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实弹射击
    

    季永民和蔺向辉两人是一路大笑着回到团部的。

    坐在车上,他们手里还握着二营这次实弹射击的成绩统计表。那简简单单十来张写满了名字和数字的纸张,在他们手里宛如珍宝一般。

    而他们的脑海中,则依旧回忆着这次让他们充满了喜悦和欣慰的视察。

    靶场距离二营并没有多远的距离,运兵车摇摇晃晃开出半个小时就到了。

    来到这里,战士们完全忘记了早上据枪带来的疲惫,脸上纷纷露出兴奋的神色。

    不能射击的枪械,就是烧火棍。像他们这种装甲部队,专业技能是对装甲的操控,步枪射击本身就不会太多。所以一开始他们接受这些训练的时候,说不抵触是假的。

    但现在所有的抵触都烟消云散了。

    不少战士对沈耘居然还在某个瞬间升起了一点好感。

    至少,在沈耘上任短短一个月时间,他们就接触到了实弹射击,这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

    看到战士们这种精神状态,原本就打算给他们加油打气的季永民和蔺向辉更加用心地开始打腹稿。

    所以当第一批战士站在两人面前的时候,蔺向辉深情地劝勉道:

    “同志们,看到你们充满斗志的笑脸,我很欣慰。”

    “早上你们艰苦的训练,我和团长都一一看过了。在此,我想衷心地跟大家说一句,你们辛苦了。”

    “过去几年,党和国家一直提倡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我们一直在喊口号,可是今天,我看到大家将其付诸于实践,用自己的血和汗,来践行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

    “你们的辛苦,是有价值,有意义的。在这里多流汗,在战场上就少流血。”

    “团里会继续加大对这次训练的扶持力度。从物资供应,到装备补给,只要你们需要的,我和团长都会尽心竭力为你们做好准备。”

    “我希望,你们昂扬的斗志和亢奋的精神,能够从一而终。在这场艰苦的训练结束之后,我希望能够看到一支敢于自豪地声称是首长手中利刃的尖兵二营。”

    不愧是政委,一番话从种种角度肯定了战士们的辛苦。

    就连沈耘都觉得,能够听到这样的肯定,过去半个月的训练值了。

    蔺向辉讲完,便将目光投向了沈耘和苏恩阳。

    二营的两位主官,到底要出来一位给战士们打打气。苏恩阳想了想,还是让沈耘上去了。

    他是有意让沈耘在两位首长面前表现一下,哪知道沈耘上去的表现就让他瞬间大惊失色。

    只见沈耘从兜里掏出一枚弹壳,站在大家伙面前一晃:“知道这是什么不?子弹,一发,嗯,怎么的也要**毛吧。”

    “十发,起底八块钱。今天谁要是打不到七十五环以上,回去吃饭的时候就好好面对你眼前的饭菜思过去。”

    完了,这就完了。

    沈耘这番话简直就是最有效的兴奋剂,面对他的战士们已经开始咬紧了牙关,就差拿到子弹用成绩狠狠在沈耘脸上打几巴掌了。

    而苏恩阳已经哭笑不得。

    当着团长和政委的面,沈耘居然说的这么直接。

    按照顺序,四连一排一班的战士们率先领取子弹走到了射击位。听到靶场工作人员的口令之后,清脆的枪声轮番响起,短短两分钟时间,一班所有人就完成了射击。

    报靶员适时报出成绩,还真别说,一排一班,处处争第一,这成绩没有辱没他们喊的震天响的口号。

    全班平均成绩八十六环,最低成绩也在八十环的样子。比沈耘规定的底线都高出五分的成绩,让一班战士回来的时候趾高气昂看着沈耘。

    然后,他们就看着沈耘跟随二班的战士走上了射击位。

    不服气的战士们这会儿只想看看沈耘到底水平怎么样,虽然之前将他吹的跟神一样,可是这段时间就看到他体能不错了,其他的一概没有见识过。

    是骡子是马,这会儿终于要拉出来溜溜了。

    沈耘心里当然清楚这些人想的是什么。

    现在这些战士们心里那点傲气还需要继续接受打击,所以他也没有准备放水。握着枪来到射击位,迅速装好了弹夹,在射击口令发出的刹那,沈耘以极快的速度将十发子弹悉数射出。

    而后,静静等候二班其他战士射击完成之后,晃悠着重新走到了季永民和蔺向辉身边。

    望远镜一直掌握在季永民手里。

    看到沈耘回来,季永民脸上洋溢着笑容,完全忘却了之前他在战士们面前那两句有些出格的话语,送给沈耘一个不错的眼神之后,继续夸赞:

    “不愧是从特种部队回来的,有两把刷子。不过这些优秀的经验,往后也要用合适的方式传授给战士们。”

    这算是另类的提醒了,季永民可是希望沈耘能够将他浑身的本事都留在二营呢。

    明白季永民说的是什么意思,沈耘笑着点点头:“团长您就放心吧,我来就是干这事的。二营的战士为了超过我,就必须从我身上学习一些东西,相信战士们不傻。”

    有了这句保证,季永民总算放心了。

    而这个时候,报靶员已经开始报靶。

    所有战士都支棱着耳朵。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沈耘究竟打了多少环。

    尤其是那几个超过九十五环的,此时更是期待的不得了。如果沈耘成绩比他们低,那往后在沈耘面前,他们也能够挺直了腰杆跟他理论。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那种屏住了呼吸的感觉,让整座靶场都陷入了一种空前的寂静当中。除了报靶员的声音,似乎就连那呱噪的蝉鸣,都被战士们拦在了耳廓之外。

    “六号靶,八十一环。”

    近了,很近了。沈耘的射击位是九号靶。只要再报两个,就轮到沈耘了。

    似乎感觉就这样站着还不足以听清楚报靶员的声音,不少战士不自觉地向前探着身体。

    “七号靶,八十六环。”

    “八号靶,九十一环。”

    终于到了,九号靶。在这一刻全世界似乎就只剩下报靶员的声音,连自己的呼吸都无法引起颅骨的共鸣。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