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接风宴?
    

    “唉,听说了吗,咱们的新营长,今天就到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我那个文书老乡说的,中午团里来电话,让咱们教导员去开会,为的就是这个事情。”

    “嗨,来了就来了呗。反正营长来不来,咱们都是一样的训练。”

    “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新官上任三把火吗?新营长来了,就算训练是一样的,还有可能搞些其他的东西出来折腾咱们。到时候你再看看。”

    消息灵通的战士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往下说。而他身边的另外一名战士,则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下来。

    开完会的沈耘,便直接被交到了二营的教导员苏恩阳手里。

    蔺向辉这么放心,完全是因为苏恩阳跟季永民一般,都是在六团一路升迁上来的,对六团的情况,苏恩阳非常了解,倒也不用额外找人来帮沈耘。

    苏恩阳比沈耘要大五岁,正是方才坐在沈耘身边的那位少校。

    不同于其他的政工干部,苏恩阳的脸庞明显有些黢黑。凑近了看,鼻尖上还有被晒脱皮后新嫩皮肤的颜色。

    帮着沈耘将行李搬上车之后,两人一起坐在后边,苏恩阳开始拉开了他的话匣子。

    “营长,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这段时间营里的训练事务一直都是我在主持,可是没把我给累趴下。你这一来,我终于能放下担子了。”

    苏恩阳的话证明印证了沈耘的猜测。

    面对他的善意,沈耘笑着点点头:“像教导员这样允文允武的政工干部,在咱们团看来也算是独一份了。”

    “不过交接的事情,还需要缓两天,我想在这两天时间内,能够跟你详细了解一下咱们营现在的训练情况和战斗力。”

    从沈耘这番审慎的话语中,苏恩阳便能够听出沈耘是个真正做实事的人。面对这样的搭档,他当然是非常乐意的。

    政治工作多年,他已经能够分辨什么样的人对二营来说是最合适的。

    他身边坐着的沈耘,显然正是自己期待的那个人。

    “客气什么,协助营长迅速了解营里的各项事务,也是我这个做教导员的职责所在。相信二营有你这样的营长,也会焕发出新的活力。”

    面对苏恩阳的夸赞,沈耘不置可否的笑笑。

    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在蔺向辉面前说的那番话,估计他这会儿就不应该是开心,而是要担心了。

    又闲谈了一段时间,透过车窗,沈耘已经能够看到几栋低矮的楼房矗立在空旷的郊野。

    不用苏恩阳解释,沈耘也清楚,二营的驻地,终于到了。

    两人乘坐的军车本来就是二营的干部用车,岗哨前的士兵看到车牌,又看了看主动落下车窗后露出的苏恩阳的脸,匆忙拉开路障,放车辆通行。

    跟团部的建筑分部方式一样。

    正对大门的,就是二营的办公楼。

    苏恩阳可不会在这时候就带沈耘上去,车辆绕过办公楼,走了不到两分钟,终于停在宿舍楼下。

    “这是咱们的宿舍楼,除了营级干部单独一间之外,其他跟普通战士没有任何区别。营长,走吧,咱们先放下行李,然后再去看看办公场地。”

    沈耘自然是听从苏恩阳的安排,放好了行李,随即来到办公楼,在这位热心的教导员的介绍下,迅速熟悉着这栋楼各个楼层的功能。

    眼看着将近饭点,苏恩阳笑了笑:“营长,这些东西,咱们放着慢慢熟悉。这会儿已经到了饭点,咱们也该到食堂就餐了。”

    抬起手腕,沈耘看了看时间。

    五点五十分,算上前往食堂的时间,确实也应该行动了。

    倒不是沈耘肚子饿,他是想在食堂门口提前看看二营的战士们。事实上,想要迅速了解一支部队,只看他们愿意让看的那部分,显然是不够的。

    唯有仔细观察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细微举动,才能知道这支部队到底如何。

    苏恩阳并不知道沈耘是怎么想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接到通知的时候,我特意嘱咐了炊事班,下午搞几样菜给你接风。”

    “接风?”

    沈耘听到苏恩阳的话,摇了摇头。

    一时间苏恩阳本来有些笑意的脸色,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看到他这个表情,沈耘半是解释半是道歉:“教导员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除了私人原因之外,我从来没有在部队里跟战士们吃过两样饭菜。”

    “我刚来,就以接风的名义吃小灶,这让二营的全体官兵怎么看我?他们会想,当官的都这么摆排场了,他们还在吃十三块。”

    “一旦让战士们产生这样的心里,这队伍啊,就不好带了。别人我管不了,但我自己,必须不能让这些在战场上生死相依的战士们寒心。”

    沈耘的话,让苏恩阳有些动容。

    接风宴,其实在二营很多军官来的时候都办过。

    私底下他也没有听说有人会议论这种事情,可是经沈耘这么一说,还真成了一个问题。

    他是政工干部,可不觉得沈耘这是夸大问题。

    “营长说的是,”面对比自己小五岁的搭档,苏恩阳不得不赞同沈耘的说法,同时检讨自己的行为。

    “我作为教导员,在部队思想建设方面,反倒不如你这个营长,真是有些汗颜了。这件事情,趁晚上开会的时候,我要当着大家的面做个深刻的检讨。”

    见沈耘要阻拦,苏恩阳摇摇头:“不用劝我,我从一当兵,就在六团。我不想因为我的行为,让二营和六团蒙羞。”

    深吸一口气:“何况,比起个人的颜面,二营上下一心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这点担当,我这个教导员,可就白当了。”

    沈耘还真没看出来,这位老大哥一样的教导员,居然有这份胸襟。

    毕竟这事儿要是搞大了,很有可能会耽误他下一步的升迁。

    对苏恩阳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如果这两年不能正常升任,那往后很有可能面临的就是复员的结果。

    “教导员,这件事情,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用错了方式。检讨,可以有,但不用搞这么大。营里民主生活会的时候,相互检讨就好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