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要被泯灭的锐气
    

    二营凭借一曲纯粹靠吼的营歌,在进入团部的瞬间便盖过了一营的势头。

    这在以往,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一营虽然在考评团的口中还是有些问题的,然而经过历次整改,在各方面已经算是六团最顶尖的了。

    而且,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一营人多。

    一营长缪胜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喜欢处处争胜的家伙。本来一营好好的下了军车唱着军歌,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往大操场去呢。

    结果半道上冒出个二营,忽然就把自己的风头给抢了。

    二营长沈耘的大名在六团如今可是如雷贯耳,营长和战士们闹得不可开交的事情早就传遍六团甚至连同在彭城驻扎的五团都有所耳闻。

    在缪胜的心中,现在这个不能上下一心的二营都能够在气势上超过自己的一营,那他的面子还能往哪里搁。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存心较劲的缪胜停下脚步,看着从他身边不断走过的一营战士,怒吼一声:“连二营都比不过,你们早上没吃饭吗?”

    饭,当然是吃了的。而且为了能够将表彰大会和文艺汇演全都撑下去,早上吃的还不少。

    可是一营的战士们现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从二营开始吼歌到现在,前前后后换了好几首歌曲,奈何就是做不到人家那么有气势。

    听到缪胜的吼声,一营的战士们苦着脸继续抬高嗓门。

    然鹅,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种结果,叫做没有什么卵用。

    一再抬高嗓门的结果就是声带因此迅速发热,以至于到最后声音嘶哑音调瞬间降低了许多。

    全营哑火,缪胜脸上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责怪战士,谁让他一开始就抖威风结果后继乏力呢。恨恨地回头看了一眼,缪胜只能带着队伍迅速往大操场走去。

    惹不起躲得起,也是是此时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二十分钟之后,六团四个营终于全部在大操场集结完毕。没有了歌声,一群精力旺盛的男人们依旧在暗地里较劲。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别看只有几个简简单单的口号,如果执行的人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那个效果就绝对不一样了。

    而各营战士执行的虽然是同一个口令,对于口令的执行力也能够从侧面看出这个营的精神风貌和战斗力。

    缪胜本来以为,在这方面一营能够扳回一局。

    毕竟当初一营出问题的就是队列。被师部特殊关照了一段时间之后,现在他们不说在二师最厉害了,至少在六团是无敌的。

    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的战士不停依照靠拢做出整齐划一的动作,缪胜终于心情舒畅了一些。

    带着这种舒畅,他将目光投向了二营。此时此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跟二营好好较量一下。

    可是这一看,这刚刚收拾好的心情变立刻变得糟糕起来。二营那个动作,论整齐程度就跟他们不相上下了,动作更加干净利落。

    缪胜忽然就开始有些嫉妒沈耘了。

    二营这么好一副牌,硬是被沈耘打的这么糟。

    强自摁下心里这种想法,缪胜开始思考二营这么短时间风貌变化的原因。不过没有亲身经历过二营那种艰苦的训练,他如何能够想明白。

    更何况,在这个地方,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思考。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季永民和蔺向辉已经来到了那个简单的主席台上。

    “同志们,九十多年前,我们的先烈经过一系列的斗争,认识到只有武装夺取政权,才能够建设一个新的华夏。”

    “无数英烈为了这个伟大而光荣的目标,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当新中国建立的时候,又有一大批先辈为了新华夏能够不被帝国主义欺压,来不及享受,就投身于伟大的国防事业。”

    “时至今日,成果斐然。我们从先烈手中接过保家卫国的大旗,就要牢记使命不忘初心,为华夏的伟大复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当中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同志。在他们平凡普通的岗位上,做出了让人瞩目的成绩。”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将对他们的成绩给予肯定和表彰。希望大家能够以他们为榜样,不断努力,更创辉煌。”

    “下面宣读的,是过去一年全团精武标兵称号获得者。”

    提及这个,二营的战士们集体低下了头。过去一年中,二营全体还真是如沈耘所说,精武标兵只有三连的士官长一个人。

    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从二营的队列里走出来上台,二营的官兵心里那叫一个羞愧。

    只是今日不同往日,羞愧过后,倒是有不少人开始暗自下定决心,在明年的表彰大会上,一定让自己也站在主席台上。

    沈耘不知道战士们这会儿心里想什么。对于上去领奖的三连士官长,他心里还是极为肯定的。从他接受了蔺向辉颁发的奖状的那一刻起,沈耘的掌声就没有停过。

    而精武标兵这个头彩得中之后,二营在接下来几项奖励当中,却再也没有一个上台的。

    本来缪胜对二营还有些羡慕,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冷静下来。斜睨着二营的目光,已经带上了先前的那种俯视。

    而二营的战士们,此时心里越发难受起来。

    眼看着表彰大会就要进入尾声,二营到现在为止仅有四人获得表彰。跟其他三个营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沈耘当初跟他们说的话开始在耳旁萦绕,在这一刻,就算他们心里不服,也不得不承认,过去一年他们确实没有任何长进。

    苏恩阳已经逐渐感觉到了战士们的失落。

    只是碍于队列纪律,他没有办法立刻进行疏导。心里有些干着急,他不得不低声对身边的沈耘说道:

    “营长,这么下去,咱们营的锐气可就被这表彰大会彻底泯灭干净了。”

    声音之急促,连站在不远处的几个营长教导员都听到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