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出生入死,不是为了让孩子从小接触战争
    

    “这不对。”

    沈耘来到家长们面前,摇了摇头,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面对这位陌生的家长,其他人本来就非常关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更加让人关切了。

    沈耘面前一位大姐便好奇地问道:“小沈啊,你说什么不对?”

    “这些老师们讲的课,不对。”

    沈耘的表情非常严肃,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大家伙有些乐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反正孩子现在这个时间段就是送来让老师看管的。

    只要讲授的内容比较正,管他讲什么——这基本上是所有家长的共识。

    何况,老师人家专业的,而沈耘他只是一个军人。一个外行批驳人家内行做的不对,这不是瞎搞么。

    “小沈,别闹了。这些老师都是专门招聘的优秀幼教,讲课怎么可能出错。我看你就是刚回来太紧张了。”

    沈耘跟这位大姐对话的时候,一位同样穿着军装佩戴文职军衔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闲聊的内容显然他已经听到了,凑到沈耘身边,冲其他家长点点头,而后问道:“这位同志,不知道你是哪位孩子的家长啊?”

    “这是咱们幼儿园的园长,小沈,你可别瞎说了啊。”

    大姐有意提醒,沈耘点点头,而后向这位园长敬礼:“园长你好,我是沈耘,是沈一心的家长。”

    提及沈一心,这位园长了然。

    “原来是小一心的爸爸啊。你第一次来这里,大概不知道,我们幼儿园的教室配置,在整个京城来说都是排的上号的。”

    指了指教室里那位年轻漂亮声音甜美的女老师,园长笑着解释:“小林就是其中的翘楚,她可是取得了儿童心理学硕士学位呢,整个幼儿园就属她最能带孩子。”

    听了这么一大通解释,沈耘摇摇头。

    “我说的不对,并不是指她说的东西有错,而是说讲这种故事不对。”

    沈耘没有想到,一句话居然让这位园长炸毛了。

    “你说我们老师讲革命故事不对?咱们这里是军区大院附属幼儿园,跟别的幼儿园不一样的。爱国教育可是咱们这里的特色,你居然说不对。”

    看着沈耘,园长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你这样说,对得起你作为军人的身份吗?”

    两人的对话成功让其他家长围拢到了两人周围。

    听到园长的话,不少家长深以为然地点头,更有不少上了岁数的人开始附和。

    “没错,不进行爱国教育,哪能体现出咱们军人家庭的特点。小沈,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就是,作为现役军人,居然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接受爱国教育,真不知道你们单位这政治工作怎么做的。”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有些人扣帽子的水平。沈耘当然清楚这些人想的是什么,可在这种问题上,即便自己面对的可能是很多首长的家属,他也不得不表述自己的观点。

    “虽然,我仅仅是一名少校,可是,你说我思想有问题,我倒是真的想跟你们好好比较一下。”

    “我沈家三代单传,到了和平年代,我依旧从军入伍。如果我思想出了问题,那我随便在部队混几天就可以复员,何必还穿着这身军装。”

    “脱掉这身军装,用市侩一些的说法,我的生活比现在好不止一百倍。我又何必经年久日离开家,连自己的孩子的学校都第一次来?”

    “我经历的战斗大大小小不下三十场。如果我思想出了问题,我能不能站在这里,还是个问题。现在你跟我说我们单位政治工作不怎么样?”

    连番的质问让这些家长乖乖闭嘴。

    荣誉对沈耘来说,现在就跟生命一样重要。这些家长不仅在质疑他,还在质疑他的单位,这如何能忍。

    经历过数十次生死累积的气势一旦爆发出来,哪里是这里很多人能够承受的。

    看到场面归于安静,沈耘这才平复了心情,小心地道歉:“不好意思,涉及作为军人的荣誉,我失态了。但是在这里,我依旧要说,错的就是错的,哪怕你们想法是好的,照样是错的。”

    教室外的嘈杂让里边的讲述孑然而止。

    被称为小林的老师走出来观察情况,而班里的小朋友则好奇地趴在门前。

    作为大姐大,小一心立刻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爸爸。

    也不顾有老师在场,瞬间迈开腿跑到沈耘身边,甜甜地叫了一声爸爸。

    沈耘抱起小丫头,这才指了指里边的孩子。

    “我在这里就想问问,在场的家属当兵的那些人,在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人每天拽着耳朵讲述革命故事?”

    还真别说,哪怕是像沈耘这个年龄的军人,军人世家也很少会在这么小就说这些。当然了,玩具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枪械模型就是了。

    “在我小的时候,我非常讨厌我的爷爷给我讲述革命故事。正是基于这种讨厌,哪怕长大之后,我都不愿意当兵。”

    “若非一些特别的际遇,只怕这个时候我真的已经脱下军装成为万千工薪族中的一员。”

    “政工口的工作,我不是没有干过。我所经历的问题兵,他们对于思想工作的抵触情绪,很大程度就来自于小时后过分的爱国教育。”

    说到这里,沈耘环视一周,最终将目光盯在了这位幼儿园园长身上。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特色,对于其他人来说怎么样。但对我来说,纯粹就是你们这些人为了讨好首长做出的一些面子工程。”

    “我们这些人出生入死,为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从小不要接触战争。哪怕必须要接触,也应该是他长大成人,有了正确的价值观之后。”

    “没有哪一场战争是值得歌颂的,因为每一场战争都意味着尸山血海。”

    “真正需要好好进行一下思想工作的,不是我,而是那些不顾实际情况完全教条主义的人。好好想想吧。”

    说完这句话,沈耘抱着沈一心直接转身离开。身后一群错愕的家长们,忽然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