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出门记得看天气
    “从坦克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过所谓的三方大战。即便是今天,也不例外。”

    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从次日凌晨开始的七十二小时之内,三个营将从各自的营地开赴演练场进行所谓的“混战”。

    今天一整天的时间,包括二营在内所有装甲都在团部来人的监督下安装和调试了激光对抗系统。

    而此时乘着月色正凉,沈耘开始给二营做最后的战前动员。

    “从三个半小时之后,整个六团三个装甲营,就只有我方和敌方两个阵营存在。”

    “我们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两个营的围剿。原因很简单,你们总需要为这段时间打过的实弹付出点代价。”

    “打实弹爽不爽,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而这次对抗,则决定了明年你们还能不能像这段时间一样继续爽下去。一营和三营确信是要结盟的,以一打二,你们怕不怕?”

    一打二呀,要是过去二营的战士们还真有点不好说。即便想要逞强,这心里也得犯点嘀咕。

    可是今日不同往日接近五个月的训练让战士们不论是从体能和技能上,还是从心理状态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沈耘问起“怕不怕”这三个字的时候,更多人心里涌现的是一种谁怕谁的豪气。

    “杀,杀,杀。”

    “很好,有信心,是好事。我很喜欢。过去五个月你们吃了那么多苦,流了那么多汗,是时候让别人看看你们的成绩了。”

    “从现在到零点,还有三个小时二十一分钟。我命令你们,立刻回宿舍休息。十一点五十分准时集结,零点准时开拔。带回。”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营和三营的营地,而所有的主题都指向最终的胜利。

    夜色,就在蝉噪中变得越来越浓,直到宿舍楼的灯光瞬间在一声哨响中熄灭,而后彻底化为一团墨色。

    夜越来越深,气温终于在太阳落下三个小时之后进入了一个短暂的低潮。轻微的凉风让鼓噪了一个前夜的蝉也忍不住闭上了声嘶力竭的嘴巴,一切似乎都在向沉寂的阶段发展。

    骤然,一声急促的哨音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打破。

    尖锐的鸣镝让本来偃旗息鼓的蝉唱瞬间为之应和,而本来就陷入战意的战士们的内心,也被这一声哨音瞬间引燃。

    血管里流动的灼热的血液促使战士们在短短五分钟之内就迅速整理好着装,以连队为单位迅速集合,而后组织登车开赴既定区域。

    坐在营长坦克内,沈耘紧紧握着拳头。

    来到二营已经半年了,新式训练也进行了近五个月。是骡子是马,现在就要拉出来溜溜。

    这次检验的不仅仅是二营的战斗力提升程度,同样也在检验他沈耘的带兵水平。过去那种依靠一个人的力量带着一支小队纵横捭阖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他必须要坐在这辆指挥装甲内跟地方的指挥官斗智斗勇。

    一张地图非常完整地浮现在沈耘脑海,这次的演习他决意要一打二还要赢得漂亮,方方面面的工作就必须要做到极致。

    夜色越发深沉,坦克发动机隆隆的声音盖过了这片区域内所有的声音。

    漫山遍野的回响让人有些分不清声源在哪,倒是为装甲的行进提供了一些可有可无的掩护。

    沉思半晌,就在坦克内其他技术性战士百无聊赖的时候,沈耘忽然抓起通讯器,发布了一条非常古怪的命令。

    “全体都有,改变行进方向,目标1102区域。前方地域开阔,直接变换三角阵型,全速前进。”

    演练的区域大致就是一块三角形的地区。

    沈耘口中的1102区域距离一营驻地一百公里,距离他们的位置也有一百三十公里的样子。

    依照当前他们二营的这些宝贝蛋的速度,为了保证后续的战斗能力,怎么说也要两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样子才能赶到。

    沈耘这是要干什么?

    白小军当即提出了疑问:“营长,您的意思咱们这是要在1102阻击一营?可是这距离咱们想要赶过去,人家一营肯定早就过去了。”

    缪胜是什么性格白小军也很清楚,那好胜的心性肯定会让他命令一营同样全速向中心位置最佳的作战区域赶。

    二营就这么过去,估计连人家的尾气都吃不着,更不用说阻击了。

    “小军,一个人想要出门,有一件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白小军被沈耘这突然的询问给问住了。

    沈耘这跳脱的思维他发现自己是跟不上了,索性直接问道:“营长,您就直说吧,到底是什么?我这脑子一直犯迷糊呢。”

    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沈耘为什么执意前往1102的白小军静静等待着沈耘的回答,而这个答案,却让白小军不得不佩服沈耘的脑回路来。

    “天气。”

    “早在我们出发的前十分钟,我已经详细地向气象站询问了今天晚上我们这片区域的气候变化。老天爷很给面子,今晚一点到两点半,覆盖了我们和一营三角区的一片区域,会有中到大雨。”

    “营长,您就不应该让咱们这么早就出来啊。”

    装甲淋雨或者在雨中行进,之后维护起来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而且在雨中行进,履带进泥后对行进速度也有一定的影响,白小军已经开始头疼了。

    “放心,咱们的宝贝疙瘩没有那么金贵。如果舍不得,就打起精神来,早些干掉其他两个营回去修整。”

    “可是这么远的路,咱们真能在一营前边赶过去?”

    白小军还是有些担心这次他们会白走一趟,可是沈耘此时却笃定无比。

    “连级主官,已经要学会经常看地图了。混战的通知下发一个多月了,训练再忙,也要多看看目标区域的地图,这样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先人一步的决定。”

    “一营想要到达中心区域,1102是必经之路。而在此之前,有好几个路段都是上坡路,还有两道深沟。这些地方都无可替代,他缪胜只能顺着路走。”

    剩下的不用沈耘说,白小军自己就明白了。

    一点开始的那场中到大雨,势必会让这些路段非常难走。一营的装甲队列也不像现在他们这样以三角阵型突击,所以肯定会浪费大量的时间。

    而白小军也并没有沈耘说的那么差,交战区域的地图早在很多天前他就已经看过了,现在经过沈耘提醒,回想起来的他瞬间发现——从他们这里到1102,最难走的路,恰好在没有下雨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