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馊主意
    

    手里拿着话筒,沈耘已经想好了抄哪首歌曲。

    在今天这场合,结合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这首歌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在战士们有些期待的眼神中,没有任何伴奏,沈耘开始清唱起这首早就在他心中回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歌曲。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鸽哨声伴随着起床号音”

    “……”

    沈耘觉得,军歌之于其他流行音乐,最为重要的就是用最容易感染战士,同时也最容易传唱。这首《当那一天来临》,几乎符合所有要求。

    歌声铿锵有力,歌词简单易懂。旋律更是能够让人在听过一遍后就立刻记住。

    虽然仅仅过去不到三分钟沈耘便将这首歌尽数唱完,但是战士们依旧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而文工团上上下下这个时候已经全然被沈耘吓傻了。

    论起音乐,他们才是专业的。

    战士们只觉得好听,可是他们却能够听懂这歌曲背后的很多事情。不谈乐理这些,单纯歌词所代表的政治意味,就足以让他们眼红。

    在他们这个系统中,如果有人能够终其一生创作出这样一首歌曲来,那将是一辈子的荣耀。

    可这歌曲偏偏是一个现役中校创作的,年轻有为也就不说了,还多才多艺,这简直是要让他们这些干文艺的也汗颜啊。

    女主持知道请沈耘上台来肯定会是这个结果,只是内心一直有种挫败感。正当她准备跟沈耘闲聊几句表现一下亲和的时候,战士们给了她重重一个暴击。

    “好不好,妙不妙,再来一个要不要?”

    拉歌的那一套忽然出现,上千人的节奏被带起来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极力的挽留瞬间将女主持刚要说出的话堵了回去。

    看着台下四溢的热情,她只能临时改变自己的打算:“沈营长,你看,战士们都这样要求了,你要是不满足一下,感觉说不过去啊?”

    这次沈耘可不会上当了。

    面对战士们的强烈要求,忽然摇了摇头:“军歌不是说有就有的,何况我上台就连我自己事先都不知道,哪里有那么充分的准备。”

    “比起我来,还是文工团的同志们更加专业一点。今天的文艺汇演真的很好看,我想大家也不想因为我这横叉一杠子就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沈耘说的合情合理,就连战士们都觉得完全可以接受。

    女主持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猴子一般,被沈耘和六团的战士联手给戏耍了。

    幽怨地看着哭笑不得的沈耘,女主持无奈地点点头:“看来今天想要一饱耳福的打算是落空了,虽然没有听到沈营长唱第二首歌曲,但依旧感谢你为大家带来的欢乐和鼓舞。”

    下面的节目自然是要等沈耘下台之后才会进行介绍,而归来的沈耘此时已经得到了这里大部分人的崇敬。

    而接下来的接近一个小时,沈耘便是在这种目光中度过的。

    慰问演出结束,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一点过。

    今天全团注定是要在下午统一休假了,而沈耘和苏恩阳需要陪同季永民和蔺向辉招待文工团的成员们,一时间也脱不开身。

    将二营嘱托给副营长,向各连长办过交代,两人这才会到团部食堂。到这个时候,说真的两人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比起团里其他所有人,沈耘跟文工团的关系都要近一些。在演出过程中就了解了这些情况的六团军官们自然不会放过沈耘——联络双方感情的责任自然而然落到了他头上。

    这不,好好一个新鲜出炉的中校,现在就沦落到了给大家伙倒饮料扯话题的地步。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

    沈耘跟文工团的熟归熟,可也不能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跟这些人谈论啊。为了能够让六团的军官们和文工团的成员们有个共同话题,沈耘迫不得已出了个馊主意。

    “要说起咱们六团啊,可是一支光荣的部队。从当年的华东坦克队到现在,中间历经多少风雨,依旧屹立不倒。”

    “咱们这边也有很多后起之秀,别的不说,我们营有个连长,比我小六七岁呢,小伙子军人世家,父亲就是在任务中牺牲的。他从小没有吃过国家一口救济粮,长大当了军人,跟他爷爷爸爸一样的有骨气。”

    “王领队,你回去给张罗张罗,有合适的姑娘帮忙介绍介绍。还有其他军官,你看政委和几个营长教导员可都眼巴巴看着呢。”

    相亲确实是个馊主意。

    但不得不说,这主意有时候还真是挺好用的。

    沈耘话音刚落,还没等王领队回答呢,蔺向辉就笑眯眯地接上话了。

    “我这里别的也不说,就说我们装步营的靳营长吧,三十出头的年纪,少校军衔,军政全优。可就是因为前几年忙于工作没有机会找对象……”

    沈耘看着坐在一边面色装作寻常其实眼神异常紧张的靳营长,怎么看怎么想笑。

    其实靳营长比自己还要大两岁。

    但正如蔺向辉所说,装步营的工作确实非常繁忙,所以早些时候没当营长还隔一年请假回家相亲,到后来直接就没有机会了。

    自己家一心小丫头别说打酱油,打小朋友都是一把好手了,他还是光棍一个。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不要以为男的就不工团姑娘们的眼神,他们就瞬间脸红耳赤。

    不是沈耘大男子主义,就这种反应,要不是穿着这身军装,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是个受呢。

    捣了捣苏恩阳,沈耘随即冲其他几桌努了努嘴。

    会意的苏恩阳瞬间明白了沈耘的意思,忽然起身扯着座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单身军官开始去各桌敬饮料表示谢意。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才感觉自己把这个馊主意给兜了回来。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