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做好手头的事情
    当三营彻底别突然插入的五连收割之后,这场对抗也就正式宣告结束了。

    从装甲内跳出来的莫小闵脸色有些灰败,不过,他并没有跟缪胜一样,对沈耘表现哪怕一点不服。

    他一个完整的营,先是被人家两个连打了个平手,而后又被迟迟未动的第三个连收割。不论是心理博弈,还是战术战法,莫小闵都不得不承认,他的三营,差了二营不止一筹。

    与此同时,团部的通知也适时出现。

    接到命令的二营和三营怀着不同的心情,一道赶赴此时季永民等人所在的边界位置。

    一个半小时之后,六团全体汇集在一座山坳中。装甲整齐地排列作三排,而战士们则依照建制形成方队站在团部一干首站面前。

    此时的季永民,一如往常一般温和:“本来以为这场对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毕竟装甲想要捉迷藏的话,只要补给充足,应该会维持很长时间。”

    “我没有想到,战斗结束的居然这么快。哪怕我在六连干了快二十年,我也没有见过效率这么高的对抗。”

    季永民的话语,让吃了败仗的两个营纷纷低下头颅。

    即便缪胜心里依旧有些不服气,可是季永民的话还是让他感觉到羞愧。向来号称六团第一的一营,这次居然被人家全歼,缪胜感觉这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季永民的目光在面前的战士们身上扫了一圈。

    “都抬起头来,吃了败仗就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将来还怎么指望你们上战场。”

    “本来即便你们输了,我一样对你们的战斗力有信心。但现在我算是看出来了,六团现在的状况,简直就是一团虚假的繁荣。”

    “一支没有精神的部队,跟气球有什么区别?稍微受点挫折,就成了这幅光景,我季永民当了这么多年团长,怎么忽然就发现六团在我手里就要完蛋了。”

    视荣誉感如生命的六团战士,因为季永民的这番话,严重涌出了泪花。

    二营还好,毕竟沈耘已经无数次当着他们的面骂他们是躺在前辈功劳簿上的蛀虫。

    可是其他两个营的战士心里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六团是个大家庭,季永民这么说,难道不意味着就连自己的团长都要对自己这些人失去希望了?

    “还好,今天咱们团终于出了一部分人,把你们狠狠地打醒了。”

    “缪胜,你之前不是跟我夸口说今天的胜利你们一营拿定了么?结果呢,怎么样,是不是现在还感觉不服气?”

    缪胜在电话里向季永民夸口,现在被季永民当着大家伙的面拿出来说,他心里当真是有些酸涩。只是季永民问起是否服气的时候,他依旧梗着脖子:

    “报告团长,我们的失败是二营打伏击造成的。如果正面对抗,我相信结果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正面对抗?”

    季永民气笑了:“看来沈耘说的对,你们的失败主要原因并不是什么战术战法,而是你们这些指挥官的脑子。”

    “是不是觉得国防工业发展了,所以武器装备什么的就随你挥霍了?正面对抗,那是在殊死较量的时候才能用的东西,你认为用在这里合适?”

    “不要说这只是一场对抗演练,就算是真正的战争,也没有到你这么大方的地步。尽可能在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同时保存自己的实力,你的中级军官培训白学了,啊?”

    “参谋长,把他们这次对抗训练的时候呈现的各类数据都跟咱们这位一营长说说,让他看看他引以为傲的正面对抗,会不会跟他想的那样获胜。”

    参谋人员全程通过远程终端观察了二营和三营的对抗。而伏击一营的战斗过程,也通过驻守在两个营的团部工作人员叙述得到饿了还原。

    季永民这么一说,参谋长便立刻走上前来,眼神凌厉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本次对抗演练各营各项数据评分情况,一营,运动能力,5分;反伏击能力,4分;军官指挥能力,4分;战术规避,5分;战术进攻,4分。因全程并未有其他方面的表现,不做过多赘述。”

    一营的能力仅仅体现在这三项上。

    缪胜听了听之后就变得无比沉默。

    “二营,战场能力,10分;运动能力,8分;伏击能力,9分;反伏击能力,9分;战术规避,8分;战术进攻,9分;军官指挥能力,9分……”

    二营简直就是这次演练评分的标杆。

    基本上作为装甲部队应该具备的能力,二营在这场演练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而且很多方面二营都得到了作战研究室的充分肯定。

    至于三营,虽然莫小闵最终指挥失误,但到底还是能够跟二营在这种正面对抗中打掉二营的不少装甲,不仅表现的方面多,而且得分也比一营高出不少。

    足足十五分钟的评定宣读完毕,参谋长后退几步,将发言权重新交到了季永民手里。

    “看看,看看。”

    被打伏击的不仅仅只有他一营,二营同样有被伏击的经历。只是二营从始至终一直表现的非常谨慎,哪里跟他缪胜一样,感觉在自己的地盘就大摇大摆。

    “为什么这次对抗演练要从零点就开始,而不是让你们在白天摆好了车马,然后再进行表演?”

    “因为过去很多次演习告诉我们,预设了剧本的演习,跟演戏没有任何区别。毫不隐瞒,这场演练从一开始我就看好二营,不为别的,因为他们的营长跟你们的不一样。”

    “缪胜,莫小闵,你们还在为博得师部考核团的赞誉重点攻坚的时候,沈耘在顶着二营全体官兵的误解开展强化训练。”

    “你们在营部思考着怎么样获得年度优秀评比的时候,沈耘在伸手问我跟政委要物资要弹药。”

    “你们不要总是想着自己的前途如何,做好自己手头的每一件事情,党和军队不会对你们的付出视而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