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不服啊,证明给我看
    “报告。”

    台下嘈杂了半天,就在沈耘准备进一步激将的时候,他终于看到队列前排一名年轻的军官站出来,死死盯着沈耘。

    这张还稍显稚嫩的脸,沈耘印象很深刻。

    没想到一晃六年多过去,自己居然会跟他在这里相遇。

    “白小军,你想说什么?”

    不仅是苏恩阳,所有二营的官兵此时都惊诧地看着沈耘。要知道白小军昨天晚上因为任务,没有参加苏恩阳组织的支部会议。

    可沈耘如何能够一口叫破他的名字,态度还忽然变得温柔起来?

    难道,这两人认识?

    与沈耘一样,白小军同样对自己仰望着的这张脸充满了熟悉的感觉。那几年上大学,他可是一直将眼前这张脸参演的那部电视剧当做激励自己的精神支柱。

    谁知道,当再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居然会成为自己的营长,而且还如此不顾大家的颜面,大肆羞辱自己的部队。

    “报告营长,无论如何,这都是我的部队,是我的家。我不允许任何人,对它有哪怕一点点的侮辱。”

    性格是有了,沈耘非常满意。

    但这并不能成为他收回前边那些话的理由。

    “白小军,我们认识,已经有六七年了吧。来到部队,成长很快,我很欣慰。”

    原本还一副要将二营所有人踩在地上摩擦的架势,这会儿忽然跟白小军拉起了家常。

    这样急促的转变,让很多人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现在站在台上温言细语的人,还是刚才那个被自己等人恨得牙痒痒的家伙么?

    “你知道吗,我一直非常敬重你的爷爷。他的行为,是我来到部队之后思想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

    “看到你我很开心,可是在这里看到你,我又很悲伤。我不知道,你到底继承了他老人家的几分精神,因为就连你自己,似乎也有些迷茫了。”

    “如果躺在功劳簿上吃饭,他老人家不会是当年那个样子。我还记得我站在你家门口吃闭门羹的样子,你呢?”

    “二营过去的荣誉,那是无数先烈和前辈用他们的血汗换来的。到现在,也就只剩下这些了。你们盲目地捍卫着这份荣耀,却没有用自己的血汗,将蒙在它上边的灰尘擦净。”

    “说拉出来五个人把你们打废,都还是客气的。毫不留情地说,你们就是躺在前辈功劳簿上的蛀虫。”

    “很生气,恨不得狠狠把我揍成猪头。是吗?是什么让你们充满愤怒?是我罔顾事实吗?又或者,是我这些话,戳中了你们的痛处,揭露了你们的伤疤,道出了你们的本质,撕下了你们的面具?”

    沈耘看到,随着他声色俱厉的话语,不少战士和军官已经闭上眼睛,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猛药急攻之后,就要用温补的办法来弥补这种因为尖锐的话语带来的心理上的裂隙。

    沈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叠的非常整齐的纸张。

    “来的时候,我已经向政委请示过了。对于这样一个二营,已经到了不下猛药无法医治的程度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再过一段时间,二营将执行新的训练计划。训练周期,半年;预定目标,成为师里的尖兵部队。训练人员范围,全营从我到普通一兵,所有官兵概莫能外。”

    “如果不想让自己成为真正的蛀虫,就做好吃苦受累流血流汗的心理准备。最终考核不合格的,统统给我去团农场养猪。”

    “从现在开始,各连队按顺序,前往营部荣誉室参观学习。每个连两小时时间,其余的继续训练。参观结束之后,每个人写一份思想报告,在新的训练计划执行之前上交。各自带回。”

    好端端的欢迎仪式被沈耘弄成了批评大会,即便苏恩阳事先就被沈耘提醒说要做好心理准备,此时依旧有些难堪。

    看着队伍各自带回,看了周围面色不虞的军官们一眼,这才来到沈耘身边。

    “营长,您今天的话也太重了吧。”

    看着苏恩阳的表情,沈耘心里倒是落下了一块石头。他现在就怕这个教导员也被自己的话给弄得心浮气躁,从而跟自己唱对台戏。

    “教导员,我之前的话确实有些出格,还请您不要往心里去。”

    先是诚恳地向苏恩阳敬礼,沈耘这才叹了口气解释道:“其实这种问题,不仅仅是二营,其他部队也有。究其原因,无非是安逸太久,觉得战争距离咱们太远。”

    “如果我不用这记猛药,接下来新的训练计划执行起来就会大打折扣。来之前我跟政委软磨硬泡要这要那,如果达不到预定的目标,你让团长和政委怎么看我。”

    “你找政委伸手了?”

    苏恩阳倒是不奇怪沈耘在蔺向辉那里立军令状,真正让他震撼的是沈耘的胆量。

    他还从来没见过尚未赴任就早早找上级要东西的。

    沈耘嘿嘿一笑:“反正政委说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提出来,我总不能装作啥都不需要吧。铁板钉钉的好处我要是放过了,那我就真是傻了。”

    “接下来的训练,需要的弹药装备和物资都非常多,如果那个时候不开口,接下来伸手得到的就要打折扣了。”

    在特种部队呆的时间久了,下放到地方部队最为蛋疼的莫过于后勤。

    沈耘深谙其中的猫腻,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当老实人。

    听到沈耘这话,苏恩阳忍不住冲他竖起一根大拇指:“你厉害。”

    “对了,营长,你是怎么认识白小军的。听话认识的时间还不短啊?”

    到底他还是问起了这件事情,沈耘浅浅一笑:“看来我有必要满足一下教导员的好奇心了,其实我跟白小军,就见过一面。”

    迎着苏恩阳诧异的目光,沈耘开始讲述自己当初被白老爷子拒之门外的事情。

    讲述完毕之后,沈耘深深地叹了口气:“像白老爷子这样的军人,这个年代已经不多了。我们即便做不到他老人家那样,却也需要学习他的那种精神。”

    苏恩阳深以为然。

    “是啊,论单兵素质,我们确实已经走在了前辈的前头。但论思想境界,我们还差的远呢。行了,回去跟我说说你制订的新的训练计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