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沈耘问的可不是随便的什么气象站,而是驻扎在彭城近郊专门为这里两个装甲团服务的军队气象站。

    在这个气象站工作的气象兵都是在金陵气象学院专门深造过的,其中不乏硕士这样级别的人才。可以说就国内而言,这些人在这个行业绝对属于精英级别的。

    所以沈耘压根就不担心他们的预报会出错。

    而且在来之前,他已经吩咐留守在营地的军官每隔半小时就向他通报一次最新的气象预报。

    半个小时过去了,二营的装甲队伍已经向1102区域奔赴了近三十公里。

    而沈耘收到的最新消息,气象变化趋势跟之前一样。

    这下沈耘就放心多了,在装甲内的屏幕上看着外边漆黑的夜色中装甲集群飞速运动的画面,沈耘伸了个懒腰,向身边的战士点点头。

    “我先眯一会儿,待会儿下雨的时候叫我。”

    倒不是沈耘搞什么特权,战士们休息的这三个小时他一直在进行准备工作,这会儿真的是太累了。

    现在休息半个小时,等下雨的时候,他还要看着各连顺利赶赴目标区域,还有紧随其后的战斗,这一切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

    装甲摇摇晃晃,可是沈耘似乎没有感觉一般,得到战士的回应便迅速进入了睡眠状态。

    这种快速入眠的能力,是在特种部队长期训练得到的一种本能。

    当沈耘被叫醒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一点零六分,降水的偏差仅仅只有六分钟。而倾泻的雨水并没有对沈耘的计划构成哪怕一点影响,一切都在按照他的预想进行着。

    再度拿起通讯器的时候,沈耘的命令就显得正常多了。

    “各单位注意,从现在开始,我们在接下来的路程中都处于平地或者较缓的坡度。速度降到五十,注意保持距离。四连,随时向各单位通报路况。”

    速度缓慢下降的二营,在这无尽的黑暗中缓缓前进。于此同时,一营却并没有像沈耘想象的那样陷入困境。

    或者说,他们距离困境还有好长一段路程要走。

    白小军印象中的缪胜是个好战贪功的家伙,但他不知道能够坐到营长这个位置,没有一点老奸巨猾也是不行的。

    沈耘了解过的气象问题他同样也了解过,就是因为这个因素,他从零点出发之后,便一直让一营的装甲缓慢行进。至于目的嘛,还真是有些阴险。

    按照他的预想,三营行进路线上没有降水,自然是最先到达中央区域的。只要他放慢了速度,二营肯定最先跟三营遭遇,然后两方肯定要厮杀一番。

    等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带着一营再突然杀出来,到那个时候不但最大程度保证了一营的胜利,还能够给莫小闵一个交代。

    想法不可谓不巧妙,但他算错了一点,那就是沈耘并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混战的规则并没有要求三个营必须要中央地带,只是他们人为地认定在那里交战能够凭借地形这些东西最大程度地表现他们的水平。

    可是对沈耘来说,这次对抗的最终本质就是取胜,技战术那些玩意都是必须要正面交锋的时候才需要做的。

    缪胜还在营长战车里做他的美梦,哪怕前方的战车因为障碍不得不停下来进行紧急处理,他也没有在意。

    凌晨三点半。

    一营已经按照沈耘的计划,来到了1102区域。雨非常准时地在两点半的时候便宣告结束,但现在路上的低洼处已经汇集了大量的雨水。

    看着四周的地形,沈耘想了想,在通讯器里继续安排:“四连,向后行进三公里后绕到另一边,然后熄火等待我们的客人。”

    “五连,原地待命;六连,你们往前行进两公里熄火埋伏。白小军,到达指定位置后,你带两个人手去安排红外探测器,以便侦测对方的具体位置。”

    1102区域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

    沈耘料定一营会通过的道路,跟沈耘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个交叉的十字形状。

    四连之所以需要后退三公里迂回,一方面是沈耘害怕一营最前边的装甲看到他们行进的痕迹,另一个原因就是三公里之外才有通向对面的道路。

    而六连前去的区域地势比道路稍微高那么两三米。

    别看这两三米,缪胜的一营根本就爬不上去,因为在他们那个方向过来,遇到的只有两三米高的断崖。

    这么有利的伏击位置,沈耘如何能够放过。

    短短半个小时,全员到位,沈耘在指挥车里静静等候红外探测器发送消息。

    战车里其他人都被沈耘强行命令休息了,只有他一个人在等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眼看着天都快要亮了,沈耘都准备如果五点钟还不见一营的踪迹,他就命令大家伙绕道奔赴中央位置了,但就在手表指针指向四点三十九分的时候,白小军激动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来。

    “营长,他们来了。”

    “各单位注意,敌人已经现身了,准备战斗。记住了,等他们进入我们的包围圈,先打掉首尾,然后中间开花让他们陷入混乱。”

    “前段时间训练的夜间作战,现在要派上用场了。”

    沈耘感觉这会儿心脏都在猛烈地跳动,自从米国回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

    等着,等着,新雨后寂静的夜空中发动机群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沈耘知道一营的装甲马上就要全部进入他布设好的口袋了。

    白小军的通报适时传来:

    “营长,按照现在他们的速度,五分钟后,最后一辆战车将进入我们的伏击圈。”

    而根据他这辆装甲的夜视仪可以看到,再过十三分钟,最前头一辆装甲车也将驶出他们的伏击圈。八分钟的时间差,沈耘需要非常准确地把握开火的时间。

    完全抛弃了手表,沈耘的心里这会儿非常精准地开始计时。

    五分钟在他心里此时感觉就跟一天那么漫长,终于,在倒计时为零的时候,沈耘抓起通讯器,底气十足地命令道:

    “开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