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最好的教育,是言传身教
    

    在场的很多人其实年龄都不是特别大,家属院里像韩伏虎这个级别的已经算是顶头了。

    他们的年龄注定他们可以接受一些比较新鲜的事物,沈耘用多种方式论证了在幼儿园搞爱国主义教育纯属政绩工程之后,便再也没有了质询的声音。

    相反,对于孩子在什么阶段该怎么教育,反倒成了沈耘被追问的最多的问题。

    当一个个小孩子睡着在家长的怀里,这场延续了三个小时的讨论,终于在沈耘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宣告结束。

    回家的路上,韩伏虎看着沈耘,略带几分惊奇地问道:“我说,你还有什么本事是我这个老丈人不知道的。两年不见,你小子居然连怎么带孩子都懂了,早知道就该把你叫回来带这小丫头。”

    提及这个,沈耘不得不惭愧地低下头。

    “爸,我知道,这两年辛苦你们了。今天去幼儿园,我才知道这丫头居然成了幼儿园一霸。”

    韩伏虎闻言摆摆手:“孩子,你是该带。不过你也不用惭愧,我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这次工作调整之后,孩子还是留在京城吧。等玉华有时间,经常带一心去看你好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沈耘并没有意见。

    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这次工作调动之后会不会一直稳定在第二集团军第二装甲师。

    所以韩玉华娘俩也没有必要跟着自己随军受颠沛流离的罪。

    一夜无话,第二天沈耘送小丫头上学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那些家长们有些惊讶和赞叹的眼神。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会这样悄悄过去,哪知道时间过去了一周,再次接小丫头回家的时候,沈耘居然得到通知,要他们在次日早上九点钟陪着孩子一起到校开家长会。

    家长会啊,沈耘小时候倒是坑他老爸在家长会上丢过脸,可作为家长参加自己孩子的家长会,还真是第一次。

    新奇的感觉之后,沈耘开始考虑这次家长会的主题是什么。

    不是他想的太多,主要自己大闹幼儿园刚刚过去这么短时间,如果不是跟这个有关系的话,沈耘自己都不相信。

    只是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放下了这些念头,继续趴在电脑前整理他在新岗位上需要的资料了。

    家长会的时间转瞬即至,比起沈耘的忐忑,小丫头倒是有些激动。

    在小朋友面前她已经无数次夸耀过自己的爸爸,如今终于能够将自己的爸爸带到大家面前了。

    一早上起来在韩玉华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之后,便不停催促着沈耘整理着装。那种气势,直逼当年沈耘担任魔鬼教官的时候。

    哭笑不得穿好便装,在小丫头极其不满意的表情下,一道走出了家门。

    沈耘当然清楚小丫头为什么不高兴。

    这个问题早在前几天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无非就是他不穿军装,小丫头感觉自己不帅了。

    对于这个答案沈耘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当真是欲哭无泪,人还是那个人,就一身衣裳的差距,小丫头的态度就出现了这样的反差。

    好说歹说,到底还是得到了一点理解,可是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用——小丫头该不开心照样还是不开心,哪怕解释的再清楚也没有什么用。

    带着孩子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家长陪着孩子在教室里就坐了。

    对于沈耘的那种复杂目光依旧在持续,不过到底还是有不少人跟沈耘热情地打招呼。

    来到沈一心的座位,小丫头立刻扔掉了一路上那不高兴的面具,兴冲冲地向身边的小朋友以及他们的家长介绍沈耘。

    一口一个叔叔阿姨,这几天没少向沈耘抱怨的两位家长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怨言。

    终于等到了九点。

    那位据说获得了儿童心理学硕士的小林老师走进来,环顾家长一周,甜甜地笑道:

    “感谢各位家长百忙之中能够应邀前来,今天家长会的主题是,还孩子一片湛蓝的天空。”

    啥玩意,作为一个理科生,沈耘表示无法理解这个主题到底要讲些什么东西。所以只能静静听着这位老师继续她的讲解。

    “上周发生在教室外的事情,想必各位家长或者亲身经历,或者略有耳闻。”

    得,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沈耘这会儿知道事情肯定跟自己脱不了关系了。那些亲身经历的家长,随着这番话纷纷将目光投向沈耘这边。

    “幼儿园经过反复的讨论,最终不得不遗憾地承认,在爱国教育这件事情上,我们有些太过想当然。”

    幼儿园主动认错,显然宣告沈耘的说法是正确的。

    在众多家长复杂的眼神中,小林老师忽然浅浅一笑:“感谢沈耘先生的指正,今天,我想请沈耘先生讲讲,作为一名家长,您认为幼儿园阶段的孩子该进行怎样的教育?”

    所有家长和孩子的目光都汇聚到沈耘的身上。

    虽然早就估计有这么一出,沈耘此时还真是有些无奈的感觉。

    既然人家点名了,自己也不能怂。想了想,牵着一心小丫头的手,一道走上讲台。

    “大家好,我是沈一心的爸爸沈耘。方才林老师说感谢我的指正,这让我诚惶诚恐。我很感谢幼儿园善于听从家长的意见,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这显然是一件好事。”

    面子嘛,都是互相给的。

    不论幼儿园是迫于压力还是主动接受,能够接受建议,自然是一件好事。

    沈耘一席话,倒是让众多家长感受到了他的善意和真诚,这位接下来的讲述带来了一个非常友好的基础。

    “我认为在儿童时期最好的教育,莫过于言传身教。”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耘可是相当有感触。这一世因为学习和工作都处于那种相对僻静的地方,并没有遭受那些所谓熊孩子的侵袭。

    可是上辈子沈耘可是受够了熊孩子的气。

    “一心的身上,或许就有我们一家的影子。他的姥爷常年带兵,那种潜移默化的领导气质,让一心从小就不愿屈居人下。”

    “而她妈妈和姥姥的善解人意和通情达理,又让她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跟其他小朋友构建和谐的关系。”

    “面对她的优点,只要我发现的,我会毫不犹豫去夸奖。但是面对她的问题,我也不会有丝毫客气。”

    “现在社会上不知什么时候扯起的歪风邪气,对小孩子的宠溺达到了相当的一个程度。我们的一些家长,面对自己孩子的错误,非但不加以批评,反而处处遮掩。”

    “大过年的,来都来了,孩子还小,都不容易。熊孩子的背后,一定会有不止一个熊家长。”

    “家庭教育,然后是学校教育。家长们不要抱着把孩子送这里来寄养的想法,老师们也不要认为照看孩子是个轻松的任务。唯有双方共同努力相互理解,咱们的孩子才能真正身心两方面健康地成长。”

    沈耘还好,一直生活在军营。

    可是在场的其他家长虽然在大院,但平素接触的熊孩子可不是一个两个。

    这番话正好就说中了他们的痛处,瞬间掌声不要钱地送给沈耘。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