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你们想要几个弹孔
    

    所有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白小军。

    有几个战士甚至觉得他这会儿是得了癔症了,要不就是沈耘暗中许下了什么好处让他来配合演出这样一场戏。

    两发子弹,一个弹孔。

    这种事情偶然出现一次也就够惊人的了,可是沈耘的靶纸上只有五个弹孔——难道,这种几年都难遇一次的事情,在刚才不到一分钟时间内,就出现了五次?

    开什么玩笑。

    这会儿就连蒙都没法解释这样的事情,到最后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演戏。

    白小军为了保护熟人沈耘的颜面,不得不站出来做出这样一个荒诞的解释,然后将这件事情成功掩饰过去。

    然后,沈耘该怎么羞辱他们还怎么羞辱,从此二营彻底陷入黑暗的时代。

    可是,熟悉白小军的他们又非常清楚,白小军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沈耘和他的关系先前他也说过,两人又不是什么过命的交情,用不着在首长面前这么演戏啊。

    而站在前方的蔺向辉,此时不得不凑到季永民身边,征询他的意见。

    毕竟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季永民全程观察了沈耘射击的过程。说起来,也只有他最有发言权。

    “团长,这个白小军说的是不是真的?五个弹孔,一百环,怎么说的感觉有些太梦幻了。”

    听着自己老搭档的询问,季永民笑了笑。

    “梦幻不梦幻,让他再打一次,你亲自看个清楚不就知道了?”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季永民那种笃定的表情已经告诉蔺向辉,这事儿,虽然确实梦幻了一点,但十有**是真的。

    蔺向辉还是有些不放心:“让沈耘重新打一次,那战士们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觉得咱们是在给沈耘台阶下,这样对二营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听到蔺向辉的担忧,季永民忽然大笑起来。

    还在怀疑白小军癔症的战士们听到团长爽朗的笑声,顿时注意力全都转移了过去。

    看到大家伙不解的目光,季永民点点头:“我知道大家伙都不相信,毕竟刚才只有我全程观察过刚才你们营长射击的情况。”

    “这样吧,这次多配发几台望远镜给连排军官,我让靶场在靶子附近放台摄像机,让你们营长重新打一次。到时候是真是假,看回放不就知道了么。”

    战士们有些轻微的议论。

    季永民知道蔺向辉担心的事情可能会出现,急忙补充道:“这次还让你们营长打五个弹孔,如果做不到,就证明刚才他脱靶。沈耘,你自己说,行不行。”

    季永民到底还是将皮球踢到了沈耘这里。

    能够得到这样一个证明的机会,沈耘自然无所谓了。

    反正对他来说,这事儿也不算太难。

    “报告,从两个到五个弹孔,随便战士们说一个,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对手里的枪械进行保养并需要一发子弹校枪。”

    季永民被沈耘这张狂的回答给震住了。愣了一下这才无可奈何地问道:“你说的,当真?”

    两到五个弹孔,乖乖,这可不仅仅是两发子弹一个弹孔了。沈耘直接上升到了五发子弹一个弹孔的程度。这要不是吹牛季永民都不相信。

    “沈耘,军中无戏言,给你一个机会,你重新考虑一下刚才的话。”

    战士们已经看出来了,季永民这确实是给沈耘台阶下。但他们也不太抱希望沈耘能十发子弹两个弹孔,只要能够证明一下方才十发子弹五个弹孔就已经足够了。

    “没关系,既然我敢说出来,就有把握能够做到。团长,让他们说个数吧。”

    拒绝了季永民的好意,沈耘没有一点犹豫。

    这下可彻底是骑虎难下了,季永民只能摇摇头,看着下边的战士们:“你们说,要几个弹孔。”

    “两个。”

    没的说,就连季永民这个当团长的都想打击一下沈耘的嚣张气焰了,更何况是下边早就被沈耘羞辱了很长时间的二营官兵。

    两个弹孔,无非就是想要稍稍打击一下沈耘。

    就算沈耘做不到两个,三个四个一样能够证明他之前打靶的成绩是一百环而非五十环。

    面对这个结果,沈耘只能表示,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将自己的枪械放在靶场工作人员抬来的桌子上,沈耘眨眼功夫便将其拆成了零件,而后用一块干净的抹布非常小心地清理着方才射击时熏染的火药气体。

    那种温柔的姿态,就像是慈母对儿女的呵护。

    擦拭,上油,而后装枪,空枪激发。

    一声清脆的声音让全程闭着眼睛的沈耘露出笑容,这次枪械保养非常成功,这会儿就剩下最后一个步骤,校枪。

    一发子弹早已准备好,沈耘校枪的请求得到准许之后,靶场工作人员便将只有一发子弹的弹夹交给他。

    重新卧倒在射击位上的沈耘瞄准了远处的靶子,轻触扳机,几个已经配发的望远镜的连排军官便看到靶纸的正中被一发弹头击穿。

    重新起身,沈耘点点头,示意可以接下来的射击了。

    在他保养枪支的时候,靶场工作人员已经在靶子周围设置了摄像机,此时经过靶纸更换之后,沈耘也已经重新装弹完毕。

    最为紧张的时候终于来临。

    靶场上再度陷入了空前的寂静。

    没有得到望远镜的官兵们似乎也想极目远眺,将那张方寸的靶纸看个清楚。

    “报风速风向气温湿度。”

    沈耘忽然冒出的一句话,还真是让靶场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这又不是打狙击,用得着这么专业的数据?

    不过沈耘既然问起,自然要准确回答。

    “无风,温度38,相对湿度92。”

    听过这些数据,沈耘似乎进行了一些思考。四十秒后,他终于射出了第一枪。

    十环,自然是没的说。关键问题还是接下来这一枪到底会打在原来那个弹孔上,又或者是,重新打出另一个弹孔?

    端着望远镜的军官们已经屏住了呼吸,而他们周围却有官兵们开始不停地碎碎念,似乎在催促沈耘快点击发,然后让这几位军官迅速报出结果。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