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沈耘的名字
    不得不说,濮明昌虽然是老好人,却也绝对是只老狐狸。

    得到韩尚清的批示,打秋风之旅的第一站他就放在了第一集团军。

    这也实在是被沈耘逼的没办法了。

    不管是战士还是参谋军官,沈耘在第一集团军要的最多。防化分队,电子对抗分队,还有两个宝贝一样的参谋。如果不能一次性解决的话,他怕下次再来第一集团军,估计连门都进不去。

    濮明昌的任命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而且合成营的筹备也在保密状态。

    对于濮明昌的到来,郎天平表现出了极度的好奇。

    “老濮,你个老小子不在军区政治部喝茶看报纸,来我这里做什么?”

    喝茶看报,濮明昌当然没有落魄到这个程度。

    不过郎天平和濮明昌还真是老熟人,两人曾经还在同一个团不同营当过同事,所以多少有点交情。故而郎天平也敢这么跟濮明昌开玩笑。

    濮明昌摇了摇头。

    “比不上你郎大军长公务繁忙,所以能抽空回来看看老朋友老战友。”

    老好人的形象让郎天平没有设防,倒了茶放在濮明昌面前,乐呵呵地笑道:“得了吧,你濮大善人什么情况我不清楚?说说吧,来我这里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从你这里挑几个人。军区要用,必须要给。”

    郎天平很惊讶濮明昌说话这么强硬:“军区要人,怎么派你下来了?直接下发命令就行了。老濮,你老小子不会是狐假虎威吧?”

    郎天平是什么人。

    这可是一个跟沈耘一样猴精,而且从来不会让自己吃半点亏的人。

    濮明昌反常的行为使得他内心在好奇的同时,也升起了戒备。

    面对这样一个小心的郎天平,濮明昌知道自己来对了时候。一旦自己到处挖人的事情暴露出来,他还真的有可能进不来第一集团军的大门了。

    在郎天平玩味的眼神中,濮明昌打开自己的公文包,掏出韩尚清签署的文书。

    “这是司令员签署的东西,你自己看看。”

    郎天平的脸色瞬间垮了,还没看文书,就已经无奈地叫道:“还真有啊。我说老濮,这玩意我不看行不行。你也知道,我第一集团军小门小户的。”

    开玩笑。

    第一集团军要说小门小户,那整个东南军区其他集团军就该去要饭了。虽然兵种上跟其他集团军没有多大差别,但是第一集团军的满编建制可是最多的。

    为什么沈耘对第一集团军情有独钟,除了他在这里有过最为充实的一段经历之外,就是因为第一集团军有很多他想要的东西。

    濮明昌这个时候终于能开怀大笑了。

    刚才被郎天平一阵挤兑,老好人也带上情绪了:“郎大军长,你就别装可怜了。这是命令,不是商议,你执行也得执行,不执行也得执行。”

    “知道军区为什么要让我来吗?因为谁都知道,我人畜无害。这次不仅是你第一集团军,还有其他单位也会遭灾,所以把心理放平衡一点。”

    濮明昌说的是大实话,郎天平很清楚。

    到了这个地步,郎天平也只能乖乖接受了:“行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要从我这里带走谁。”

    一把捞起桌上的文书,郎天平看了一眼就大叫道:“夏锐,上官鸣灵?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还要防化团的一部分战士和电子对抗团的,你们这是要重新组建一个团吗?”

    现在全军上下都在军改,东南军区一直在向精简人员数量提升战士素质的方向发展,可是现在居然要重新组建一个团级编制,这中间实在有太多问题了。

    新组建的团归什么单位管辖,团长政委人选是谁,郎天平瞬间发现这简直就是一块大肥肉。

    濮明昌摇了摇头。

    “不是团级,是营级。不过人数和成分稍微复杂一些。”

    “不可能。”郎天平直接站起来,义正言辞地拒绝:“我的一个上校参谋长和一个少校参谋,还有这么多精锐战士,送给你们去组建一个营?什么营这么拽,要用参谋,还一口气要一个上校一个少校。那这个营长什么军衔?他有资格跟夏锐平起平坐吗?”

    一连串的问题,是郎天平发自内心的抗拒。

    濮明昌当然理解他的这种心情,甚至当初他听到沈耘点名,心里也是这种感觉。

    “不是两个,准确地来说是四个,除了夏锐和上官鸣灵,我还准备去第三十一军忽悠两个过来。至于营长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他曾经在夏锐手下做过事。资历么,说起来不算太好,但也绝对不差。这个答案够了吗?”

    郎天平头都不抬:“你直接说名字,我现在就找他算账。”

    “沈耘。”

    没有一点犹豫,濮明昌就把沈耘给卖了。

    反正这事儿也保密不了多久,与其让自己跟郎天平在这里扯皮,还不如把沈耘那个尖牙利嘴的小子供出来,让郎天平对对付他。

    濮明昌是这么想的,不过郎天平的表现让他瞬间失望了。

    “沈耘?这小子回来了?”

    份属不同的集团军,沈耘一个小小的中校,也没有搞出什么大动作,自然无法引起郎天平的注意。

    当初沈耘被忽然带走,直到数年后忽然出现在一号嘉奖令上。郎天平确信沈耘做出的贡献比他留在第一集团军大,心里倒也没有什么芥蒂。

    只是这小子回来居然也不跟自己说一声,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居然是这小子,算算时间,他也该是个中校了,资历是够了。”

    “夏锐那头倔驴到现在唯一念念不忘的下属就是他沈耘了,现在既然有机会能够共事,倒也不错。不过我得先征询下他的意见。”

    “上官丫头心气高,你要跟我说清楚了沈耘这小子到底要搞什么,我才能帮你说服她。至于防化营和电子对抗营的战士,每个兵种十五人够不够,不够我可以再加几个。”

    濮明昌傻眼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韩尚清的批复和他濮某人的面子,居然还比不上沈耘这小子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