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这样的二营让我很失望
    食堂里吃饭的战士们只是看到一名少校跟随着自己的教导员走进来,却没有看到有任何加餐的痕迹。

    原本还嘀咕着这是不是新来的营长,如今发现这位居然跟大家伙吃一样的饭,瞬间也就放下了这种猜测。

    只是好奇这是不是团部机关过来公干的军官,只是看了几眼,战士们该做什么依旧做什么,就连普通的连排主官们,也有些心里犯嘀咕。

    直到晚上的会议召开,这些人才发现,原来沈耘当真便是调任来的营长。

    一夜无话。

    早饭吃过,战士们已经做好了将衣服湿透的准备,匆匆集合准备前往各自的训练场。

    就在这个时候,各连连长忽然出现。

    “全体都有,目标一号训练场,跑步前进。”

    虽然有些不解,但不少战士依旧联想到了昨天下午和今早在食堂遇到过的那名少校。

    怕不是上级有什么指示?

    带着这样的疑惑,战士们来到一号训练场。微风下屹立着的大舞台上,营部的所有军官都站在上边。

    众多人围拢在中心的,正是战士们一直在犯嘀咕的那位少校军官。

    虽然距离相隔甚远,不过战士们明显能够感受到这位军官在看着自己。那种锐利的目光,明知道也不能把自己怎样,可战士们就是觉得有些莫名的心慌。

    站在台上的沈耘看着台下战士一个个避开自己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别的不说,这心理素质,看来还是需要提高啊。

    刚才他释放的那种目光,是他在特种部队进行实战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观察敌人的目光。只是在这种目光中,又多余增加了几分杀气。

    很可惜,就算自己是军官,可没有一个人敢于跟自己对视,这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苏恩阳看到战士们精神抖擞地来到自己面前,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

    在他的认知里边,这样的状况至少能够反映出,这支部队是一支精神亢奋斗志昂扬的部队。

    经由自己的手,将这样一支部队交到新任营长手里,至少能够说明在过去两个月的训练当中,自己这个兼职营长还是尽职尽责。

    “同志们,今天是个好日子。就在今天,我们二营迎来了第十九任营长。”

    “营长在来咱们这里之前,曾经担任过连队主官,作训参谋,甚至还有在特种部队的经历。军政全优,敢于创新,是我们军区甚至全军都赫赫有名的人物。”

    “作为教导员,我很高兴咱们二营能够迎来这样一位优秀的主官。下面,请营长为我们讲话。”

    居然真的是营长,战士们听到苏恩阳的话,简直惊呆了。

    既然是营长,那昨晚的接风宴呢?还有,居然在特种部队呆过,难怪看着这么年轻就当了营长。

    战士们心里都有了一种期待感,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沈耘这样被苏恩阳夸成了花一样的人物,能够为二营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向苏恩阳以及其他军官点点头,沈耘向前跨出一步,终于收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起了那种锐利的目光。

    “很多人觉得,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我应该说点什么,以表现自己对二营的喜爱,以及对于新岗位的热忱。”

    “官面的话,这两天我已经说得够多。今天趁着大家都在,咱们说点其他的。”

    “首先,是我能够为二营带来什么?”

    别具一格的发言,让苏恩阳忍不住摇摇头。自己这个搭档的做事风格从昨天下午开始,自己就已经有了充分的感受。

    不喜欢形式主义,说话比较直接,用当下世面上流行的话来评价,那就是个耿直boy。

    只是没有想到当着全营战士的面,他也会这样做。现在,难道就是要立flag了么?

    心里有些不安,不够苏恩阳还是开始仔细听沈耘的话,想要知道沈耘的预想当中,他到底能够为沈耘带来什么。

    “先进的战术,傲人的成绩,瞩目的荣誉,还有优良的作风。”

    四样让二营所有人都位置侧目的东西,从沈耘的口中一字一句说出来,似乎有种独特的魅力。

    那种魅力,引诱着在场所有人想要迫不及待地拥抱这些东西。

    可沈耘接下来的话便将他们从那种幻想中的获得感里,彻底剥离出来。内心似乎像是被完全抛弃在寒风之中,冰冷的现实让他们的身心猛地为之一紧。

    “这些东西,不是我说有就能有的。所以,作为交换,你们就要在得到这些东西的过程中,付出自己的泪水,汗水,精力以及时间。”

    沈耘已经能够感受到不少战士心里发出的那种不满。

    这种情况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先前那些,只不过是这记猛药的一味药引子罢了。

    “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政委告诉我,二营是一支有着优良传统的老部队。”

    “可是,除了这些,二营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值得夸耀吗?”

    说到这里,沈耘双手一摊。那种遗憾的语气让二营全体官兵怒目而视,可沈耘却视而不见,依旧自顾自地说道:

    “近五年来,二营没有获得过哪怕一项军级以上的集体荣誉;近八年,没有获得过军区级以上的集体荣誉。要不是有几位业务娴熟的老班长支撑,连个人荣誉都争取不来几个。”

    “虽然我还没有真正见识过你们的战斗力,但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样的你们,在我来之前带的兵里边,随便来五个人就能够把你们全都打废。”

    沈耘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前后左右散发出来的那种怒火。

    药效已经开始发作,现在就需要他这个医生来进行正确的疏导了。

    “如果觉得我说的有什么错误的话,尽管站出来质问我。”

    迎着沈耘那种近乎蔑视的目光,台下的队伍里已经有很多人蠢蠢欲动。

    只是,沈耘的话,他们却压根无法反驳。

    除了那句随便来五个能将他们一个营打废的话之外,沈耘说的其他东西都是事实。

    激烈的言辞让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