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但愿不是敌人
    

    最容易逝去的,往往是最为珍贵的时间。

    短短半年时间,最终在一个辉光照进帐篷的早晨宣告结束。而之前生死相依的战友,诸如白鸥蠕虫这些人,此时此刻身份已然随着这道光芒发生了变化。

    行李物品在昨天晚上两人就已经打好。

    当沈耘和红狼走出帐篷的时候,赫然发现金色小队集体站在他们面前,脸上带着笑意。

    “你们今天不用出任务的吗?”

    得到自己即将离开的通知之后,沈耘便不会再接到关于金色小队的任何任务通知。

    跟他们一起度过的这半年,让沈耘非常清楚眼前这种情况是非常难得的。

    而随着他这句询问说出口,白鸥点了点头,冲身后金色小队的战士们摆摆手。

    原本整齐的队形瞬间散开,而后将沈耘和红狼围在一起。

    沈耘那里能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半年来沈耘和红狼的进步让他们都感觉到嫉妒。当时在同一小队的时候,就有人提议好好发泄一些。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华夏有句老话,叫有话好好说。我说,犯不着这么多人吧。你们随便来一个两个就能把我们收拾了。”

    “唉,别啊,我擦,那是菊花,不是屁股蛋子。”

    沈耘感觉自己的节操已经全数毁在了这群家伙手里,受尽蹂躏终于被放在地上的时候,衣衫凌乱,哪里还有方才的精神。

    整理好了衣服,沈耘这才恨恨地骂道:“都是一群贱人,没见过这么玩人肉沙包的。”

    白鸥笑嘻嘻地带着所有人站到远处,这才朗声回答:“终于把所有的不爽都发泄出来了,真爽。沈,赶紧的,把你们的行李带过去检查。”

    听到这句话,沈耘无奈地耸耸肩。

    “行了,知道了,蠕虫,我那套装备送你了,就当是送人情吧。你们,站在那里等着**花么,赶紧过来帮我们扛行李。”

    沈耘说要将自己的装备送人的时候,说真的心里可是有万分舍不得啊。

    整套电脑设备足足花了沈耘三千米元,这钱回去压根就报销不了。

    可是不送人又不行。

    要知道自从显露了自己优秀黑客的身份之后,沈耘就非常清楚自己的电脑绝对是海豹六队监管的重点——毕竟那块硬盘足够将沈耘获得的很多东西全都装进去。

    按照米国佬的想法,只要将沈耘和红狼身上所有信息记录的载体都扣留下来,那么他们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沈耘这样的做法,正好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态度。

    反正最为紧要的东西都留在海豹六队了,要是他们还想搞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就是米国佬的问题了。

    面对沈耘的馈赠,蠕虫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沈,要不,我先支付你一千刀。你知道的,我基本上没有存款。”

    面对蠕虫的回答,沈耘笑着摇了摇头。

    “要钱做什么,反正也带不走,至少给它找个合适的主人。行了,都别磨叽了,赶紧帮我们拿东西。”

    说归说,两人的行李并没有多少。

    甚至可以说,来时带了多少东西,走的时候还是那么多——一样不多,一样不少。

    检查很仔细,可是很顺利。

    沈耘和红狼压根就没有任何能让他们拿出来说事的问题,一个小时之后,两人连同各自的行李,便一起坐上了由白鸥驾驶的车辆。

    三个人,一辆车,卷起一路烟尘,重新向罗阿诺克机场进发。

    漫长的车程,让白鸥重新打开了话匣子。

    “沈,说真的,如果你是米国人,我真的希望你永远留在金色小队。”

    蓦然一句话,让沈耘愣了一下,而后轻轻摇头:“白鸥,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并没有开玩笑,你知道吗,沈,我可以确信,你现在的状态,完全可以担任金色小队的指挥官。”

    面对白鸥的夸赞,沈耘只是笑着,继续聆听他的话语。

    白鸥显然意识到,自己的所有话语,沈耘最终只会当做是朋友之间的一番笑话,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便打住了这个话题。

    坐在沈耘身边的红狼一直有些小心,他生怕沈耘会因为白鸥的话,说出一些不太合适的回答。

    不过看着沈耘无动于衷的样子,以及白鸥最终失落的表情,红狼终于放松下来。

    沉默的车厢外,骤然乌云飘过,洒下几滴零散的雨水。透明的车窗被雨水画出一道道痕迹,正如车内坐着的三个人,此时的心里各自斑驳陆离。

    五个小时之后,车辆终于停在了罗阿诺克机场。

    半年前坐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沈耘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这么快,自己便会重新来到这里。

    “白鸥,就送到这里吧。”

    一直沉默着的沈耘,此时忽然开口,让站在细雨中的白鸥有种恍惚的错觉。

    “沈,我真的希望,我们不要成为敌人。”

    这样的感慨,或许就是白鸥的心里话。沈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真诚,怔了怔,而后正色回答:

    “作为华夏军人,日复一日的训练,并不是为了主动挑起战端。所以,我同样希望我们不会成为敌人。但是,如果真的那一刻来临,我只能保证,用我所有的能力,将你们拦在华夏的国土之外。”

    “因为,在我的身后,有我挚爱的祖国和人民。”

    斩钉截铁的回答,反倒是让白鸥忽然升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所以我希望,永远也不要有这么一刻。”

    另类的话别,彻底冲散了两人离别的愁绪。

    看着沈耘和红狼带着行李箱遥遥向他招手,白鸥摇了摇头,而后转身上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在两道溅开的水花中渐行渐远。

    于此同时,京城军区大院里,一个粉嘟嘟的女孩儿正躺在床上。紧闭的眼睛和均匀的鼻息,说明她此时正睡得香甜。

    而在她的身边,一身睡衣的韩玉华,此时正带着甜蜜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女孩儿粉嫩的小脸蛋,盯着怀里的笔记本。

    明亮的屏幕上,赫然便是弗吉尼亚州飞往京城的航班时间。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