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可别后悔啊
    昨夜一阵小雨,训练场上略显沧桑的草叶上还挂着露珠。

    站在这片草地上,战士们斗志格外昂扬——不为别的,只因从今天开始,年终考核就要开始了。

    下一年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完全就是由这短短的半个月决定的。

    如果年终考核成绩让首长们看不过眼去,那么营长肯定要承受首长们给与的批评和压力。而营长自然不可能就这样默默忍受着,总要想要来年打翻身仗。

    一级压一级,到了战士们身上,自然就成了更加严格和艰苦的训练。

    老兵油子们对这个具有非常清楚的认识,所以早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开始,就一再告诫新兵们这次一定要用尽全力。

    “别的时候吊儿郎当可以,就这几天不行。谁要窜稀,就等着加练吧。”

    不论新兵老兵,但凡听到班长这句话,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一种非常严肃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到了训练场上,就瞬间转化为强烈的斗志。这种斗志使得他们心跳加快,血液流速瞬间飙升,只等着营长的口令下达,瞬间就会转化为实际行动。

    而在二营的训练场上,战士们的思想境界却明显比之还要更胜一筹。

    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检验过去一段时间学习的成果。这样的话给一个成年人来说,他们是不信的。

    因为就每个人十多年的学习经历而言,大部分人是为了考出一个好成绩。然后,嗯,为了更好地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学习。

    十二师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是二营的官兵们并不一样,他们面对这场考核,真的只是单纯为了检验过去这半年时间里自己的进步。

    毕竟,论成绩,还有什么比打败一营和三营更具有说服力。

    而此时他们看沈耘的眼神,早就没有了从前的不服和不快——一场胜利带给他们的除了更多的自信,还有对沈耘的敬服——原来不仅仅是白小军一个人。

    “是骡子是马,今天就要拉出来遛遛了。除了个别项目,其他的都有三次机会,所以最终在纸面身上的数据就代表了你们的真实水平。”

    不再说那些讽刺的话,沈耘做起动员来还真是一把好手。

    “如果你们认为上次对抗打赢了一营和三营就已经满足了,那我无话可说,这场考核可有可无。但是如果你们心里头还有那么一点作为男人的血性,还有那么一点作为军人的骄傲,那么你们就不应该仅此而已。”

    “六团之外,还有五团,七团,还有炮兵团。想要成为首长们手中的尖刀利刃,就要把这些队伍都压下去,这样咱们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不是喊着首战用我就能让首长们用我们的,我要的是首长们面对战争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

    “现在,机会交给你们,能不能把握住,是你们的事情。现在我宣布,考核正式开始,按照之前的考核计划,迅速展开行动。”

    “是。”

    一声铿锵有力的回答代表着二营全体官兵的坚定决心。

    在沈耘的口令中,三个连整齐有序地赶赴早就安排好的考核场地,在营部军官的分配下,各自展开考核。

    动员完之后,沈耘便开始在各个考核场地上开始巡视。

    说起来这半年时间,让他对二营的每一名战士都有了基本的了解。所以每到一个考核场地,他都会驻足观察一阵子。

    眼前这名战士正在进行坦克驾驶的口试环节。

    比起实操,口试显然更加复杂一点。没有将实操的细节深入骨髓,是不可能将问题回答得滴水不漏的。

    三个月的强化训练练的就是这个。

    这是个一年兵,刚好所有的训练他都赶上了。此时听到黄士官长的询问,只见他闭上眼睛,双手似乎在模拟着操作过程,口里同时念着操作口诀。

    慢是慢了点,不过非常准确。

    沈耘相信让他到了坦克里,他的动作应该比口述要快很多,完全能够达到强化训练考核的指标。

    看着他连续准确地回答了黄士官长提出的几个问题,终于被宣布考核满分,沈耘带着笑容夸赞道:

    “罗名希,做的不错。看得出来,这段时间训练很认真,跟刚开始训练完全不一样了,继续努力。”

    说完之后,沈耘拍了拍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的肩膀,而后缓缓离去。

    在他的身后,这位叫做罗名希的战士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脑袋向两边不停转动,对着身边的战友激动地叫道:

    “看到了没,看到了没,营长居然夸我了。哈哈哈,营长夸我了,万岁。”

    而在他的身边,瞬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掌声不仅是送给他的,也是送给在场每一位战士的。

    所有人都相信,他们跟罗名希表现会是一样的优秀。既然沈耘夸了罗名希,那如果是自己,肯定也能够得到夸奖。

    这可是沈耘第一次在二营当着大家伙的面夸奖一个人,这份夸奖简直太珍贵太具有纪念意义了。

    当沈耘回到原来的位置,苏恩阳正冲着他微笑。

    “怎么了,教导员,今天感觉遇到大喜事了。”沿路看到战士们表现优异,沈耘自然心情很不错。见着苏恩阳,很是习惯地开起了玩笑。

    苏恩阳点了点头。

    “开心,我当然开心啊。不仅开心战士们的表现,也开心你这个搭档终于在二营树立了正面形象,往后我这个教导员终于不用让人看起来你不和了。”

    合着是为了这个。

    沈耘哈哈大笑起来。

    “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教导员。”

    “哎,可别,”苏恩阳连忙摆摆手:“怎么说我也是二营的教导员,说的就像我是外人似的。我可是跟二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遇上你这样子让人不省心的营长,我辛苦我乐意。”

    看苏恩阳这个样子,沈耘畅快地大笑。

    而后意味深长地对苏恩阳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往后累瘫了可别跟我诉苦,也别跟团长政委打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