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论儿童的认知发展
    跟着沈耘回家的小丫头自然是无比开心。

    陪着沈耘逛了一圈菜市场,主动帮助沈耘拎着两个小小的西红柿,一路上小嘴甜的跟涂了蜜一般。

    回到家中,韩母看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肉蔬的沈耘,无奈地摇摇头。

    “沈耘啊,你说你好不容易去幼儿园一次,还闹出了这么大事情。我刚跟你爸打电话呢,结果就来了几个老姐姐敲门。哎呦,你可瞧着吧,今晚估计大院里可就要热闹了。”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哄小丫头从自己身上下来,沈耘叹了口气:“妈,你是不知道,一心才这么小,她们幼儿园就讲那种战争故事。”

    “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求方式方法,这种爱国主义教育到了三四年级再进行也不晚啊。像我们这一代,哪一个不是到了四年级才有思想品德教育的,可照样也没差到哪里去啊。”

    越是接触年轻一代久了,沈耘就越清楚这种教育方式所起到的作用到底如何。

    为什么当下那么多年轻一代会没有一点立场加入到什么精倭米分的行列中,难道是他们从小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少了吗?

    只怕并不然。

    在华夏的主场,有各种各样的爱国主义教育方式,可依旧抵不过那些简单的精倭米分的网络宣传。

    这难道要归罪与网络的开放特性么?显然不能。

    效果不行,那就要从自己为什么不具备竞争力的方面找原因。

    在这方面沈耘非常理智,之前遇到的几个思想抛锚的战士,如果一味蛮干,如何能够让他们的思想彻底进行转化。

    韩母当然知道沈耘那嘴皮子的厉害。

    看沈耘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趋势,赶紧接过蔬菜:“行了行了,你那一套,等着今天晚上他们找你的时候你再说吧。这会儿,给我照顾好一心,我去做菜。待会儿你爸和玉华都会回来。”

    沈耘还不知道大院有这样的传统。

    “妈,怎么,大院还有拉人出去批斗的传统啊?”

    “胡扯,就是前几个家长各自意见不统一,我看那个架势,肯定会让你出去说个清楚,所以提前给你提个醒。”

    这下沈耘倒是放心了。

    既然这些老人家不是拿辈分和军衔压人,那他倒是可以畅所欲言了。

    抱着一心小丫头玩了一段时间,沈耘便听到门口有声音。随即开门声过后,韩玉华的身影出现在沈耘面前。

    压根不用说,除了抱着小丫头腻歪之外,找不到第二种正确打开的姿势。

    直到韩伏虎到来,一家人这才做到餐桌上开始边吃边聊。

    作为聆听者,韩伏虎对沈耘大闹幼儿园的事情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同样是军人,他可不觉得沈耘说的有什么错。

    爱国同样要讲求方式方法,不是说一脑门子爱国就真的爱国了。

    像这次幼儿园讲那些抗战的故事,韩伏虎就俩字的评价——扯淡。

    用他的话来说,三岁不到的小孩子懂什么。

    饭吃到一半,家里电话响起。韩母看了沈耘一眼,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起来接电话。

    沈耘当然知道自家丈母娘是个什么意思,非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常自觉地放下碗站起身来,走到电话前接起:

    “您好,这里是韩伏虎家。找沈耘,啊,我就是沈耘。好的好的,我一定到,好的好的。”

    回头苦笑一声:“找我的。”

    而后沈耘便看到自家丈母娘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到底还是老丈人仗义,韩伏虎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便放下碗,在韩玉华略微有些担心的眼神中很是慷慨地说道:

    “走,我陪你去看看。我就不信了,这世道说真话还要被人骂。”

    一把抱起早就吃饱了在怀里挣扎着想要出去的小丫头,韩伏虎带着沈耘来到了电话中所说的大院那个凉亭里。

    沈耘是不太认识这些人的,但韩伏虎一看,这里头熟人还真不少。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少说也有五六十口人,一个凉亭根本容不下。好在天气已经转暖,大家伙全都坐在草坪上。

    看到韩伏虎带着女婿和外孙女过来,这些人打了声招呼,而后便开始看着沈耘。

    方才给沈耘打了电话的那位,跟韩伏虎一样是个少将,这些人就是以他为首,此时神色严肃地看着沈耘。

    “小沈啊,你的资料我们之前也了解了一下。不得不说,你是名优秀的军人。但是你今天在幼儿园的表现,让我们有些疑惑,是什么原因,让你发表那样的言论。”

    似乎觉得有些质问的语气,说完这句几秒钟后,又补了一句。

    “我是政工口的干部,我就想听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幼儿园的爱国教育,到底错在哪里。”

    沈耘看了看自家老丈人,见他抱着孩子冲自己点头,心里也有了底。

    “各位首长好,我之所以这么说,可不是因为我的思想出了问题。如果各位首长对此有什么疑虑,大可以对我进行审查。”

    “言重了,幼儿园里有人说你们单位思想工作做的不好,那都是些妇人之见。你尽管说你的想法就是了,我们可不会小肚鸡肠。”

    那位少将显然是在安抚沈耘,直接将下午沈耘在幼儿园接受的批评判定为妇人之见。

    有了这样的基础,沈耘是彻底放开了。

    “如果将那位幼儿园的老师叫过来询问,她就会告诉我们,像我家一心这样年龄的孩子,一般处于一个叫做前运算阶段的认知阶段。”

    这是一位国外心理学家提出的一种名为“认知发展阶段”的理论。

    该理论认为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分为四个阶段:感知运动阶段(0-2岁),前运算阶段(3-7岁),具体运算阶段(7-12岁),形式运算阶段(12-15岁)。

    在沈耘所表述的前运算阶段,儿童的思维处于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认知阶段,不会从客观和他人的观点去认识事物。

    这就注定了在这个阶段一旦让他们产生厌恶的事物,基本上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产生根深蒂固的疏离感。

    如果说在幼儿园的那番言论是意气用事,到了这个地方,沈耘完全就是在用科学来说服这些家长。

    滔滔不绝的讲述让坐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开始重新认识沈耘。

    谁都没有想到,沈耘在儿童心理学这方面,居然还算是半个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