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拭目以待的三巨头
    得到消息的季永民坐在办公室里只是乐呵呵地笑着。

    能够借助沈耘打掉六团军官身上那毫无实力支撑的傲气,不得不说是这次学习的意外之喜。

    当然,季永民更加乐于看到的,是不久之后的年终考核。

    比起每个季度的考察,年终考核的科目异常完整,而且考核的成绩将作为各单位年度评定的一个标准。

    军队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出了极其务实的作风,不管什么单位,你的思想建设和军事训练必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单纯的思想建设优异也并没有什么用——军队固然需要用党的理论武装头脑,同时也必须要用过硬的本领武装四肢。

    二者是相互辩证的关系,缺一不可。

    季永民的期待没有维持多久,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江南这片大好的地方刚刚开始零零星星下起小雨,年终考核也正式宣告热闹地展开。

    师部。

    政委木浩然跟师长黄曦两人正与参谋长赵勇鹏谈论此次考核的事情。

    除了开会,三巨头因为各自工作繁忙,鲜少能够凑到一起。很多时候连吃饭都搭不到一个茬上。

    可就在今天,三人破天荒在黄曦办公室里,围着桌子坐成一圈,有说有笑地谈论着。

    “师长,这次考核,你看好哪个团?”

    十二师总共就四个团,其中三个装甲团,一个装甲炮兵团。此次考核总体需要半个月时间,还没有正式开始,三个人就开始预测起结果来了。

    “参谋长,你这可是存心让我难堪呐。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我该看好哪个?”

    黄曦先是强调了自己的立场,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这才幽幽叹道:“说真的,我倒是希望今年的名词不要跟去年一样。每年拿到的整体成绩都是那个样子,这心里总是感觉不得劲啊。”

    说到这里,赵勇鹏也点了点头:“你说咱们十二师到底是装甲师的牌子,结果呢,年年都是炮兵团考核成绩最好。”

    “所以上次我见了五团长,当时我就跟他说了,今年要是再弄不出个样子,就等着在年度总结会上我点名批评他吧。”

    黄曦这样威胁,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装甲部队成绩上不去,就算炮兵支援到位,战斗力依然是一团糟。那对十二师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没有说话的木浩然忽然开口。

    “其实,你们都关注错对象了。我也发表一下我的意见,今年啊,我看好六团。”

    “六团?”

    黄曦和赵勇鹏同时惊叫出声,除了前些时候六团自己内部搞了一个对抗,弄了个一场半天就结束的演练之外,即便他们把报告写的非常花哨,可是六团底子就在那里,能强到哪里去。

    何况一营的战斗力到现在黄曦还记得呢,那时候他们下去视察,一营当着他们的面掉了链子。

    一营被重点关注就是因此而起,所以到现在为止,一营那个掉链子的标签还在他们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根据往常的成绩分析,一营已经是六团战斗力最强的营了。这次被二营打了伏击,最多也就说明二营成了后起之秀,可是对于六团整体而言,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

    木浩然看着两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你们以为,六团那次演练的结果只是一个偶然现象吗?”

    “难道不是?”

    “六团二营开展新书训练已经半年了,咱们只是听季永民他们说过,但谁都没有下去看过。不过我比你们可是多掌握了一些情况。还记得七月份那次考评吧?”

    提起这茬,黄曦和赵勇鹏两人瞬间来了精神。

    季度考评一直是政治部在管,他们两个自然也没有过多的过问。此时既然木浩然愿意说,他们当然想听听了。

    “上次考评啊,这个六团二营的营长可是了不得。战士们对他的评价完全是好坏参半,这种参半可不是数据上的,而是同一个人,对他有两种非常矛盾的看法。”

    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不得不说,这下子两人的好奇心完全被木浩然勾起来了。

    “还有这样的人?”

    部队里很多战士都是爱憎分明,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哪里有这样矛盾的评价的。

    “我当时也很奇怪啊。”木浩然嘴角扯起一丝笑容:“刚开始听到她的情况,我气得立刻就让尹主任起草文件想要让他下去反省一段时间。”

    “可是听完汇报,我却对这个营长起了兴趣。”

    “事后我专门查阅了他的资料,在我所拥有的权限范围内充分地认识了这位军界新星。不得不说,确实名不虚传。”

    木浩然回忆的神色更浓了,而黄曦和赵勇鹏两人也缓缓凑到了他的身边,认真听着他的每一句话。

    “这是一个敢想敢干的年轻人。从他身上,我能够看到华夏陆军的未来。”

    有这么夸张?两位忠实的听众心里同时冒出这样的想法,对视一眼之后,还是决定继续听木浩然的解释。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木浩然并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比起他嘴上的豪言壮语,他更是一个喜欢做实事的人。你见过不愿去军区机关增加履历,主动要求去基层当作训参谋的吗?”

    作训参谋是很多没有背景的军官谋求上进的一个重要通道,可就沈耘公开的身份,他似乎并不需要这个,但他就是去了。就凭这一点,木浩然就非常欣赏他。

    “参加科研项目之后,本来可以分配到更好的单位,他却去了特种部队。呆了一年多,立功不少,却忽然申请回到普通部队。我是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能折腾的小伙子。”

    木浩然双手一摊:“可他就是折腾出了不少成绩。”

    “从那一刻开始,我一直关注着六团二营的情况,不得不说,这将是一直可以让我们充满期待的队伍。”

    “我相信季永民不会傻到揣着这么块宝贝不知道利用,所以,咱们拭目以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