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这么年轻的中校
    

    沈耘表现的非常淡定。

    到了这个时候,面对苏恩阳的急声询问,他依旧只是摇了摇头。

    “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何况就算是这样,那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做错了事情,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如果不能知耻后勇,那二营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沈耘的回答让苏恩阳愣了一下。

    而后便再也一言不发。

    他知道沈耘是个绝对理智的人,这个时候说出的话,那就代表着他的最终决定。

    想想接下来的训练,苏恩阳忍不住叹了口气。

    但愿,通过训练战士们能够重拾信心,在下一次表彰大会到来的时候,能够把二营今天丢在这里的脸全都找回来。

    表彰的最后十分钟,二营终于有两人获得了嘉奖。一个是黄士官长,另一个就是苏恩阳。

    蔺向辉的结束语,彻底打破了二营战士的侥幸。这次嘉奖,二营全体只有六人获奖,比起一营三营还有装步营,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战士们的脸色是灰败的,但今天在文艺汇演结束之前,只怕没有任何人能够为他们带来心灵上的慰藉。

    明明站在这么多人中间,可二营的战士们就像是独自舔舐伤口的孤狼,还因为规则的限制,无法发出任何一丝凄凉的哀嚎。

    而表彰仪式的结束,意味着军衔晋升仪式的正式开始。

    团部在此前只是单独通知了此次军衔晋升的军官和战士,并没有进行公示。

    很多消息都是当事人主动透露出去的,所以二营这会儿,勉强还能够笑得出来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连级主官里头,没有任何一个需要晋升军衔的。几个排长副排长,倒是有那么三四人,剩下的就是以技术见长的士官。

    总之不管是表彰人数,还是军衔晋升人数,二营似乎都是全团最少的。

    本来还想着战士们能够通过这次仪式得到一些鼓励,谁知道现在居然会弄成这个样子。

    苏恩阳是有些悔不当初了。

    可是他看到沈耘的表情依旧非常淡定,这让他颇为不解。这段时间他也看清楚了,沈耘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二营的事情他跟自己是一样上心的。

    可是,难道沈耘真的就忍心看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降临在二营头上?

    苏恩阳不能确定,不过眼睛一直盯在沈耘身上。

    只是这一次他注定是看错地方了,甚至包括其他几个营的所有官兵,在这个时候都看错了地方。

    之前传言最厉害的一个是装步营的一个连长晋升少校,很多人都觉得这次仪式肯定是以他为首了,可是当蔺向辉宣读命令的时候,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华夏人民解放军东南军区命令。”

    军区的命令,一听就很厉害了。也唯有中校少校的军衔晋升,才会出现这个层级的命令。

    装步营那个连长此时已经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因为在他看来这份殊荣绝对属于他自己一个人。

    只是,当蔺向辉宣读命令正文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一个人进行校级军官军衔晋升。更为郁闷的是,这个人的军衔还要比他高一筹。

    “经东南军区政治部研究决定,批准沈耘,王亚平两位同志晋升军衔等级,先军衔自当年八月一日起算。”

    “第12集团军第二装甲师六团二营营长沈耘同志,晋升中校军衔;”

    “第12集团军第二装甲师六团装甲步兵营二连连长王亚平同志,晋升少校军衔。”

    蔺向辉一字一句,基本上大操场内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清楚。半路里忽然杀出个沈耘,军衔居然是从少校晋升到中校,怎么听都怎么觉得刺耳。

    苏恩阳长大了嘴巴看着沈耘。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身边这个比自己还小五岁的搭档,居然在今天正式从军衔上比他高出一头。

    他还稍好一些,至少沈耘晋升的理由他还能找出一二来。可是六团的其他官兵,可就彻底懵逼了。

    沈耘到现在也就是三十一二岁,可是,他现在已经是……中校,尼玛,这是中校啊,这个年龄也实在太小了吧。

    看着台下一片哗然,蔺向辉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连他自己当初看到沈耘的军衔晋升申请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本来以为沈耘只是凭借过往的功绩勉强试试,谁知道报告送到上边,居然就这样通过了。

    接到集团军政委给他的电话的时候,饶是他多年政工心态良好,也瞬间升起了一种这么大岁数都活到了狗身上的感觉。

    “沈耘同志是一名经历过实战,立过大功,对党和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解放军军官。虽然很多履历因为保密条例无法为大家详细解释,但是,如果大家还记得俩年前这个时候一号首长亲自颁发的嘉奖令,便可以理解,这次晋升他是实至名归了。”

    被一号首长亲自嘉奖,上百万的雄师,一年也就那么两三个。

    甚至秉持宁缺毋滥的原则,个别年份根本就没有嘉奖。本来就如此稀有的殊荣,落到一个少校军官身上,那就更不用说有多么厉害了。

    现在六团所有人才知道,原来他们身边居然存在这样一个厉害的任务。

    而二营的全体战士,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营长,居然有这么厉害。

    这次军衔一晋升,在整个六团他基本上就是军衔最高的那几个人之一了。

    被上千人瞩目的沈耘,此时却一脸平静,缓缓走上主席台。

    已经等候他多时的蔺向辉和季永民,脸上露出赞叹的笑容:“沈耘,年纪轻轻就已经跟我们一样了,好样的。”

    对于这位突然军衔跟他们平级的营长,两人忽然有种期待感。

    尤其是季永民,他已经有种预感,或许沈耘的到来,会让他离开军营的日子拖延上好长一段时间。

    看着两人,沈耘笑了笑:“不管什么情况,团长和政委永远都是沈耘的首长。军衔的变化并不会改变我对二营,对六团的热爱,请两位首长拭目以待。”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