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让沈耘提建议
    “啊?”

    沈耘听到通知的时候,登时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师部居然会给他这样一个任务。

    这跟当初季永民下命令让一营三营的军官到二营来学习还不一样。这次是他一个人,前往师部会议室进行为期三天的综合性汇报。

    二营的成绩能够突飞猛进的原因,还有他个人的一些经历,都在此次报告的范围之内。

    鉴于还不清楚师部首长都是什么脾气,沈耘当真不知道这次的汇报到底该怎么搞。

    难道,真的要像给缪胜他们讲课一样,毫不留情地讽刺和批评,然后抬高自己的话语权。

    沈耘之前的高傲固然有他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但更多的还是在表演。能够支撑他表演下去的,单纯只是他对二营的责任感和期待感。

    但现在呢,完全就没有表演的理由。

    看到苏恩阳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沈耘无奈地摇摇头。

    “算了,虱子多了不愁咬。不就是汇报么,我就不信他们能把我给吃了。”

    “我的大营长,你自己好歹有点自信吧。看看你肩膀上是什么东西。”

    两毛二,副团级,军衔比职务高了一筹。或许在全师这都是独一份,沈耘看过之后耸耸肩膀。

    “看这个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害怕那些首长们有什么问题。我甘心的是我拿什么来镇场子,没跟他们打过,总是感觉说话没有说服力。”

    被沈耘的问题惹得哈哈大笑一阵子,苏恩阳这才收拾了手里的东西:“算了,你还是继续想吧,我出去有事。”

    坐在办公室里的沈耘,皱着眉头久久不能舒展。

    两天后,师部大礼堂,上百位大大小小的军官济济一堂,看着沈耘阔步从礼堂外走上舞台,身体挺直了站在最中央向大家敬礼。

    “各位首长,各位战友,大家好,我是六团二营营长沈耘。今天我要为大家讲述的是,思想改革必定先于军事改革。”

    坐在最前排的黄曦等人惊讶地发现,沈耘居然么有佩戴话筒。他完全是凭借十足的丹田气息让偌大一个礼堂所有人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就凭这基本功,黄曦就开始对沈耘刮目相看。而他论述的题目,更是引发了黄曦的兴趣。

    “当今世界,风云变幻。每个国家都在不断地组织科研团队研发新式武器,这些新式武器大都有这样一些特点——无可替代的功能,巨大的杀伤力,便于操控,以及普适性。”

    这段话倒是让所有人无可辩驳。

    “但每一种新式武器的出现,必定意味着有一种作战思想早一步出现。用一句经济学的话讲,就是产品都是为需求服务。”

    “事实上,我们装甲部队的出现就是最鲜明的例子。一开始坦克出现只是为了配合步兵行动,为步兵提供必要的遮挡和掩护。”

    “这种情况,一直到大纵深理论的提出,这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那个时候开始,坦克被大量制造并形成了集团化的进攻方式。”

    “实践证明,在某一个时期,所有的战斗都是围绕坦克之间的对抗进行的。”

    “之后的步坦协同,空地配合,都是理论出现之后,武器装备战术战法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后来的空地一体化等等之类的思想,都直接造成了不同国家在军事上的发展方向。”

    “所以,想要提升我们的战斗力,就必须要先用先进的军事思想来武装大脑。之后才会有为了实现这种思想而进行的军事训练。”

    “想必在座的诸位都已经看过今年年终考核的成绩表了。今天我站在这里的原因,大家也都很清楚。二营从前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大家也都很清楚。”

    “我们都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所以应该相信,这不是什么奇迹。而我也以自己的荣誉保证,二营的成绩没有任何作假。”

    ……

    侃侃而谈的沈耘并没有因为时间推移声音就有削弱,恰好相反,似乎是说到了兴奋的地方,沈耘的声音一直保持高亢。

    两个小时过去了,沈耘总算是停了下来:“好了,今天我的汇报就到这里了。明天将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行下一部分的汇报——二营变化背后的故事。”

    结束语说完之后,一直保持安静大礼堂瞬间爆发出炸裂的掌声。

    不得不说,沈耘在没有毒舌的时候,讲述的很多东西都值得在场所有人学习。

    今天他是真的拿出了很多干货。引入思想革新之后,他将自己总结出来的很多东西很是慷慨地拿了出来。

    掌声过后,便是很多人即刻展开的议论。不过这已经跟沈耘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师部的三位巨头带到了黄韬的办公室。

    沈耘不是第一次面对军衔这么高的军官,但却是第一次面对自己的直接上级。

    三位巨头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过话,只是一个劲地看着沈耘。

    四双眼睛相互看着,足足过了五分钟,赵勇鹏这才咧嘴笑着向沈耘说道:“小伙子很不错,今天这精气神啊,可以当咱们师的标杆了。”

    沈耘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事实上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做到。

    记得上一世他大一军训的时候,军训基地的一名中校给他们讲话。讲话不到二十分钟脑门上就被蜜蜂蛰了,可是他纹丝不动继续了一个小时。

    当他讲话结束的时候,脑门上已经起了指肚大的一个包。

    从那个时候,沈耘就对铁血军人抱着一种莫名的敬佩和尊重。

    而这一世自己同样身为军官,只是扯着嗓门讲了两个小时,就得到这样的夸赞,这荣誉来的确实太容易了。

    沈耘的淡定被三人视为是宠辱不惊,对于沈耘的态度也越发和善起来。

    “沈耘,二营今年的改变我们都看在眼里。今天你给我们上了非常及时的一课。”

    “正如你批评二营战士的话,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也成了躺在前辈功劳簿上的蛀虫。”

    “所以,对于咱们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