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合着是老熟人
    眼睁睁看着自家营长站着让言笑晏晏的政委帮他更换了肩章,并且将新的证件交到沈耘手上,二营的战士们依旧有种梦幻的感觉。

    号称六团最强的一营,营长缪胜也不过只是少校。

    可现在,沈耘居然升衔了。如果不出意外,沈耘很快就要调整到副团职务。

    也就是说,或许二营长这个位置,沈耘干不长了。

    想到这里,本来还对沈耘心怀怨忿的二营战士们,忽然就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他们心里同时升起一种想法,那就是沈耘如果离开,可能他们这段时间坚持不懈挥洒的汗水泪水甚至血水,便尽数变得没有了意义。

    这种想法可能有些贱,但战士们就是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眼看着沈耘将风头尽数拉到了他一人身上,苏恩阳在惊讶和欣喜之余,也察觉到了战士们的失落的心情。

    不过在他的理解当中,应该是沈耘将他和战士的距离拉的太远,以至于战士们心里彻底生出了那种无法超越的感觉。

    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到底该如何解开战士们的心结……

    从更换肩章的那一瞬间,沈耘便感受到更为艰巨的责任的使命。举办这个升衔仪式的意义就在这里,仪式感能够让一个人充分认识到,自己迎来的不仅仅是荣誉,还有其他更加重要的东西。

    唯独的两名升衔的校级军管肩章尽数更换完毕之后,蔺向辉并没有第一时间让两人下去。

    “既然上来了,那就索性让你们各自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吧。咱们团校级军官升衔也不是经常的事情,应该让战士们听听。”

    蔺向辉的决定季永民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

    思想工作能够促进军事训练,这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沈耘这个新晋中校,如果他能够说一些激励人心的话,肯定能够让全团战士都受到莫大的鼓舞。

    在两位首长全部赞同的情况下,沈耘便不得不开始了他的发言。

    好在并没有让他做深恶痛绝的代表,不然沈耘指不定心里会冒出多少膈应来。

    “我相信很多人都在疑惑,这么年轻的中校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很抱歉,面对这些疑惑,我只能告诉你们,除了一枚一等功的奖章之外,其他一切都是秘密。”

    “在我的履历当中,有一年半的时间处于这种保密状态。我不能告诉你们战况有多惨烈,更不能露几处伤口来证明我不负这些荣耀。”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看到的和平,只是一种暂时的假象。在这和平下边,是危机四伏。”

    “军人只有打仗和准备打仗两种状态,你们很多人把它当口号。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这是真的。”

    “从我来到二营开始,我的风格就异常简单粗暴。这种粗暴甚至一度让我的搭档为我的前程感到担忧。”

    “为什么我要这样呢?如果说是为了前程,很负责地告诉大家,只需要平稳过度,我就能够前程无忧。可是,我没有。”

    “经历过真正的战斗,才会明白身为队伍主官,能够带着战士们在战场上活下来,让己方以最小的代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价赢得这场战斗,这才是最重要的。”

    “鲜花和掌声,从来都只会献给胜利者。而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够享受这一切。”

    军人,永远只有打仗和准备打仗两种状态。这句话可是说到了蔺向辉他们的心坎里。

    当沈耘示意自己讲述完毕之后,蔺向辉便立刻接起了话头。

    “从沈耘同志身上,我能够看到一名军人应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希望我们每一名军官,都能够有这样的觉悟。”

    “党和国家,不会让任何一个牺牲奉献的人寂寂无名一无所获。”

    “二营的训练计划,是我和团长共同审批的。我还记得沈耘同志当时说的那句话年轻军官希望上进,我不需要。我不是在搞政绩工程,我只是不想让二营的荣誉永远成为过去。”

    不得不说,此言一出,可是让六团不少军官脸红耳赤了。

    沈耘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少校,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到底要说他狂妄自大呢,还是要说他有恃无恐?依照现在看来,只怕两者都不能算是。

    有了沈耘这番高谈阔论,接下来的少校发言自然显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而在不远处进行准备的军区文工团里,不少老成员看着沈耘,已经开始了慨叹。

    “原来是他啊。”

    新近参加文工团的人自然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只是一个劲追问沈耘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领队的出现倒是让团员们稍微收敛了一些,哪知早在过来的时候便听到了询问的他,此时却主动为这些新来的团员们解释。

    “前几年军区政治部制作的那部《士兵突击》你们还记得吧?有没有觉得,这位刚刚升衔的中校有些面熟?”

    “高城?”

    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脱口而出,而后看着一片寂静的周围有些诧异地说道: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吗?真的,他真的好像高城啊。不过现在这个样子,比高城多了几分精明,而且说话的声音也不对。”

    没有人应答,不过王领队却点了点头。

    “没想到好几年过去了,他已经从中尉升到了中校。这个速度,当真是让人咋舌啊。”

    他居然是高城?

    文工团的演员们瞬间惊呆了。

    有些不明所以的已经开始直勾勾看着王领队,希望他能够进一步作出解释。

    “是真的,当初他在文工团参加剧本改编的时候,我们大家伙还跟他们一起吃食堂呢。配音还是电视剧制作部的上官老师制作的呢。”

    听到这里,大家伙恍然大悟。

    解释完毕的王领队,却非常小心地叮嘱了一句:

    “说归说,但可不能向媒体那边捅。如果你们犯了这一条,就等着被收拾吧。如果不明白其中利害,回去自己查查他的资料。”

    “好了,赶紧准备。看这个情况咱们的演出也马上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