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机场的等待
    

    落日西沉,华灯初上。

    幽暗的天幕并没有让京城机场变得跟这入水的夜色一般清冷,相反,因为一架架飞机滑落在跑道上,变得越发热闹起来。

    络绎不绝地前来接机的人们,不停地观望着出口涌出来的旅客。时而眼睛一亮,而后一声亲切的呼唤,这络绎不绝的人流中,必然会有一人绽放笑颜,随即加快脚步。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对母女异常显眼。

    母亲,是个脸上戴着大墨镜的年轻女子。面部没有被眼镜挡住的容颜,以及曼妙的身姿,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她几眼。

    而女子怀里的女孩儿,更是让人有种想要凑上去摸摸她的小脸蛋的冲动。

    那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却从来没有向出口之外的地方看过。不少青春靓丽的姑娘情不自禁被女孩儿那种焦急的期待融化心扉。

    想要凑近了去看看,却因为感受到女子身上散发的若有若无的生人勿进的气息而却步。

    母女来到这里已经有小半个小时了。

    抵达京城的航班一个接着一个,似乎他们等的人却迟迟没有到来。

    能够耐着性子等待半个小时,小姑娘的耐性已经让不少一直在这里的人们感到钦佩。

    可是,这个时候,小姑娘似乎终于没有了耐性。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一心困了,想睡觉。”

    可爱的声音压根不似早间韩玉华在幼儿园里看到她指挥身边那些小朋友的样子,可是听到这样的声音,本来就有些好奇的女孩儿们终于再也忍不住。

    “好萌啊。”

    一位大胆的姑娘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随即不顾内心对韩玉华的感觉,强行凑到了母女身边。

    “好可爱的小姑娘,姐姐,能让我抱一下吗?”

    前一句,是对一心小丫头说的。而后一句,则是在征询韩玉华的意见。

    大胆的姑娘本来以为韩玉华会拒绝,谁知道即便方才看到她的时候感觉生人勿进,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反而能够感受到韩玉华的亲和。

    “这件事情,你问她就行了。小丫头有些调皮,有时候我的话她也不听的。”

    姑娘听到这个答案,愣了一下。

    在她的观念当中,这种让陌生人抱孩子的事情,不应该都是征询家长的意见么?

    不过韩玉华既然这样说了,她也没有意见,冲韩玉华点点头,随即看向一心小丫头:“小妹妹,能让姐姐抱一下吗?”

    作为军区大院附属幼儿园的大姐头,一心小丫头的交际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面对姑娘的询问,小丫头笑眯眯地点点头:“大姐姐,抱抱。”

    竟是主动张开了手臂,想要投入姑娘的怀抱。

    这个动作,不知羡煞了多少先前踟蹰不前的姑娘们。而被这大胆的姑娘搂进怀里的时候,一心小丫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姐姐,你好漂亮。”

    小孩子的夸赞,往往能够让人产生最大的满足感。大抵是出于一种童言无忌的观念,总之抱着一心小丫头的姑娘这会儿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接下来便是一番相互询问的过程,大胆的姑娘成功从一心口中获知了她的名字和来到机场的目的,一大一小两个姑娘的交流似乎变得越来越融洽。

    这个时候,姑娘终于提出了抱着一心小丫头之后的第一个请求。

    “一心,我可以亲下你吗?你真的好可爱,哈哈,抱着就想狠狠地亲两口。”

    本来以为这段已经深厚的友谊,已经足够获得小丫头的许可。哪知道这友谊的本质居然是朵塑料花。

    面对这个问题,小丫头非常坚决地拒绝:“不要。”

    期待的表情化作懵逼,姑娘那错愕的样子让韩玉华在旁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更不用说,此时已经围拢在小丫头身边的不少姑娘们。

    为了挽回失去的尊严,姑娘强忍住无奈,追问小丫头:

    “一心,你不是说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吗,为什么连亲亲都不让?要知道,姐姐也是女孩子哦。”

    即便有这样的解释,一心小丫头依旧一脸坚决地拒绝。

    “不行,我要把今天的亲亲留给爸爸。我已经有一年零八个月十一天半没有见到爸爸了。”

    第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姑娘只是有些理解。可是当小丫头将沈耘离开的时间说出来的时候,不仅是她,就连在周围的男女老少,也蓦地怔了一下。

    “姐姐,这……”

    姑娘感觉自己似乎是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一心道了歉,而后看着韩玉华,一脸愧疚。

    她很清楚,对于一个三岁多的小姑娘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她的心里对于这个大家伙都没有见到的“爸爸”有多么依恋。

    可是,一年零八个月。

    想想这个数字,姑娘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感觉。

    记得她到现在唯一的一段恋情,仅仅是两个人异地相处一个学期,而且男生还在每个月过来看她一次,都因为不适应这种寂寞的感觉宣告结束。

    而自己怀里这个粉嘟嘟的小姑娘,到底是怎样坚强着不掉眼泪的?

    韩玉华很理解姑娘此时的尴尬。

    因为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只要走出军区大院,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

    小丫头经常把自己的亲亲保留到睡前,在这件事情上,哪怕是她最亲近的韩伏虎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将小丫头重新抱在怀里,韩玉华这才迎着许多人好奇的目光解释:

    “孩子爸爸是个当兵的,半年前赶上休假的时候正好又被派出去留学,所以就拖延了这么久。这次回来也是路过,所以他们单位通知我们过来先短暂见一面,等事情处理完了再休假。”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站在周围的众人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沉默半晌,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有个苍老的声音非常感慨地说道:

    “姑娘,你们一家都是好样的。”

    迎着这掌声,原本还喊着有些困的小丫头,忽然变得精神抖擞。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