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不能说的计划
    沈耘很反常,苏恩阳能够非常明显地感受到。

    他需要一个解释,一个确定沈耘不是思想出了什么问题的解释。

    “我有一个计划,详细的情况现在还不能说。如果二营的训练能够按时完成并且达到考核的标准,那么到时候我向上申请。”

    沈耘的急切苏恩阳能够看得出来,心里极为好奇的同时,苏恩阳却硬生生忍住了追问的冲动。只是目光依旧停留在沈耘身上,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二营想要在这么多装甲队伍中脱颖而出,这个计划是一条捷径。只是时间真的不多了,有些东西从理论发展到实践,有时候很漫长,有时候却就是那么个月的事情。”

    “完成这个计划,首先要有出色的战斗力,然后就是以此来争取机会落到咱们头上。”

    “所以二营必须在十月底完成强化训练,十一月参加年终考核必须成为师里综合评定第一,唯有这样,计划才能实现。”

    沈耘说的非常神秘。

    但是苏恩阳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被沈耘所描述的未来成功诱惑了。

    只是基本要求就这么严格,那么这个计划的内容,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单凭猜想,他的身体便已经有了些微的颤抖。

    “营长,你说的都是真的?”诱惑归诱惑,苏恩阳到底还是保持着最后一点冷静,向沈耘在读确认道。

    点了点头,沈耘回答非常肯定:“你也知道,我的家庭注定我会比你们提前得知一些比较重要的消息,而且并不违规。那个计划早在前些年就已经有人提出了,经过长时间的论证,现在已经有进入实验阶段的趋势了。”

    这下苏恩阳确信无疑了。

    因为沈耘提及了自己的家庭。

    很少有像沈耘这样家庭背景显赫自身却非常低调的人,现在他这么说,显然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这消息的来源比自己想象的可能还要高一点。

    点了点头,苏恩阳示意自己清楚了。

    关于二营的训练,他会如沈耘所说的,尽一切可能让战士们提高训练的热情。

    而阅卷工作,与此同时也在营部展开。

    以黄士官长为首的众多士官迅速批阅试卷,不过一个夜晚,数百份试卷的成绩便被汇总成表格贴在公告栏里公示。

    强化学习到底还是有用的,数百张试卷当中仅有区区十三人没有达到满分。很遗憾,他们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继续进行理论强化学习,直到下一次的考试通过。

    至于其他人。

    当苏恩阳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战士们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如你们所想,接下来两个月,会进行坦克战术和射击演练。每半个月,会进行一次实弹演习,营部会预设各种情况让你们解决。”

    “机会是营长费尽口舌从团部那里争取过来的,你们的火炮镗孔射出的每一发炮弹,都是二营的脸面。”

    “眼看就要年终了,考核也一步步逼近。半年的强化训练结果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如何,从团里到师里,所有首长都在看着。如果不想让二营废在你们手里,就使出你们所有的本事。听明白了没有?”

    终于有一次的动员不是沈耘用刻薄的讥讽进行的,战士们心里还真是有些开心。

    当跟随着口令迅速登上各自的战车之后,早就手痒痒的战士们各就各位,居然用比从前还要迅速地集结在了一起。

    沈耘当然不了解情况了,可是苏恩阳是吓了一大跳的。

    要知道战士们已经一个月没有启动过装甲了,这一个月最频繁的就是不停地拆卸保养装甲,以及对书本上的理论进行学习。

    本以为第一天恢复实训动作会变慢呢,谁知道居然出现了这样意外的惊喜。

    实训依旧是黄士官长主持,训练内容也是沈耘事先跟他已经商议和论证了很多遍的。

    上了指挥战车,沈耘迅速向各连分配了任务。

    在可预见的未来,装甲依旧是陆战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先进的观瞄系统和强大的火炮威力,在战场上可以完成很多空海军无法完成的任务。

    在大纵深理论当中,突破和追击两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一般都要依靠装甲来完成。

    一个营的装甲力量,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中已经足够去完成这项任务。沈耘这次训练的目的,就是要在己方装甲性能并不占优甚至落后的情况下,让胜利的天平倾斜向自己这边。

    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假想敌就要更强一些。

    远的都不提,但就说说国产的这些装甲,如果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营的99,该怎么打赢?

    无论是火炮威力还是防护性能,96a跟99都差了一重天呢。

    正常的硬刚肯定是打不过的,所以这个时候就要考验班级单位对于装甲的操纵能力了。

    规避火力,以及准确射击,只要能够做到这两样,基本上就能够锁定胜局。

    只是这两样何其难也,沈耘感觉自己在这方面都没有从前那么厉害了。只有通过不断艰苦的训练,加上在实际操作中对于地形等外部因素的利用,才有可能达成这样的目的。

    而二营的训练,就在沈耘的思考当中轰轰烈烈的展开。

    在装甲中训练是异常艰苦的事情,只有散热和通风装置的主战坦克就连沈耘这样的体质呆上一整天都汗流浃背,可想而知其他战士的情况。

    虽然九月份的天气稍微有些转凉,可是这并不能改变在装甲内温度明显比八月份的天气还热的事实。

    也就是二营之前就经历过体能强化训练,耐热性还算是有所提高,加上早间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盐水和绿豆粥供应充足,这第一天的训练还真不好说会躺下几个人。

    沈耘是第一次感觉到疲惫,晚上强撑着查过寝之后,回到宿舍二话不说,一头砸在穿上便陷入了梦乡。

    时间便一天天这样过去,直到,苏恩阳口中所说半个月一次的实弹演练正式到来,二营的训练到达了第一个小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