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满分就是合格
    

    时间,对于二营所有人来说,从此之后便成为了异常奢侈的事情。

    即便沈耘自己记忆力不错,但是作为营长,想要让战士们彻底转变对他的看法,就必须在专业技能方面远远超过战士们。

    这段时间的沈耘一直是黄士官长宿舍的常客。但凡能够找到机会,他就会带着很多问题追过去问。

    出于对沈耘这种认真态度的敬重,黄士官长并没有任何隐瞒。只要是沈耘来问问题,他都会不厌其烦进行非常详细的讲解。

    教授一个聪明伶俐的学生是什么感觉,黄士官长如今深有体会。沈耘借助自己营长的身份,可是随时到任何一辆装甲上进行实际的操作和验证,这样学习的效率自然是大大增加的。

    加上他出色的记忆力和动手能力,仅仅半个月过去,黄士官长就不得不感慨:

    “营长,当年我要是有你这种学习的能力,现在估计早就到顶了。你这半个月,可是把我最开始两年的经验全都掏出来了。”

    黄士官长到底还是有些骄傲的。

    他只说沈耘掏了他最开始两天的经验,也就是说沈耘现在的水平跟二营普通战士基本持平。

    但是想要达到他现在这个程度,肯定要需要大量的时间。

    军队传帮带的意义就在于此,如果不是沈耘,而是其他的战士,只要能够跟黄士官长认真学习,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能掌握大量的专业技能。

    被称赞的沈耘将方才问题的答案记在本子上,这才抬头笑道:

    “如果不能迅速掌握这些东西,接下来我怎么好意思继续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叫现实的残酷。”

    听到沈耘这个回答,黄士官长哭笑不得。

    这段时间跟沈耘的紧密接触让他彻底认清了沈耘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说出去,只怕对战士们来说是相当颠覆了。不过他也清楚沈耘这是为了什么,自然不会大嘴巴说出去。

    “营长,你真是我见过嘴巴最不饶人的。但愿战士们能够明白你的苦心吧。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沈耘摇了摇头,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天色,耳朵里这才主动接入了窗外那些蝉鸣声。

    “没有了,你先休息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士官长。”

    黄士官长摆摆手:“再辛苦,哪里有你跟教导员辛苦。希望你们也不要太累了,训练的事情我会严格按照训练大纲督促的,你放心就是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沈耘苦笑着摇了摇头。

    “放心?训练我不担心,只是对于月底的考核,还会有些紧张。如果战士们不能达到考核要求,训练时间就要延长,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黄士官长哪能不明白沈耘的意思。

    为什么沈耘的训练大纲周期是六个月,因为六个月过后,时间正好来到十一月份,南方天气会逐渐转冷,降水也会增多。

    真要拖到那个时候,别的暂且不说,装备保养就先是个大问题。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算那时候天气晴朗,沈耘向团部身手要的物资弹药只能支撑这么长时间,再拖延就只能无疾而终了。

    不管沈耘和黄士官长期待或者担忧,该来的还是要来。

    九月刚刚出头,二营为期一月的基础专业技能强化训练的考核便翩然而至。

    一大早匆匆吃过早饭,沈耘没有给战士们留出多少自由活动的时间。

    准时七点半,所有人都带着小凳子来到了大操场上。席地而坐,而后将小凳子摆在自己面前充当临时桌子。

    一张张新鲜出炉的试卷被各班排军官迅速下发,作为监考的沈耘则在同时朗声说道:

    “笔试题目一百分,一百分合格。答题时间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考试期间不准交头接耳,一旦发现立刻判为不合格。有交流答案的情况出现,直接给与警告处分。”

    看着时间已经来到七点四十,沈耘便宣布考试正式开始。

    早就见识过沈耘的冷厉,谁都不觉得沈耘这是在开玩笑。

    哪怕只有满分才能及格,也没有任何敢于发出任何一句怨言。

    之所以这么严肃,沈耘却是有依据的。试卷题目都是黄士官长这段时间综合他历次的问题做出来的,所有要点都涉及到了装甲操纵非常重要的地方。

    对于任何一名装甲营的战士来说,这些东西甚至比之前的体能训练还要重要。

    可是这些东西,稍微出点错,就有可能让整个队伍陷入被动。

    在沈耘看来,装甲兵吃二类灶的原因就在于比起普通战士他们属于知识密集型兵种,在体力要求高的同时对专业技能要求也高。

    在这种人命观天的事情上,要求严苛反而是最大的善良。

    这种矛盾最明显地体现在医学院学生培养的过程中。每年各种医科学院招收那么多学生,四年时间近一人高的教科书真正让学生们学习到的有什么?

    每次考试都是六十分及格,到最终毕业很多人都只能出去另谋生路。

    国内大学生为何如今泛滥成灾到随便来个民工都会鄙视,难道仅仅是因为人太多?

    两世为人沈耘曾经深思过这个问题,大抵就是大学教育太过宽松,根本就是放羊一般的管理模式。教授只负责完成学时内教学任务,然后拍屁股走人去搞项目。

    考试的时候也是能放松就放松。

    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这种无耻的口号反而甚嚣尘上。永远徘徊在及格线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考一百分的人跟他的差距不仅仅只有四十分。

    试想这样一个一直以六十分为目标的医学生如果成为医生,那到他手里的病人是不是也会得到六十分万岁的待遇?

    装甲兵也是如此,如果抱着能及格就万岁的态度,那结果只会是害人害己。

    这次考核,就是沈耘一次态度坚决的尝试。

    他要让二营的所有人都明白,有些东西是容不得半分弄虚作假的。哪怕考九十九分,不合格就是不合格,并不能因为分数高就有所改变。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