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孩子不是这么教的
    

    一脚踏进军区大院的门,沈耘有种立马冲进韩家的冲动。

    时间过去了太久,大院里有些军属对沈耘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即便是沈耘主动打招呼,很多人依旧不记得他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直到几位记性不错的阿姨主动介绍,大院里才不时响起恍然大悟的惊叹声。

    要知道沈耘虽然是韩伏虎的女婿,在军区大院也仅仅露脸几次,可沈耘在军中的表现可是传遍了整个大院呢。

    不少人家的孩子都以沈耘为榜样,咋咋呼呼宣称将来要在军中跟沈耘一样出色的。

    等沈耘上楼之后,大院里闲着没事的军属们纷纷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当然了,主角是沈耘,表现的感情大致就是赞赏和羡慕。

    骤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呆在家中的韩母有些愕然。

    大院里有什么事情,直接拨短号打电话就可以了。所以敲门声在这座大院中基本上属于不存在的事情。

    可是这个时候又是谁来呢?

    透过猫眼,韩母看到沈耘的刹那差点没惊叫出来。

    “沈耘,你是怎么来的?前些日子还说你要一段时间呢,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工作处理好了吗?”

    拉着沈耘进门,看他放下行李,韩母一把将沈耘按在沙发上:“早知道你来,我今天就买点好菜了。你先坐着,我这会儿再去一趟。”

    当真是将沈耘当成客人一般了,这种热情让沈耘有些哭笑不得。

    “妈,你就别忙乎了。这次假期很长的,好吃的可以留着往后慢慢吃,不用这么着急。”

    “真的?”

    沈耘没有预料到的,是韩母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想想就明白是为什么了,适应了军人家庭的生活,就知道时间很长是一句假话。一天是很长,一个小时也是很长。

    大多时候,这种话只是为了欺骗家人不要太过麻烦。

    沈耘不得不点点头再度确认:“真的,这次赶上工作调动,所以有一个月的假期。您就安心忙您的吧,这段时间吃什么我来张罗。”

    看沈耘的样子不像是在骗人,韩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行吧,既然这样,那正好这会儿时间差不多了,一心也该放学了,你去接她回来吧。回来的路上,你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到时候我给你做。”

    从丈母娘手里接过这样一个任务,沈耘虽然有些疲惫,可心里是极其开心的。

    自从上次从机场分别之后,一心小丫头的影子就一直在他心里萦绕。

    如今终于能够再次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逗着开心,作为父亲,沈耘感觉能够将这一年多的愧疚尽数弥补回来。

    冲韩母点点头,沈耘也没来得及换身衣服,便直接穿着军装走出门,与众多重新认识他的军属们热情招呼一番,随即匆匆走出大门往附属幼儿园走去。

    大院跟幼儿园,距离不是很远,沈耘步行也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

    来到门口,封闭的大门非常明确地提醒沈耘需要到门房报备一番。

    “大爷,大班的孩子们什么时候放学啊?”

    带着笑容,沈耘非常客气地凑到门房窗口询问。哪知大爷压根不理会他的问题,反倒是非常小心地反问:

    “你是哪家孩子的家长,怎么看着这么面生?”

    赞叹着大爷的警惕性,沈耘在大爷更加小心的表情中,掏出自己的军官证。

    “我是沈一心的家长,我叫沈耘,这是我的军官证。这两年我一直在部队工作,没有陪着孩子来过,所以您没见过我很正常。”

    接过军官证,大爷小心地看了一番。看到沈耘所在部队的时候,倒是诧异地打量了沈耘两眼,而后面无表情地一伸手:

    “接送证呢?”

    接送证制度也是对孩子们的一种保护,只有家长手持接送证,才可以获准带着孩子离开。虽然有些麻烦,但最大程度保证了孩子的安全。

    沈耘苦笑着从兜里掏出韩母交给他的接送证。

    “大爷,在这儿,您看看。”

    接过接送证,又从抽屉里掏出一份名册,将接送证上的字迹和名册上的字迹对照了一番,确定不是作伪,大爷这才点点头。

    “行了,身份确认了,你可以进去了。一心那孩子的教室在进门左拐第三间教室,你直接过去等着就可以了。”

    这会儿大爷变得好说话了,还招手送沈耘进去。

    前后不同的待遇,倒是让沈耘放心了很多。虽然对家长有些繁琐,可对孩子却是最好的。

    来到大爷说的教室前,外边的座位上已经来了好多家长。

    沈耘这个陌生的少校倒是引起了大家伙的好奇,一个个热络地询问着他是哪个孩子的家长。

    然后,当沈耘实话实说之后,便迎来了喋喋不休的抱怨。

    沈耘是真的不知道一心小丫头在不知不觉中居然成了幼儿园一姐,更不知道她会让这么多家长又爱又恨。

    过早的懂事让小丫头带着小朋友们培养了不少好习惯,可是当一姐自然少不了一些武力手段……沈耘当真是哭笑不得了。

    跟这些家长们不停道歉并且获得些许原谅之后,沈耘到底还是如坐针毡,不得不找理由离这边远一点。

    “各位叔叔婶婶,大哥大姐,我先凑到窗前听听老师在讲什么。第一次来,有些好奇。”

    第一次来是个不错的理由,沈耘很快便获得了这些人的理解。而后,在他们的议论声中小心地走到后窗前,聆听教室里边的声音。

    只是这一听,沈耘便皱起了眉头。

    这些老师讲述的,正是抗战期间不少英雄少年的故事。如果单论声音和感情,还真是非常专业。

    可正是因为这个,沈耘却有些接受不了。

    在沈耘的意识里边,孩子不应当是这么教的。

    像沈一心这样的年龄,就应该是天真烂漫自由玩耍的时候。如果非要在教育方面有些作为,那也应该是培养他们的一些基本的兴趣能力。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过早地讲述这些主题沉重的内容。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