阵子,等濮明昌离开之后,回到办公室的他立刻拿起电话。

    “你好,给我转接军区司令部韩司令员的办公室。”

    业务娴熟的接线员不过数秒钟之后就将两条线路正确接驳,电话里几声提示音后,韩尚清温和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好,我是韩尚清。”

    “司令员您好,我是郎天平。”

    “怎么,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记得你前几天才来过军区的。”

    当日郎天平虽然是在参谋部有公务,但依旧例行拜会过韩尚清的。所以韩尚清此时非常纳闷。

    郎天平收起了刚才跟濮明昌说笑时候的放诞不羁,非常严肃而小心地问道:“司令员,濮明昌刚才带着您批的条子来过。我是想验证一下,您真的批准从我这里调走这么多人?”

    “没错,就是我批复的命令。”

    言简意赅的回答让郎天平心里开始兴奋起来:“那,濮明昌说,这次是沈耘那小子的主意,也是真的?”

    沈耘虽然在郎天平的第一集团军呆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但是在那里留下的辉煌并不小。

    一场演戏的胜利,基本上全都出自沈耘操刀。就凭这份本事,郎天平就认定沈耘是个非常能打仗的军官。这种人在军队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香饽饽的。

    “是的,连我都没有想到,我把他要回来半年没动静,这一出手,就让我都心里热血沸腾了。”

    合成营的计划让韩尚清老怀大慰,此时提起来依旧有些小小的得意。毕竟如果他没有及早出手,沈耘只怕就被留到卫戍区了。

    郎天平适时恭维:“还是司令员慧眼识英才,而且您老对沈耘可是真的非常关注啊。这小子去特种部队之后,就连我都查不到他的情况。不过您老这回可是偏心了,他走的时候就是从我第一集团军走的,回来也应该会老部队啊,这么一个优秀的人物,怎么给弄到装甲部队去了。”

    韩尚清登时乐了。

    “你郎天平说话可是要讲理啊,我把沈耘送到你第一集团军,你想给他安排什么职务?”

    郎天平语塞。

    虽然他不知道沈耘准确的晋升时间,但是算算怎么着也是少校,营级的职务倒是不少,可是像沈耘这种的,生来就是带兵,搞其他工作根本就是在浪费他的才华。

    很可惜,莫说当时,就是现在,第一集团军想要安排个营级主官也没有可能。

    一个萝卜一个坑,坑都填满了,哪里还容得下额外的萝卜。

    嘿嘿笑了一声,将这个尴尬的事情揭过,郎天平继续问道:“我听书,这个合成营对参谋的素质要求很高。司令员,我倒是有个主意。”

    难得郎天平这么主动操心他第一集团军外的事情,韩尚清倒是来了兴趣。

    “说说。”

    “您看啊,我的想法是这样。沈耘这会儿缺参谋,而且我听濮明昌说,这个合成营兵种不少,所以我就想着,我这边主动给沈耘赞助一些,多派两个参谋过去。”

    “或许他们的能力赶不上沈耘那小子,也比不过夏锐和上官鸣灵,但胜在人多啊,在各自的专业方向他们可以更加迅捷地提供情报和作战计划。”

    “先让他们干着,然后等沈耘物色好了人手,再回来也不迟。”

    韩尚清冷哼一声:“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怎么,眼热了,想偷师了?”

    被韩尚清说破,郎天平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还是不要脸地嘿嘿一笑:“司令员您说的哪里话,我这是跟沈耘那小子互利互惠。”

    “你们学习的精神,我很欣赏。派人去的事情,只要沈耘那小子不反对,我也没意见。但是郎天平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偷师之后私自组建合成营试点,你就等着挨处分吧。”

    说完之后,韩尚清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椅子上的他,回想着郎天平那循序渐进的询问,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合成营不是随随便便把数个兵种组合在一起就作数的,沈耘的这份计划书才是真正的精髓。只有通过这份计划书里的内容,加上沈耘自身对合成营的总体把握,这样才有成功的希望。

    可以说,合成营的建制反而是这个计划中最边缘的东西,真正的核心就是这份计划书和沈耘。

    军队跟地方一样,也有很多先斩后奏的事情。

    尤其是郎天平这种胆子大的军长,他们关心的都是如何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为了这个目标犯一些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他们也不在乎。

    韩尚清就怕郎天平什么都没有搞明白,随便送几个参谋回去学习一段时间然后照猫画虎。

    后果,自然就是浪费了大量的军费搞出个四不像里,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