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司令员,我得要个条子
    看着濮明昌一脸呆滞,沈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首长,我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

    “嗯,啊,不不不。小伙子很厉害,司令员说的没错,你小子确实是个能搞事的主。不过就我这些年的经历,我感觉你小子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当初沈耘编写计划书的时候可是留了个心眼,知道是合成营中能够发挥作用的兵种,他都写了一遍。

    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在战术协同方面动了很大脑筋,而且整理成体系也确实让沈耘连续数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过觉。

    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司令部对即将组建的合成营具体编制并没有做硬性规定。这个合成营最少也是五个连三个分队的编制,最多,总人数会达到三个满编营。

    现在六团的总人数差不多也就三个半营。

    向濮明昌要的这些人,是沈耘当下需求最为迫切的一批。

    虽然已经有了可以的精简,但如果濮明昌能够将所有需要的兵员要过来,满打满算也是两个营。

    其实那声“嗯”才是濮明昌真正的心声,之后的“啊”是濮明昌反应过来之后为了掩饰前一声发出的。最后那长长一段话,算是圆谎才说的。

    沈耘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要求有多恶劣。

    不过为了合成营的未来,他还是决定厚着脸皮继续下去。

    “首长,以上的这些都是合成营将来必备的。除此之外,就是参谋人员。您经验丰富,要不给个建议?”

    濮明昌彻底无语了。

    成建制的连祸害了两个,还想要参谋人员。

    军中参谋人员虽然地位不太高,可是优秀的参谋人员到哪都是稀缺物。他一个合成营到底还是营级编制,拿什么招揽优秀的参谋人员。

    濮明昌这会儿就剩下没给沈耘一个白眼来暗示他有多痴心妄想了。

    可是挑人偏偏又是他的职责,这会儿想要推脱都没有借口。

    无奈地看着沈耘,濮明昌摇摇头:“说吧,你自己有什么中意的人手。参谋人员变动太快,我根本不了解。”

    沈耘嘿嘿一笑,濮明昌就知道自己又上了这小子的套。

    “其实吧,我心里倒是有个成熟的想法。第一集团军第一机步师一团,团参谋长夏锐来当合成营的参谋长。”

    “然后第一集团军司令部作战研究室少校参谋上官鸣灵。剩下的您随便挑两三个就行。”

    四到五个参谋,这是合成营参谋的最大限度了。

    然而比起合成营最少七个以上的兵种,真到用的时候,这个人数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因而沈耘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老上级身上,夏锐对参谋人员的严苛,以及他对其他兵种的了解和认识,绝对是沈耘见过的团级以下参谋人员中最厉害的。

    当然,现在沈耘担心的就是这位老上级肯不肯纡尊降贵了。

    他已经做了亲自跑一趟的准备,就算是硬绑,也要将夏锐给绑过来。

    至于上官鸣灵,这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外界传说他沈耘是东南军区的宝贝疙瘩,这个可能还有些夸张。

    但是上官鸣灵绝对是第一集团军的宝贝疙瘩,还是第一集团军公认了的。比起沈耘这种外界传闻的,档次高了不止一节。

    听名字就知道,上官鸣灵是个女孩子。

    非但如此,她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不要觉得因为这样她就是凭借姿色上位的花瓶了。上官鸣灵跟普通的女子绝对不一样,她当过特种兵,进修过电脑技术,对防化兵通信兵都有相当的了解。

    沈耘要她过来,就是打着压榨劳动力的主意,让上官鸣灵负责工兵防化兵电子对抗分队的参谋工作。

    说真的,像上官鸣灵这样一专多能的参谋,沈耘是真的想多要几个过来。可惜这种人毕竟只是是少数,这些年的时间,沈耘见过的也就那么几个,能撬过来的,也就这一个。

    两个从沈耘口中冒出的人名就已经将濮明昌震了个底朝天。

    “我说,第一集团军的事情你小子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就应该知道这俩人有多难请。夏锐那个倔驴就不说了,除了郎天平那个家伙当宝贝,没人喜欢他。”

    “可上官鸣灵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难道你就那么想着我被人家第一集团军的所有人翻白眼吗?”

    濮明昌这会儿是真的爆发了。

    不过沈耘还是那样的没脸没皮。

    “首长,没难度的还用得着您出马么。合成营这么重要的地方,关键位置可不能随便啊。”

    濮明昌气乐了。

    “行行行,你说的都有理。这样,你还要什么人,直接划下道来。也省得我一一追问了。”

    濮明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谁知道沈耘在这个时候却忽然回答:“没有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握紧了的拳头狠狠砸向了空气。无处着力的憋闷让濮明昌无话可说,直接转身上车离开了二营。

    连夜回到军区的濮明昌一早就找到了韩尚清的办公室里。

    “司令员,沈耘这小子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当真是搞事情的一把好手。”

    “怎么,闹到你头上了?”濮明昌这样的老实人都被沈耘弄得闹起情绪,韩尚清瞬间含笑抬头看着他,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濮明昌摇了摇头。

    数十年的老好人自然不会因为沈耘这样的不要脸破功:“倒不是因为这个。主要是这小子胃口太大了,他以前的上级,还有第一集团军的宝贝蛋,还有两个在全军区都出了名的连队。我感觉我做完这项工作,从此我就成全军区声名赫赫的坏人了。”

    “所以啊,我今天来是向您求援的。”

    濮明昌顿了顿,提出了他的要求。

    “您得给我打个条子,可不是我怕得罪人。主要是我怕我这老脸不值钱,到时候要不扯着您得大旗,那小子要的人我求不来。”

    韩尚清被濮明昌这句话逗乐了。

    “软硬兼施,看来你濮明昌这几年也有些进步了。好,既然你要,我就给你。但是你得给我听好了,你怕得罪人,我不怕。沈耘说的这些人,你必须给我准时弄到新基地去。”

    看着濮明昌乐呵呵地走出办公室,韩尚清摇摇头,轻叹一声:“这老的小的个个不让人省心,就看这次凑到一起,能搞出什么事情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