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考评团上门
    

    坐在车上返回团部的两人手头紧握的成绩表,最大程度增加了他们对二营训练的信心。

    而回到营地的官兵们,已经收起了对沈耘根深蒂固的对立和仇视。当真正看到沈耘那超凡的单兵力量的时候,就已经无人再敢说什么了。

    此时的营地,除了正常的岗哨,其他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宿舍里,以班为单位坐成一圈开始检讨。

    而在沈耘的办公室,终于有机会坐下来相向而视的苏恩阳,带着一脸感慨赞叹道:

    “本来以为,你跟战士们的冷战会一直持续到训练结束真正出成绩。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这么突然。”

    “营长,说真的,这段时间我是一直在担心啊。再过一个半月,可就到了季度考评的时候。根据往年的习惯,这次考评结果会直接影响军衔和职务的提升。”

    苏恩阳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恰好相反,如果沈耘在那次考评中民意测评得分极低的话,确实会对他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种影响即便有季永民和蔺向辉顶着,也会成为他军旅生涯中的一个污点。

    部队的档案可不管你测评低是什么原因。就算上级来了调差组,从战士那边得到的信息也只能让苏恩阳的解释苍白无力。

    “放心吧。”

    沈耘喝了口水,给苏恩阳递去一个确定的眼神。

    “这种事情就算闹大了,也就是让我去学习几天改造下思想。何况前途啊什么的,对我这个年龄来说,还有点早了。”

    看沈耘无所谓的样子,苏恩阳心里是真的羡慕。或许正是因为沈耘这种心态,才会让他做出许多自己非常顾忌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不计得失做了这些事情,而且最终做成了,沈耘才能够以比自己小五岁的年龄跟自己成为搭档。这世间,总有一些让人不得不服气的人和事情啊。

    任苏恩阳独自思索,沈耘打开电脑,开始对照战士们上次的射击成绩总结这段时间训练的得失。

    开班会,做总结。

    思想已经经过一番洗礼的战士们重新出现在训练场上的时候,精神越发激昂,训练也更加卖力气。看到这一幕,苏恩阳总算是放心了不少。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很多天,苏恩阳一直担心的考评,也在沈耘走马上任两个半月准时到来。

    考评团是师部和各团抽调的文职军官组成,作为被考评的对象,沈耘和苏恩阳连考评团的人影都没有见到,就被单独叫到了团部开会。

    也就是说,沈耘和苏恩阳在这几天暂时失去了对二营的控制权力。

    坐在团部会议室里,苏恩阳这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对他自己,他倒是不担心的。二营工作已经好几年的他,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尤其是这段时间,艰苦的训练让他和战士们走的越发近。

    这种情况下苏恩阳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麻烦。

    但沈耘却不一样。

    沈耘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在二营一直以一种极为讨厌的角色存在着。苏恩阳这个时候非常担心战士们会将这一个半月重新累积起来的怨气通过民意测评撒出来。

    苏恩阳不知道的是,在二营的营地内,此时却发生着跟他的想象截然不同的情形。

    营部小会议室被临时征用当做考评团的接见室,五个人坐在一起,此时正一起看着一名坐姿非常标准的普通战士。

    这名战士是六连九排的兵,是考评团随意从名册上指着叫来的。面对眼前这些军衔各异的军官们,这名战士显然还是有些局促。

    “祁阳同志,你不要紧张。”

    五人中最左手的是名女军官,年龄比这名被称为祁阳的战士也就大那么两三岁。青春靓丽的容颜加上微笑时依旧非常明显的酒窝,让这位小同志如沐春风。

    不过春风显然惹人醉,战士非但没有放松,反而越发紧张了。

    看着他紧绷着的身体,还是坐在最中间那名少校笑着摇摇头:“不要怕,就是例行问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实事求是回答就好了,这次的问询我们会依照程序严格保密。”

    “咣当”,战士听到这句话,迅速起身向五人再度敬礼:“首,首长,你们尽管问就是了,我一定如实回答。”

    这会儿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小子绝对是个来到二营不到一年的新兵。也只有这第一年,被抽调到会是这个样子。

    “坐下说话。”少校摆摆手,示意战士坐下,这才开始问道:“对于你们营长来到二营的工作,你能详细谈谈自己的看法吗?”

    提到沈耘,战士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目光一直照在战士身上的几名军官露出了玩味的神色,这么犹豫,难道是有什么问题。

    “这个,营长,首长,当真有什么说什么?”

    这种话最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了,五名军官在这个时候集体点点头,然后看着战士等待他的回答。

    “说真的,我有点恨我们营长。”

    战士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五人的表情。见他们面色凝重似乎要记录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慌张起来:

    “首长,我这可不是要说我们营长的坏话。我恨他是因为他每一次对我们的讲评,都会将我们内心最深处最软弱的地方刺中,那种感觉,说真的,太痛太不舒服了。”

    “我有很多次看着他批评我们所有人,真的恨不得上去跟他干架。可是偏偏他说的全都是事实……”

    说到这里,战士低下了头。

    “我想,没有他这么刺激我们,这两个半月的训练我肯定坚持不下来。每天我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变得更强,让他承认我们不是躺在前辈功劳簿上的蛀虫。”

    五名军官此时几乎同时在自己的意见册上写下了这样的评语:

    “对战士们思想动态捕捉灵敏,但工作简单粗暴,不太注重对战士们的人格尊重……”

    这名叫做祁阳的战士说到这里,这个问题似乎就要结束了。

    但让五名军官有些诧异的是,他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但是我也很感谢和佩服我们营长,是他让我知道了作为一名当代军人应有的风貌……”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