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训练第一天就出现的问题
    

    “随便坐,反正你们也对我恨之入骨,还拘谨什么。”

    沈耘一句话可是没把二班的战士们吓坏了,虽然心里有些不大情愿,可脸上还得堆着笑:

    “哪能呢,营长您可别吓我们。我们就是些普通战士,可不敢恨首长。”

    还说不恨呢,这说话都带着怨气。沈耘又不是傻子,如何能听不出这些战士们话语里头带着的隔阂。

    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

    在计划中他就是用来当恶人的,只要能够提升二营的战斗力,这点误会他还承受得起。

    “我说过了,在训练期间,我就是二班的普通战士。不仅是我,除了军士长,就连教导员他们都各自下放到班排参加训练了。所以你们确实不用拘谨,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有了沈耘这句话,二班的战士还真没半点客气,直接毫无形象瘫坐在地上,三五成群开始闲聊起来。

    只有沈耘一个人,似乎彻底成了空气一般,压根没有人过来搭话。

    最终二班长看着实在有些别扭,只能凑到沈耘身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寒暄起来。

    “营长,刚才的训练,您觉得还可以吧?”

    得,到底还是问到了这个。沈耘笑着点点头:“完全符合之前集训时候的标准,这些基本的东西,就是要纠正一些坏毛病。”

    无聊地从地上揪了一根草叶,沈耘捏在手里,继续说道:“早些时候就看到你们开始在强调了,现在基本上稍微注意就不会有问题。想来这些东西用三五天就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二班长听到沈耘的肯定,心里居然还有些开心。

    不过当他仔细观察沈耘的时候,心里却有些骇然。

    在这种宛如蒸笼一般的天气里,沈耘站了一个小时的军姿,额头上居然只有微微一层细汗。

    一个小时的军姿啊,就算是体质特殊不容易流汗,到了这个时候也会渗出大滴的汗水。

    要不是体能达到了非常惊人的一个程度,在二班长的心里,基本上没有别的解释了。

    联想到之前教导员说沈耘曾在特种部队服役过,二班长倒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不过他心里也开始更加小心了,沈耘之前说想要让他给二营上下道歉,那就要在考核中胜过他。包括二班在内的很多人都在暗自下着决心,但现在看来,制胜的关键,到底还是要在专业技能上。

    从动员大会结束之后的一个早上,战士们就是这种枯燥的基础训练中度过。

    炊事班的战士只是提前了一个小时回到食堂准备饭食,或许因为时间紧精力差,中午的饭菜比其他时候质量要差了一点。

    当沈耘放下碗筷的时候,炊事班长主动找过来要做检讨,却被沈耘给拦住。

    “老班长,这件事情跟你们没关系,是我们事先安排的时候没开率周全。这儿我向您道歉。”

    责任在自己,沈耘没有一丝逃避,非常诚恳地说道。

    炊事班长也是老士官了,面对沈耘的道歉,他客气了一番,便就此揭过不提,而是将问题直接摆出来,希望沈耘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炊事班参加训练这件事情我不反对,但是营长您也看到了,这样弄饮食质量肯定会下降。战士们这段时间肯定需要大量补充营养,这么搞下去不行的。”

    沈耘当然清楚这件事情。

    现在他的思绪在不停运转。

    训练不能因为这个就漏掉任何一个人,但饮食质量同样要保证。到底该怎么办呢?

    眼珠子一转,沈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老班长,你看着这样行不行?你们炊事班总共九个人,三人为一组负责一天,其他人手从各班按顺序抽调。负责饭菜的人员,当天可以不用参加训练。”

    虽然饭菜质量肯定还是会下降,但绝对会比现在炊事班精疲力竭的时候仓促做饭好很多。

    而且抽调的人员一旦学会了怎么帮厨,到时候饭菜质量还会迎来一些小小的提升。

    老班长听着沈耘的想法,沉默了一阵子。

    这事儿到底有没有可行性,还真是需要好好考量一下。毕竟做饭这个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学会的,主要的担子,肯定还是要在那三位炊事班战士身上。

    在沈耘期待的目光中,老班长终于点了点头。

    “这样可以,虽然到时候咱们班战士的训练强度会比其他人低,但应该能够保证考核达标。”

    “最近这段时间都是基础训练,比起后边的其实更加轻松一些。所以就先这样试试吧,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把炊事班全都召回来进行专门集训了。”

    总算搞定了这件事情,沈耘跟老班长道别后,匆匆回到宿舍开始休息。

    当二营再一次投入热火朝天的训练,团部季永民的办公室里,蔺向辉坐在沙发上,正笑吟吟地看着这位双鬓显白的团长。

    “团长,二营的训练今天就开始,难道你就没一点感觉吗?”

    感觉?

    季永民当然是有的,不仅有,而且非常强烈。

    “怎么,政委也跟我一样,非常期待是吗?”

    “我跟参谋长在司务长那里跟了半个月,协调了方方面面的关系,才把他要的物资准备好。费了这么大劲,我要是不关心一下,那这力气都白使了。”

    蔺向辉说的非常直接。

    二营折腾这么一出,可说把六团今年一半的家底都要过去了。

    如果他这个做政委的还不上心,到时候出了问题他第一个要担领导责任。

    听到蔺向辉的回答,季永民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不过这几天只是基础训练,太早过去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再过一个月,第一阶段的训练就过去三分之一了。到时候咱们再看看情况。”

    季永民的提议切中了要点,蔺向辉自然是没有不同意见的。

    两人就二营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聊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蔺向辉这才悠然离去。

    看着门缝里老搭档的最后一丝身影消失不见,季永民这才喝了口茶水,随即长叹一声。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