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该提的要求一样不差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什么,对沈耘来说,或许就是对家产生了无比的眷恋。

    这是一种只要看到家人在旁就不愿意离去的疏懒,是一种吃着家常的饭菜就油然而生的幸福,同样是一种面对离别时忍不住要掉眼泪的愁绪。

    尤其是最后一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以及韩玉华和一心小丫头齐聚一堂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难受。

    沈耘不愿意看到家人泪眼婆娑的样子。

    早上不到五点钟,便悄悄地起床,带着昨晚韩玉华帮他收拾好的行李,蹑手蹑脚走出了家门。

    乘坐南下的列车,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幕一幕不停地倒退,沈耘脑海里不禁又想起这些天跟家人团聚的情形。

    发现沈耘消失不见后家里的电话,更是将这种离别的愁怀扯成一道看不见的丝线,不断地随着距离越发牵扯着彼此的心。

    直至车辆到达目的地,这种愁绪才随着逐渐开始的忙碌得到了些微的缓解。

    彭城,对沈耘来说,这又是一段新的征程。

    他所在的六团很好找,下了火车,乘坐的士不过四十分钟的车程,沈耘便站在了团部门口。

    六团是一支历史悠久的装甲部队,迄今为止,团史已经有七十余年。

    虽然番号几经改变,但六团的历史和精神一直得到了完好的传承。

    比起沈耘见过的其他装甲部队,六团的标志物,说得上非常古老了——一辆外壳油漆斑驳的94式超轻型坦克模型,即便站在大门口,也一样能够看到它静静停放在团部办公楼前。

    正是这从倭寇手里缴获的坦克,组建了第二装甲师的前身华东坦克队的班底。

    在历次大型的战役中,在华东坦克队的手里,它绽放出了夺目的光彩。

    值勤的战士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位被出租车送来的少校,而后敬礼询问:“首长好,请问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吗?”

    放下行李,沈耘向不远处的战士回了一礼,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和调函:“你好,我叫沈耘,刚刚调到咱们团。这是我的证件。”

    “您就是新来的二营长?”

    战士有些惊讶。

    本来他就有些猜测呢,没想到还真的给猜中了。匆匆接过沈耘的证件,仔细开始查验。

    一分钟后,战士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向沈耘经历之后,匆匆来到值班室门口拨通了电话。

    “报告,新来的二营长到了。没错,这会儿就在门口。”

    简单地向上汇报之后,这名战士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当然了,目光少不了时不时在沈耘身上打量,沈耘知道,这纯粹就是在好奇他这个人了。

    不到三分钟,沈耘便看到一名军官从那架坦克模型后转出来,很快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来人沈耘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从他休假这个月获取的资料得知,这位便是他的顶头上司,六团的政委蔺向辉。

    蔺向辉年龄约摸四十出头,想必常年担任政工干部,不算很薄的眼镜片,依旧难能掩盖他眼眸里散发的儒雅气质。

    看到沈耘向他敬礼,蔺向辉还礼之后,非常热络地欢迎:“沈耘,我跟季团长已经等你很久了。”

    “团长可是一直念叨着你呢,可惜你来前没有通个气,今天他下去团农场视察去了。走,咱们进去说话。”

    蔺向辉说完便准备帮沈耘拎着行李箱,沈耘不得不匆忙拒绝——哪里有上级给下级拎包的事情,这要传出去,他沈耘的脸往哪搁。

    带着东西直接来到蔺向辉的办公室,放下行李箱和背囊,沈耘给两人倒了茶,这才在蔺向辉的示意下坐在沙发上。

    “你的名字,在咱们东南军区可谓如雷贯耳了。当听到军区将你安排到我们团的时候,说真的我跟团长可是兴奋了一晚上。”

    蔺向辉从一开始就释放出一个信号,那就是六团对沈耘的到来表示极度欢迎和重视。无形之中,让沈耘对还没有就任的岗位,产生了不小的压力。

    “感谢政委和团长的重视,接下里的工作中我一定会倍加努力,不负两位首长的厚望。”

    沈耘的表态让蔺向辉非常满意。

    “无论从军事技能,还是军事理论,以及政治思想工作,我相信你一定能够为二营带来新的活力。不瞒你说,在兄弟单位争相绽放光彩的时候,我们六团一直没有什么新的成就。对我跟季团长来说,身上都背负着不小的压力。”

    “现在你来了,我想,这部分压力,就需要转移一部分在你的身上。二营是支传统优良的老部队,我希望,你到那里,能够发挥你的模范带头作用。”

    蔺向辉的言语可以说得上是掏心掏肺了。

    沈耘感觉肩上的担子越发沉重起来,面对这样的挑战,他自然不会拒绝和害怕,只是有些问题,沈耘不得不提前跟蔺向辉说明。

    “政委,您跟团长能够这么信任我,自然是我的荣幸。但是有些问题,我想在就任之前,能够跟你详细说明。”

    沈耘自嘲地笑了一声:“想必您也看过我的资料,知道我其实也是个刺儿头。”

    一句话让蔺向辉忍不出露出笑意,这个形容,还真别说,确实是有点贴切的。

    他也风闻,沈耘带兵,确实没的说。但问题也多,基本上军中有些他们不敢跨越的红线,沈耘就敢梗着脖子触犯。当然了,最终的结果基本上都是好的,所以沈耘才能一直顺风顺水到现在。

    不然,即便有军区首长看重,只怕沈耘也只能乖乖沦为普通军官。

    “二营的情况,我在休假期间也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过。二营的战斗力,到现在基本上处于常规作战部队的中流,没有优点,当然,明显的缺点也不存在。”

    “作为二营现任营长,我希望我带的兵,能够成为六团乃至二师一支响当当的尖兵。所以,接下来六个月,二营将会面临艰苦的训练。”

    “弹药,装备,补给,这些东西,我希望团里能够在这六个月给与二营一些特别的支持。”

    沈耘自然是需要提要求的,作为一个在基层部队呆过好几年的军官,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