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基础不是因为简单,而是因为重要
    一场演练,让六团所有人都开始重新认识沈耘和他手里的二营。

    与此同时,季永民也宣布了另外一项命令,那就是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趁着二营还有最后一个阶段的训练,一营和三营的军官们都好好去学习学习。

    沈耘的军衔本来就是三个营长中最高的,有了季永民这道命令,也算是正式宣告沈耘和二营的地位,自此成为六团中最高的。

    地位高并不能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责任倒是多了不少。

    二营现在行之有效的训练方法和作战思想,都将成为其他两个营加上装步营的学习对象,沈耘除了每天正常督导二营官兵训练,从此还得给这些军官们进行培训。

    而第一天来到二营的其他三个营的军官们,看到沈耘给他们拿出来的教学内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军事地形学》。

    这简直就是一本神书,在场所有人在刚刚成为基层军官的时候,就已经学习过了这本书。现在沈耘将它拿出来,到底是几个意思?

    是觉得他们学的不行,还是觉得他们就是一群菜鸟?

    莫小闵还好说,毕竟在硬碰硬的时候吃了沈耘的败仗,心里也没有底气说三道四。

    可是缪胜就不一样了,到现在他心里还憋着不服呢。被季永民强行送过来学习就不说了,现在要学习的内容还是这种非常基础的东西,他如何能忍得了。

    “沈耘,你心里不愿意就直说,不用这么敷衍我们。军事地形学,这玩意你觉得教我们这些人合适吗?我们又不是刚进部队的新兵。”

    缪胜他们当然不是刚进部队的新兵,说老兵油子都非常合适。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不少军官的支持,三个营的很多军官开始交头接耳,场面一度陷入喧闹。

    沈耘没有第一时间阻止这种乱象,而是笑眯眯地看着下边的议论。

    站在沈耘身边的白小军已经看到了沈耘嘴角的笑意。这种笑意他非常熟悉,当初二营被无数次羞辱的时候,沈耘嘴角露出的就是这样一种笑意。

    如今,终于轮到这些人经历一遍了。

    不知为什么,白小军心里忽然又一种开心的感觉。倒也不是幸灾乐祸,大抵就是一种吾道不孤的畅快吧。

    果然,在白小军开心的下一刻,这些军官们就开始遭灾了。

    “很简单是吗?觉得在军校和培训班学习了军事地形学很了不起吗?读图的能力怎么样?综合分析能力怎么样?实地应用怎么样?”

    跟过年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问候工作工资学历女朋友等一系列问题的口吻一样,沈耘压根就当这些人都是身边充满爱的小学生。

    “地形的判读和战场的密不可分,你一营被伏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1102区域是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可是通过这片区域的时候你进行过仔细的侦查,做好被伏击的心理准备了吗?”

    “没有。”

    “你连对特殊地形的危机感都没有,还想让我给你讲什么?将战术战法?有用吗?你我兵力相同的情况下,有些因素是战术战法永远都弥补不了的。”

    “就算把我二营换成三营,你们一样是被全歼的下场,无非就是多拼掉几辆坦克,有用?”

    沈耘一摊手,忽然说了一句让缪胜差点吐血的话:“确实,还真有用,帮我削弱了三营的战斗力,好让我乘虚而入。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耘的话可谓句句诛心。

    偏偏他缪胜却无从反驳。

    “今天给你们讲军事地形学,不仅仅是重申地形对军事行动的影响,也是要提醒你们,基本的东西不是意味着简单,而是意味着重要。”

    “正好咱们的混战刚刚结束,大家记忆犹新,就拿这个当做例子来讲。”

    “在歼灭一营之后,缪营长曾经提及为什么不在中央区域混战。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首先,大家为什么会同时想到去中央区域。”

    拍了拍手中的课本,沈耘非常肯定地说道:“地形。”

    “中央区域的地形非常利于坦克迂回交战,能够最大限度地体现出部队的技战术水平,这是毫无疑问的。之后二营和三营的交战也说明了这一点。”

    “小树林,非常利于隐蔽的地方。但因为其附近的地势不是一马平川,加上六连行进当中借着风向释放烟雾弹,成功进入一个斜坡后方。”

    对于混战的复盘,沈耘侃侃而谈。

    这场混战全局此时都在他的脑子里,包括三方表现出的优点和失误,在这几天他都进行过深思,此时正好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三营在这场混战中表现其实可圈可点,失败的主要原因一个跟莫小闵后期的决策有关,还有就是三营的战斗力确实还有待提高。

    对于三营亮眼的表现,沈耘还是给与了充分的肯定。

    这一段分析首先便将三营的军官们安抚住了。

    有拉自然就有打。

    而且打的就是跳脱的缪胜。

    “反观一营,为什么我长途奔袭还能得手呢?同样跟对地图的判断有关系。”

    “零点出门的时候天气因素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距离1102区域的距离,比起一营来要远很多很多,同样在下雨,为什么我笃定这场伏击战可以打?”

    “地形图告诉我,从我的位置到1102没有任何障碍,但是一营却需要经过沟沟坎坎。尤其下雨之后,路况是什么样子我想一营的军官们都心里清楚。”

    “其实就算我不在1102伏击你们,后边还有两个点可以打伏击。这些事情,你们事先想到过吗?”

    一营的军官们沉默了,而缪胜此时犹如斗败的公鸡,颓丧地坐下来。

    喧闹声终于不再,这个时候沈耘才满意地点点头,打开手头的教材开始讲道:

    “基础内容不说,咱们直接开始上战例。往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咱们就不会重蹈覆辙了。”

    全程看着沈耘舌战群军官,白小军心里是越来越佩服沈耘了。

    佩服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认真听沈耘讲授夹杂着课本上的内容分析的战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