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抱歉,这是口号
    

    苏恩阳担心了很久的事情到底还是没有发生,二营的第一阶段训练也已经到了尾声。

    持续一周时间的各项考核,拿在手里的成绩已经让他将喜悦替换掉了担忧。虽然只是一些基础的体能和单兵技战术项目,可成绩对比三个月以前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对于第二阶段的训练,他已经充满了信心。

    但更加让他放心的是,近在咫尺的建军节,他总算能够向团部有个交代了。

    今年的建军节还真不一般。

    经过团部申请,建军节当日六团会在团部举办隆重的表彰仪式和军衔晋升仪式。而且,前几天听政委说,这些仪式结束之后,还有军区文工团前来慰问演出。

    各种激动人心的事情汇集到一起,苏恩阳已经开始想象战士们听到这样通知的时候欣喜的样子。

    想到这里,苏恩阳终于不再继续深思。

    手头的成绩表还要进行一个汇总,对比过去几个季度的考核成绩,做成一份能够让首长们一目了然的图表。

    虽然身体有些疲惫,苏恩阳还是喝口茶水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做手头的事情。

    建军节当日各种仪式的事情,沈耘其实早就知道了。

    考核结束之后,并没有让战士们立刻进入第二阶段的训练,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第一阶段的训练让战士们现在身心俱疲。如果战士们不能得到足够时间的休息的话,不仅会让身体留下隐患,还有可能影响第二阶段的训练。

    比起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可是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和脑力。一个操作失误,就有可能造成一场严重的后果。

    沈耘虽然胆子大,也不敢接受哪怕一点失误带来的后果。

    时间悠然来到了建军节当日。

    一辆一辆运兵车将二营全体送到六团门口的时候,只是一个下车的动作,便让站在门口负责警戒的团直属警卫连的战士们心惊不已。

    二营是装甲兵,但下车那个动作的干净利落,以及之后他们整队的迅捷,简直都快赶得上他们了。

    而且他们眼神中露出的那股子杀气,明知道二营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可就是觉得他们一定是经历过那么一场大战一样。

    与刚刚过去的一营不同,二营并没有在一下车就喊什么响亮的号。只是,听到一营在前方拉歌的时候,这位还有些陌生的二营长忽然向后边打了一个手势。

    “纠纠二营,大道天行,”

    “我辈一出,谁搦锋缨。”

    “枕戈待旦不松劲,强敌来犯我当先。”

    “苦练本领,杀敌制胜,”

    “国之利刃,民之长城。”

    “战旗浸染先烈血,荣光承继我辈任。”

    ……

    听都没有听过的歌词,被二营全体官兵用一种和谐的强调怒吼出来,二营数十年来的荣光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尽情的宣泄。

    季永民和蔺向辉此时正在接待军区文工团的相关人员。坐在团部办公楼里,此次前来的领队正在跟两人讲述着仪式之后的表演安排。

    外边拉歌的声音他自然是听得见的。

    对于常年下基层慰问演出的他们,这些个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战士们唱的好不好,这个问题很难做正面回答,一般有人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会含蓄地说:“军歌,唱的就是一种气势。”

    但当二营的歌声响起的时候,正在进行详细讲述的他,忽然愣了一下。

    季永民和蔺向辉当然发现了这个停顿。

    季永民有些奇怪地问道:“王领队,怎么,战士们唱的歌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方才的注意力全都在这位王领队身上呢,自然不及这位王领队的专业嗅觉。

    看着有些不明所以的两人,王领队点了点头:“这会儿外边喊的这个,对就是这个,国之利刃民之长城的这个,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没有这样一首歌吧。”

    听到这个,季永民和蔺向辉相视一笑。

    这事儿他们是知道的。尤其是蔺向辉,二营此时唱的这首歌,还是他亲自审批的。

    当然了,算不算歌,此时还有待商榷。

    “你说这首啊,说起来,其实他应该算是一种连成篇幅的口号。这个是我们二营的营长做的,只是有那么一个腔调,算不得歌曲的。”

    有腔调,却构不成歌曲。这样以来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审查的过程。

    沈耘经历过好几次歌曲审核的事情,在没有得到人照顾的情况下,而且还是二营的精神正在重塑的关键阶段,他自然不能刻板地进行漫长的等待。

    蔺向辉的回答还真是让王领队耳目一新。

    先前他还以为这是一首歌呢,谁知道情况居然是这样。

    “可惜了,要是能够将这些词谱成歌曲,绝对又是一首不错的军歌。唉,现在,”

    王领队摇了摇头,略带遗憾地询问:“两位首长,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让我跟这位营长接洽一下。如果他同意,我可以将词带回去找我们团最好的谱曲大家编曲。到时候词作者还是他,我们不会贪功的。”

    急切的心情两人看在眼里,可是,沈耘之前就已经非常明白地告诉蔺向辉的话,却让两人不得不同时摇摇头。

    “这件事情,只怕就算我们叫他过来,他也不会答应的。在审批的时候,他就已经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这将成为二营的营歌,而且二营全体官兵也已经确认了这件事情。”

    更何况,蔺向辉可是清楚的很,无论这王领队许下什么条件,沈耘都不可能答应。

    不说他现在是二营的军事主官,单纯论这些条件,沈耘能被哪个诱惑到?

    无论名利,对沈耘都构不成诱惑的前提下,王领队还有什么东西能拿出手的?文工团的姑娘们?呵呵,沈耘的家属情况还要多说么?

    再度看了看窗外正在入场的队伍,蔺向辉笑了笑,这才给了有些尴尬的王领队一个台阶:

    “王领队,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谈刚才的问题了。关于这场慰问演出中间的一些互动环节,我是这样想的。”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