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年轻军官寻求进步,我不需要
    

    团部,团长办公室。

    手里握着厚厚一叠材料,看着去而复返的沈耘,季永民感觉非常有意思。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种一上来就热得官兵们怨声载道的营长。”

    沈耘清楚季永民这不是要算账,不过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清楚。将自己在二营面前说的话完完整整说了一遍,而后讲述了自己的意图。

    看着季永民若有所思的样子,沈耘恭敬地汇报:“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团长,这就是我说的新的训练大纲,还请您不吝指导。”

    季永民并没有立即翻阅,而后面色严肃地看着沈耘:“你知道,更改训练大纲,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吗?”

    沈耘当然很清楚,曾经担任过作训参谋,他所熟悉的事务可不仅仅是制订演习计划。像训练大纲这种东西,他也是接触过的。

    “团长,我当然清楚后果的严重性。所以,今天我来,不仅是为了提交训练大纲,同时也是找靠山来了。二营的训练,肯定会出现许多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团里的支持,那这场训练肯定会被当做政绩工程面子工程。”

    “我迫切地希望,二营能够完成一场华丽的蜕变,成为首长们手中的一把尖刀利刃。”

    本来季永民以为沈耘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占据大义。

    哪知道自己听到的居然是沈耘对这件事情不良后果的估计和坚定的决心。

    一时间季永民也有些动容。

    他是六团土生土长的军官,对六团的感情自然非常深厚和真挚。他当然希望六团能够更创辉煌,尤其是,到了他这个岁数,还没有明确前途的情况下。

    六团这块心头肉的前路,或许比他自己的还要迷茫一些。

    季永民一直以来的担忧,被沈耘这番话勾动起来。一时间,办公室里忽然陷入了沉寂,除了两人轻微的呼吸声,便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

    沈耘一直在等。

    从当初看到季永民资料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这是位希望在自己的岗位上焕发最后光辉的老兵。

    所以沈耘才会对他说出找靠山这种在军队里属于禁忌的话来。

    此时此刻,他很清楚季永民的心里正在进行复杂的衡量。而且,他也清楚,自己不用等太久时间,就能够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果然。

    时间约摸过去了半个小时,得亏沈耘站军姿的基本功还算过硬。

    季永民终于有了新的动作,先是抬手示意沈耘坐下,而后缓缓翻开那厚厚一沓纸张的扉页。

    对于训练大纲的撰写,沈耘可以说得上重操旧业了。

    在家的那一个月里,基本上这上边所有的文字都被沈耘修改过好几遍。所有内容还让老爷子参详了好几遍,可以说这份大纲早就超越了营级主官能够看到的层次。

    季永民一开始还是抱着指导的想法看这些内容的,可是越看到后来,就越发现沈耘这份大纲的精华所在。

    所有的训练都跟实战挂钩,甚至有些时候,将实战的条件设置成了最为艰苦的环境。

    季永民的脑海里模拟了一遍,发现如果能够将这份训练执行下去,那二营真的可以成为沈耘口中所说的尖刀利刃。

    “原则上,我同意了。”

    足足两个小时以后,沈耘等的肚子都有些饿了,季永民这才吐出一句让他心里万分欣喜的话来。

    “不过你也不要太得意,这件事情,到底还是要拿到党支部会议上研究的。政委和参谋长那边如果有反对的意见,我也没辙。”

    虽然对手头的训练大纲非常赞赏,季永民并没有把话说满。

    到底六团不是他的一言堂,很多事情还需要跟其他人商量着来。

    有季永民这句话,沈耘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在六团,季永民才是军事主官,他的意见在党支部会议上要占很大的比重。至于蔺向辉,沈耘早就已经通过气了,那个时候蔺向辉就表示了赞同。

    所以,现在只需要关注参谋长那边了。

    季永民说到这里,想也不想,直接拿起电话向蔺向辉和参谋长通气。

    仅仅通过他的语言,沈耘便知道这论证的会议下午便要召开。

    团里对他这个新任营长的重视,让沈耘心里暗自下定决心,如果大纲能够被顺利通过,那么他绝对会付出百分之两百的认真来执行它。

    机关食堂解决了午饭,沈耘在会客室里短暂地休息了一会儿,便得到通知再度前往会议室。

    二进宫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沈耘熟络地站在门口迎接团部首长的到来,准时两点整,与会的所有人全都就坐,季永民开始发言:

    “这次临时会议是我提议召开的,会议的主题就是关于沈耘提出的在二营试行新的训练大纲的事情。”

    “训练大纲的内容,想必大家中午都已经做了了解,现在先请沈耘同志陈述一下这么做的理由。”

    蔺向辉点了点头,示意沈耘开始发言。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想必各位首长已经听说了,我现在成了二营的公敌。”

    向在场所有人敬礼之后,沈耘冒出这么一句。本来还有些严肃的会议室,瞬间爆发了一阵浅笑。

    笑声过后,沈耘才正色说道:“事实上我并不想做一个恶人,如果我对二营没有一点感情的话。”

    “年轻的军官想要谋求上进而搞出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情,如果各位首长了解我的履历,就应该知道这一套我并不需要。我现在,是真心想要提升二营的战斗力。”

    倒不是沈耘在吹牛。

    别人不清楚,蔺向辉可是非常了解。

    沈耘刚刚升衔少校,就获得了一等功。再加上他在特战大队的卓越功绩,要不是还差几个月,只怕现在军衔都跟他一样了。

    更何况规矩之外,还有来自各级首长对沈耘的重视。

    如果他真的想要谋求上进,只需要在特种部队再呆一两年,回来之后未必不会跟他一样成为团级军官。

    而沈耘的发言还在继续:

    “不管是二营,还是六团,如今都需要做出一些成绩,让全军区知道我们的名字。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向更辉煌的荣誉迈进。”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