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沈耘的奸商本性
    

    “报告两位首长,二营现在正在进行射击和体能训练,营长沈耘,请指示。”

    苏恩阳的回答刚刚过去没有多久,沈耘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两人面前。铿锵有力的回答,让两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沈耘这绝对是将他在军队里磨砺出来的油滑表现了个淋漓尽致,而且明明知道沈耘这是在说场面话,两人就是生气不起来。

    最终,只能是季永民来回答沈耘的话:“继续训练,你跟我们一起,四处看看。”

    此时的训练场上,据枪的,蛙跳的,仰卧起坐的,应有尽有。在季永民和蔺向辉的视角来看,这些训练虽然都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却有些杂乱无章。

    指着训练内容不尽相同的班排,季永民颇有深意地询问:“沈耘,这些训练是干什么用的?我可记得,这几天在计划中应该是射击训练和实弹考核。”

    季永民指向的正好就是那些练体能的。

    沈耘先是看了他一眼,而后又看了看蔺向辉,这才点点头:“据枪嘛,最多一个小时,这些战士的胳膊就会乳酸堆积,无法继续训练。”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闲着,所以就上了几个锻炼腰力和下肢的体能。基本上一次据枪训练配合五组20个体能,就可以进入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在这期间,炊事班会提供绿豆粥供大家饮用,防止中暑。”

    沈耘再度看了看季永民指过的那几个地方,非常肯定地说道:“刚才您指的是四连三排八班,五连四排二班,还有五连四排三班。”

    “这三个班级,在前几天的考核中总体成绩落后,总结会上虽然我没有说什么,但他们自己心里跟自己较着劲呢。”

    提起这个,苏恩阳就想笑。

    这哪是三个班级跟他们自己较劲,实在是因为上次的考核当中,沈耘和他所在的四连一排二班总体成绩位列全营第一,沈耘个人的表现又是其中最好的。

    对恨沈耘入骨的二营官兵来说,落后本身就是一件无法宽恕的事情,这三个班的成绩还大比分落后。

    沈耘确实什么都没有说,但在训练休息的时候,故意在这三个班附近转悠了一圈。

    那种比明说还要强烈的被侮辱的感觉,让这三个班的战士们心里充满了怒火。

    要不是苏恩阳知道沈耘是故意在激他们,还真得跟沈耘好好做做思想工作。

    反正现在在他的心里,沈耘就是一个非常另类,另类到骨子里有点贱,可是如果知道真相偏偏又恨不起来的大好人。

    跟方才苏恩阳汇报情况一样,季永民和蔺向辉这会儿从沈耘口中获取的信息,也不仅仅是三个班的问题。

    他们心里其实这会儿已经有底了。

    二师是甲种师,人员配备虽然不是满员,但编制却是满的。二营总共接近三十个班,沈耘来到这里差不多一个月,能够看一眼就认出随机抽出的三个班级,说明他对二营的了解,绝对非常深入了。

    季永民和蔺向辉还想试探一下。

    绕着几个训练场走了一圈,时不时指几个班级,沈耘居然能够将他们说的一清二楚。

    这种清楚,甚至具体到了班级内部班长副班长的基本资料,还有一个容易出问题的战士的情况。

    总体上来说,季永民和蔺向辉对于沈耘的表现是非常满意的。

    就在两人准备跟沈耘和苏恩阳进行简短谈话之后离开,沈耘忽然主动发出了邀请。

    “团长,政委,这会儿眼看着已经到了饭点。不妨在营里吃过午饭,然后休息一下,到下午咱们再去靶场看看。”

    下午有实弹打靶训练,苏恩阳是知道的。

    但他这会儿有些看不清楚,沈耘为什么要将这两位首长留下来。难道是想让首长看看战士们是怎么打靶的?

    “说吧,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季永民比较爽快,他很清楚沈耘这货根本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

    听着这位老团长的话,沈耘登时嘿嘿一笑:“团长,政委,您看战士们这段时间训练强度确实很大。虽然有我当恶人,最大程度激发他们的斗志,同时教导员非常负责地进行心理疏导,”

    “但招数用久了效果就会下降。对于教导员那一套,估计很多战士都开始不以为意了。”

    “如果这个时候两位首长能够出现在他们训练的场地,跟他们说一些切合实际的点评,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高,当真是高。

    苏恩阳不得不开始暗暗对自己这位搭档升起佩服的感觉。为了让战士们能够坚持下去,沈耘现在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就连两位首长,他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利用。

    沈耘当然知道季永民和蔺向辉不会升起,何况请他们过去,还有另外一重用意。

    “再说了,只看战士们训练,也看不出来什么东西。还不如到时候看看他们的射击成绩,相对过去有没有一些提升。”

    沈耘说的很直接,季永民和蔺向辉答应的也很爽快。

    能够主动提出对比从前,说明沈耘心里是有这个底气的。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不能拒绝。

    “我现在发现,你小子来军队是对了。这要放到社会上,还不成了大奸商。好,今天中午就在你们这里吃饭休息,下午我要好好看看你们的进步。”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继续不客气了。

    “既然这样,那我让通信员带着两位首长转转。我跟教导员离开训练太久了也不好,好不容易才跟战士们消除了隔阂。”

    季永民和蔺向辉两人脸上那叫一个精彩。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对待自己上级的军官。

    不过一想方才苏恩阳说过的营部军官没事的都来参加训练,两人也确实有些好奇。蔺向辉没好气地摆摆手:

    “行了行了,赶紧滚蛋。怎么现在看着你就来气。”

    沈耘如蒙大赦,立马拉着一脸懵逼的苏恩阳向两人敬礼,而后匆匆离开。

    看着两道迷彩的背影,季永民和蔺向辉忽然相对着哈哈大笑起来。

    站在两人身旁的通信员,局促不安地看着两位首长,静静等候他们的命令。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