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深夜在门口的守候
    

    这一晚,留在京城机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忘记,那个盛传为军界新星的少校,登车之前,遥遥向自己的妻女庄重的军礼。

    看着那辆护着伪装网的军车呼啸而去,直至连鲜红的尾灯都消失不见,韩玉华终于止住了哽咽,轻轻地拭去小丫头脸蛋上晶莹的泪珠。

    “乖,不哭。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

    人们看着韩玉华带着孩子驾车离开,终于忍不住开始了新一轮的叹息。

    而特战大队的基地门口,隐锋小组全体正等在这里。

    暂代队长的书虫看着一个个期待的表情,哑然失笑:“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消停点么?转来转去,门口这地皮都要被你们踩碎了。”

    “指导员,话可不能这么说。上次你休假回来我们不也在门口等你了么。”

    二脚踢嘟囔着,脚下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

    “这能一样?”书虫是真的有些想哭了,上次他休假回来,这些家伙确实在等自己。

    可是等自己完全只是幌子好吗?当着哨兵的面,直接接自己手里拎着的特产顺走,然后一哄而散。

    就这种等候,书虫情愿没有。

    “一个个都是白眼狼,二脚踢你个二货,上次我带的那烤鸭就你吃的最多。”

    “哈哈,指导员,我知道你这是吃醋了。你说你现在好歹也是政工干部,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

    隐锋小组的插科打诨,跟他们的战斗力一样,都是特战大队的一绝。就连书虫这样的老油条,面对队员们的围攻也有些招架不住。

    “行了行了,别扯淡了,一个个都过来站好。省得汉魂回来看到你们散漫的样子,又要说我把队伍带坏了。到那个时候,让你们一个个回炉重造,可别怨我。”

    回炉重造,听到这个名词,隐锋小组的队员们就有些发憷。

    从隐锋组建以来,他们只接受过一次回炉重造。那次同样是沈耘在主持,那种严苛的要求,他们当真是不想再来第二次。

    不得不说,这句话的效果还真是立竿见影。

    书虫刚说完,一群胡乱游走的家伙便瞬间来到书虫身边站成整齐的一行。

    站,是站好了。

    不过嘴还是没闲着。

    “指导员,你说队长这次回来,会不会立刻恢复职务带咱们继续冲锋陷阵啊?”

    沈耘的安排大队还没有明确通知,隐锋小组的成员们当真是有些忐忑不安。

    面对这样的问题,书虫显得有些沉默。沈耘接下来到底会做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

    早在半年前,他就已经非常清楚了。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隐瞒大家伙的必要了。

    “你们做好准备吧。队长这次学习回来之后,会先在大队担任教官,向所有人教授他在海豹六队学习到的先进战术理念。”

    “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转到地方部队。”

    一石激起千层浪。

    书虫的话瞬间让队员们变得激动起来:“指导员,你是说,队长他已经放弃了咱们?”

    放弃吗?

    书虫摇了摇头。

    “准确地来说,他没有放弃任何人,只是他心里还有一个梦,需要到地方才能实现。”

    “都去地方了,还说不是放弃。他真的忍心扔下咱们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吗?去地方有什么好的,哪里有咱们这里这样。”

    鱼鹰的表现尤为激动。

    在隐锋所有人当中,他是最信任沈耘的人之一,也是最敬重沈耘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书虫告诉他沈耘要离开,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

    所谓的爱之深恨之切,大抵便是这个意思。

    看到大家伙的表现,书虫忽然有些后悔了。本来他是准备早些给队员们提个醒,谁知道居然会成了这个样子。

    要是沈耘回来,这群家伙一个个都摆着一副臭脸,那他们半夜守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当真了解自己的队长,就不应该是这样一副表情。他在当连长的时候,就敢因为自己的战士受辱跟一所高校的高层翻脸。”

    “在东南军区当作训参谋的时候,西南军区许下种种优渥的条件,他都没有半点动心。更不要说他在这里,是怎么让你们一个个逐渐成长的。”

    “如果他是想要放弃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会带着你们出生入死。不要让自私的感情蒙蔽了你们的眼睛。”

    书虫的一番呵斥,让本来有些不忿的队员们忽然变得沉默。

    沈耘带队的一年里,对于他们每个人的照顾和保护,是他们能够迅速度过最危险的成长期的必要条件。

    如果沈耘一开始就放弃这支队伍,哪里会跟长辈一样,对他们的技能和生活都保持着无微不至的关怀。

    书虫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所有人,等着他们自己将这件事情想清楚。

    夜色越来越深。

    很快午夜中一道若隐若现的光芒让还在思考的队员们心情有些激动。

    不管怎么说,他们等待的人,肯定就在那若隐若现的灯光里。

    “算了,不管怎么说,咱们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迎接队长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还是等队长提起的时候再说吧,或许到那个时候,我就想通了呢。”

    二脚踢就是这样一个性格。

    先前他确实有些不愉快,可是看到那束灯光越来越亮,终究还是抛下了内心复杂的情绪,开口劝慰着自己的队友。

    目睹这一幕,书虫暗自点点头,本来还有些担心,这会儿终于能够放心了。

    车灯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当队员们能够感受到灯光带来的微弱温度时,车辆便已经停在基地门口。

    坐在车里的沈耘一早就看到了隐锋小组的成员们,看着空荡荡的另一边,带着几分得意看着红狼:

    “红狼,看来你们霹雳小组已经放弃你这个队长了。哈哈哈,看你小子往后在我面前继续炫耀你的兄弟情谊。不说了,我先下去了。”

    被沈耘这么以嘲讽,红狼面子上终究有些挂不住。

    “你等着,回去我就收拾这群家伙。娘的,我这队长当的怎么这么憋屈。”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