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沈营长,来一首?
    从沈耘这之后,军衔晋升虽然战士们也会献上衷心的恭贺,但到底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震惊。

    两项仪式也不过用去不到两个小时,这不得不归功于领导们少说了不少废话。

    在战士们的议论声中,准备许久的文工团终于开始登台了。

    别说,漂亮的女主持沈耘居然还认识。那是当初他在文工团晨练的时候陪着他的诸多姑娘之一。

    本来这女主持是练声乐的,没想到居然会当主持。难道这就是不想当主持的演员不是好歌手吗?

    不过看起来主持功力倒是不差,非常官方的开场词,在她和另一位男主持的配合下,居然还能勉强带动战士们的人情——哗啦啦的掌声固然出于习惯,但洋溢的笑容却不会骗人。

    让沈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开场的第一首歌,居然就是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强军战歌》。

    唱歌男歌手显然是比较专业的,配合乐团激昂的旋律,即使听着都有些血脉贲张。

    更何况,这首歌可是战士们这几年唱的最多的歌曲。但凡是拉歌,这一首就是必点歌曲。没有歌手的招呼,战士们便已经开始自发地跟唱起来。

    重温这首歌曲,沈耘内心万般感慨。

    这首歌可是自己跟韩玉华第一次见面唱的歌,也是让自己在往后一帆风顺的基础。

    只是经历过了太多太多,现在唱起来思想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

    歌曲之后,是一段枪操。

    这可绝对是让所有人都耳目一新的东西。因为枪操现在最多出现在三军仪仗队当中,其他地方基本上非常少见。

    枪操要求表演者对枪械具备强大的操控力,每一个动作都要非常之精准。因为哪怕有一点点的失误,都有可能对表演者造成巨大的伤害。

    沈耘可以肯定,就算是六团对枪械操控最为厉害的装步营,也挑不出一巴掌的人来完成这些动作。更不用说,现在还是团体表演。

    不得不说表演这个节目的文工团成员是下了相当的功夫的。虽然仅有短短两分钟时间,但是战士们原本还准备松懈的思想瞬间为之吸引。

    全程没有掌声,但台上最后一个收枪的动作完成之后,掌声雷动。

    短短两个节目便让战士们明白这次的慰问演出绝对不会跟以往那么沉闷。

    兴趣一起来,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压抑下去。相声,小品,歌曲,舞蹈,种种艺术形式纷至沓来,时间过去一个小时战士们居然不自知。

    而就在这个时候,再度登台的女主持简单评价了一下方才的表演,跟战士们互动了几句之后,就在大家以为她会如之前一样串词引出下一个节目的时候,她却忽然冒出了下一句话:

    “这是我第三次来六团慰问演出,但这一次最让我惊讶。因为今天我遇到了一个相处时间超过一个月的老朋友。”

    说到这句,沈耘就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现在除了文工团的成员之外,只有他跟这位女主持认识超过一个月。

    说这些话,接下来的套路沈耘也很熟悉。

    不用他说,沈耘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便乖乖站了起来。

    战士们自然有些诧异,不过女主持却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的沈营长还是非常自觉的嘛。”

    “没有什么成绩不是通过努力得来的。方才我们在台下也听到了沈营长的发言,但是我的感触绝对会比你们要更深一些。”

    “在这里我想问问二营的官兵,你们的营长,现在还在坚持早上五点钟就起来锻炼吗?”

    问起这个,二营集体傻了眼。

    沈耘现在独门独户,而他们过去这段时间一个个都累成狗。倒是有哨兵看到沈耘早上五点不到就下楼,可是谁会关心他去干什么。

    没人回答,女主持俏皮地笑道:“沈营长,你可是偷懒了哦。”

    “当年沈营长还是个连长的时候,曾经借调到我们文工团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我们很多人都看认识了一个坚持不懈的年轻军官。”

    “说真的,他当时曾一度是我们很多姐妹的理想型。虽然,长的不是太帅。”

    “虽然不知道这些年沈营长都经历了些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的成就,是他用那些你们永远看不到的汗水堆砌的。”

    六团的战士们彻底震惊了。

    尤其是二营的战士们,这个时候他们终于为沈耘那强悍的体能和技能找到了理由。

    想到一个人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不松懈,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而多年的积累达到现在这个程度,也就没有疑问了。

    可是女主持话还没完呢。

    “如果说这些能够给你们带来震撼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些你们可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知道吗,刚才我们文工团的兄弟姐妹唱过的六首歌曲里边,其中有四首就是你们的沈营长创作的。”

    这消息可远远要比方才那些劲爆。

    六团全体,包括蔺向辉和季永民已经准备重新开始认识沈耘了。

    他们之前关注的全都是军政方面的事情,谁知道沈耘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苏恩阳感觉今天对于沈耘他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张大嘴巴。而在这个时候,女主持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怎么样,沈营长,到底是你自己所在的部队,是不是应该无私奉献一下,为我们的官兵们献上一曲?”

    沈耘还有得选吗?

    今天他可是最大的赢家了,如果这个时候拒绝,带给六团所有人的可就只有膈应了。

    苦笑着点点头,沈耘迅速来到台上,看着女主持有些无奈地说道:“几年不出山,到底还是被你们认出来了。既然是献给六团全体官兵的,那不弄点新玩意怕说不过去了。”

    新玩意,听到这三个字女主持便眼睛发亮。

    原本需要交给沈耘的话筒这个时候被她紧紧握着放在沈耘面前,大有执鞭坠镫的意思。

    这热情沈耘可受不了。急忙向旁边的男主持挤挤眼睛,将话筒接过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您可别这么客气,这要是让文工团的首长们看到了,他们还不得把咱六团记上黑名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