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最简单的,却是最难的
    

    回到营部的沈耘,就连走路都是笑容满面的。

    苏恩阳看到他这个表情,不用问都知道,训练大纲的事情肯定在团部得到了肯定,不然沈耘也不会这么开心。

    “营长,新的训练,从什么时候开始啊?”

    苏恩阳是二营唯一看过全部训练计划的人,不得不说沈耘这次可是将所有人都坑了进去,包括他这个教导员。

    但从另一方面看,一旦训练完成,二营的战斗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候对他来说,还真是一件大好事。

    “今天是周四了吧,从今天开始,全营军官开始在晚上进行业务培训。半个月时间,应该可以将初期的训练内容进行规范。”

    沈耘不是不想更早一些施行自己的计划,但团部协调他需要的物资补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同时基层军官作为这次训练的具体执行者,首先要自己的能力过硬。

    半个月时间,也只能将第一部分的内容规范好。

    接下来正式投入训练的时候,还需要同步进行集体学习。

    苏恩阳想了想,最终同意了沈耘的提议。想要让战士们有所提高,军官就必须做出表率。

    沈耘看着点头的苏恩阳,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教导员,你可不要忘了,这些训练可是包括你我在内的。你难道不怕,被下边那些连长排长比下去?”

    沈耘就是想试探一下,苏恩阳是不是那种特别要面子的人。

    哪知苏恩阳咧嘴一笑:“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就算不能挑头,但是也坚决不垫底,这就已经足够了。何况,如果我比他们厉害,那还需要训练做什么。”

    这胸襟是当真坦荡了,但沈耘也同样放心了。

    “既然这样,那就通知到班级吧,这样能够最大程度培养教官班底,到时候咱们也可以轻松一点。”

    当天晚上,看到沈耘的面孔,不少军官依旧是一副愤怒的样子。

    沈耘已经无所谓了,能够愤怒,说明心里头还有大量的闲暇来考虑这些有的没的。

    想来他们很快便没有时间再想这些了,沈耘看着这些人,微微一笑。

    “把你们召集到一起,是要为接下来的训练做准备。二营战斗力到底能够提升多少,就要看这段时间内你们用心学习了多少。”

    “从今天开始的一周时间内,我们要将一些基础的东西过一遍。今天晚上的内容,就是基础的队列训练。”

    啥玩意,听到沈耘的话,军官们面面相觑。

    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之前被沈耘说的无比艰难的训练,第一课居然会是队列训练。

    看着这些表情怪异的家伙,沈耘摇摇头:“怎么,觉得队列训练很简单?”

    简单,当然简单。队列训练可是新兵营里打下的基础,经年久日的重复动作,到现在已经完全形成了肌肉记忆,这有什么难度。

    军官们自然是这般想的,可是沈耘却不以为然。

    新兵营教授的当然不差,但下放到各个连队之后,很多动作就变了味道。二营自然也有不少坏毛病,沈耘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客气。

    “过去因为很多原因,你们的动作都带上了很多形式主义的东西。从今天开始,二营就要将这些玩意统统摒弃掉。”

    “你们认为最简单的,恰好就是最难的,因为习惯一旦养成,想要矫正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现在,全体都有,绕仓库跑步走。”

    为了验证自己所言非虚,沈耘直接下命令让这些军官们开始运动。一圈刚刚完成,下一个命令便从他口中发出。

    “立—定。”

    听到口令的时候,军官队伍瞬间发出响亮的一声“啪”的声音。而后斗志昂扬抬头挺胸看着沈耘。

    那种表情,大有“看到了没有”的意思。

    然而,沈耘却摇了摇头,脸色中非但没有一点挫败感,反而露出一丝讥讽。

    “随便出来一个人,把立定的动作要领给我背一遍。不要说基层军官当的连这些东西都忘了,三秒钟,没人站出来回去统统把队列条令抄一遍。”

    抄写啊,永远都是小学生和军人的痛。

    队列条令那么多字,抄一遍绝对能让人洗心革面一次。

    白小军虽然在昨天被沈耘训斥了一顿,但打心底里,还是有些不服气。这个时候立刻站出来,当着大家伙的面朗声背诵:

    “齐步、正步和礼步时,听到口令……跑步时,听到口令,再跑2步,然后左脚向前大半步(两拳收于腰际,停止摆动)着地,右脚取捷径靠拢左脚,同时将手放下,成立正姿势。踏步时……”

    听到白小军完整地将要领背诵下来,沈耘点点头示意他归队。

    “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会儿你们用实际行动打了我的脸,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得意,是不是还有点美滋滋的感觉?”

    听着沈耘这么说,众人还以为是沈耘强行挽尊了呢。

    谁知道下一刻沈耘就变了脸。

    “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靠脚跟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吗?你以为震耳欲聋的跺地声,除了证明你们自己的虚荣和无知,还能证明什么?”

    “从现在开始,跑一圈立定一次。只要有一个人改不了这个臭毛病,就给我一直跑下去,跑到废了为止。我和教导员,跟你们一起。”

    向苏恩阳点点头,两人一起走到队列最前方,而后沈耘开始发出了跑步的口令。

    没有人觉得沈耘这是在小题大做,因为沈耘是严格遵照队列条令进行的规范。

    相反他们却真的如同沈耘所说,这个跺脚的举动就是为了在首长面前显示一种昂扬的精气神。

    一边跑动着,这些军官们一边回味着之前沈耘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队列最前边这位新营长,似乎跟他们之前经历的不少首长,有着本质上的不一样。

    至于到底哪里不同,他们却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述出来。

    于是,这里的每个人都品尝了走神付出的代价。

    沈耘喊出第二个立定口令的时候,近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继续跺地。轰然的声响之后,迎来的是沈耘冰冷的下一个跑步走口令。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